戏剧网>越剧>
作者:秋草137201 2011-05-27 02:26

浅议竺水招之死

文革中,越剧老姐妹中少了一人,那就是越剧十姐妹之一的竺水招没熬过来,在那非人的环境下自杀身亡。回想越剧十姐妹自《山河恋》演出抱成团以来,除了筱丹桂于48年被戏霸张春帆迫害致死夭折以外,其他姐妹都携手迎来了解放、这次文革,以袁雪芬为首的老艺术家虽受尽了非人的折磨,但心里始终抱着希望,等待天亮,所以姐妹们都以顽强的信念,迎来了文艺的    春天。唯独身在南京的竺水招的艺术生命触礁搁浅。

竺水招是一位从旧社会过来的艺术家,她曾经和越剧皇帝尹桂芳搭档,在艺术上是被人称道的黄金组合,珠联璧合,相得益彰。后因隙拆档,又去香港活动组织越剧团,由于种种原因无功而返,因此在文革中成了她里通外国、海外特务的罪名。然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运动中揭发她、斗争她最厉害的不是别人,正是她一手培养起来的学生。我国有一则寓言,很久以前老虎跟着猫去学本领,猫一心一意倾囊而授,把所有技能都一一教会了老虎,但猫留了一个心眼,留了一手,爬树的技能没教它,结果老虎忘恩负义要吃掉猫,猫旋即爬上了一棵树,老虎因不会爬树只能望树兴叹作罢而去。可竺水招没留心眼,她把所有技能都教会了她,然而她却忘恩负义、恩将仇报,歇斯底里,迫害老师。

上海人有一句俗话:勿识字好吃饭,勿识人头勿好吃饭。这么说来竺水招是只懂艺术而勿识人头,如果早早识破她的嘴脸,当时真不该提携她,和自己搭档,并且拍了电影;不该在业务上毫无保留地教她,她翅膀硬了,反过来嫌师傅碍事,是自己艺术上的障碍,恨不得一棍子打死。所以人头勿识,苦头吃煞。其实这是一场非常丑陋的窝里斗,台湾作家柏扬曾在《丑陋的中国人》一书中指出,中国人喜欢窝里斗,为了自己的名和利,扳倒别人,往死里整,以便自己坐头把交椅,名利双收。其实她的业务非常一般,不论扮相和唱功和她老师有着天壤之别,若不是老师带着她,借着老师的光,哪里论得到她拍电影?她的名字和老师的名字连在一起才有些许光彩,如她单门独户哪有光亮?她和尹大师的大弟子尹小芳也不能比,以尹小芳的知名度、造诣、影响都在她之上,她只能望其项背。所以在藏龙卧虎、人才辈出的越剧界,她那点玩意实在不起浪花,她曾在八十年代来沪演出《江姐》,真不可思议象这样艺德这样差的小人怎么演得好英雄人物?真是滑天下之大嵇。

前几天网友y的博文中上传尹桂芳演唱《山河恋•送信》的视频以及她为观众的签名,于是联想到竺水招,才把竺水招之死又旧事重提,也许竺是烈女、也许竺不能忍辱负重,面对学生的发难,她才发现她的嘴脸以及狼子野心,但悔之晚矣,她悔自己只懂艺术不懂世故,身边多年跟着的是一只可怕的狼、定时炸弹,她不愿再与她共事了,她决定一死了之,去寻找另一方净土……,这悲剧发生至今已经四十年。阴霾虽已过去,但竺水招这位艺术上的强者、生活中的弱者已永在天国,阴阳两隔,观赏她在越剧电影《柳毅传书》中那风流倜傥的做派和甜糯隽永的唱腔,哀叹一代风华,就这么走了,令人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