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网>沪剧>
作者:浦新 2021-02-06 09:02

【编者的话】长宁沪剧团前身系已故沪剧表演艺术家顾月珍创立的努力沪剧团。70多年来,剧团发扬“努力”精神,坚持“守住根本,出人出戏”的职责,在竞争激烈的戏曲市场中闯出“长宁模式”——团小志大,传承与创新并行,始终充满生机与活力,成为戏曲界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在2021年春节来临之际,小编选取该团近几年上演的三个剧目中的精彩片断和唱段,与戏迷们分享。

《雷雨》遵循1959年沪剧界大会串蓝本,原汁原味地呈现七大流派特色。该剧是沪剧界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把一台完整的沪剧大戏带到欧洲”的剧目,在“长宁”历史上有着非同凡响的意义。今天,小编呈现的《雷雨》是由沪剧表演艺术家陈甦萍一人分饰两角(繁漪、鲁妈)的版本,在沪剧界也是首次,大家在欣赏过程中可以感受到陈甦萍对于“丁派”和“石派”的驾驭力和领悟力。

《赵一曼》是“长宁”传承的标志剧目,既是剧团创始人顾月珍的传世之作,也是现今当家人陈甦萍的代表作之一。该剧中,陈甦萍把自己几十年的艺术积累全部融入创作之中,以形传情,以声唱情,创作出许多精彩唱段,尤其是“血泪遗书”被誉为“陈八曲”,在戏迷中有着广泛影响。该剧亦是“陈派”艺术趋于成熟的高质量作品。

《杨乃武与小白菜》是展现“长宁”中坚实力的剧目之一,全剧版已绝响沪剧舞台近二十年。黄爱忠、张燕雯都是颇具唱功的演员,黄爱忠音色明亮,吐字清晰,注重韵味,此番弃“袁”从“邵”,更显功力;张燕雯音域宽广,高低自如,尤其注重以情唱腔、以腔传情,很具艺术感染力。

一、《雷雨》
1、盘凤
陈甦萍  张燕雯
繁  漪:(唱)这几天为何不见大少爷?
四  凤:(唱)大概是他事情忙。
繁  漪:(唱)听说他要到矿上去?
四  凤:(白)我不晓得。
繁  漪:(唱)难道无人对你讲?
四  凤:(唱)我只晓得少爷房里的佣人们,
             相帮他在理衣裳。
繁  漪:(唱)他现在可曾起了床?
四  凤:(白)太太,你问的是谁啊?
繁  漪:(唱)是大少爷。
四  凤:(白)我不晓得。
繁  漪:(唱)他昨夜回来是啥时候?
四  凤:(白)我不晓得,太太。
       (唱)我是每天晚上回去睡。
繁  漪:(白)你是每天回去睡的?
       (唱)为何要每天来去走匆忙?
四  凤:(唱)是你太太吩咐我回去
繁  漪:(唱)那时老爷在矿上
             如今他回来无人会服侍
             你每天回去不妥当

沪剧《雷雨》幽会 

2、幽会
黄爱忠 张燕雯
四  凤:   萍......
(唱)     总是这样偷偷摸摸会一面
周  萍:
(唱)     所以我要离此地
四  凤:
(唱)     我看此地的太太真可怜
           老爷一回来
           看见太太就发脾气
周  萍:
(唱)     父亲说话像法令
           他的话无人能改变
四  凤:
(唱)     我真怕万一被了
           老爷晓得我俩的事
周  萍:
(唱)     可怕的事情并不在此地
           四凤呀你告诉我
           近几天可曾有啥风言风语
           传到你的耳朵边
四  凤:(白) 没啥。
周  萍:(白) 真的没啥?
四  凤:(白) 萍你讲的是什么?
周  萍:
(唱)     那就不必提
四  凤:
(唱)     我是永远相信你
           相信你永远不会将我骗
           听说你明天到矿上
           你为啥不带我一道去
周  萍:
(唱)     并不想打算带你走
           
四  凤:
(唱)     你明明晓得我
           早晚总要离此地
           说不定明天太太
           就要回掉我
周  萍:(白) 什么?太太要回掉你?
四  凤:
(唱)     大概我做错啥事体
           也可能是我瞎猜想
           也作兴太太是无意
           你带我出去好不好
           我晓得你
           日常的饮食起居是无人料理
           你一人在外少照顾
           我情愿帮你烧饭洗菜
           缝缝洗洗来侍候你
周  萍:
(唱)     四凤你讲的都是孩子话
           可是我
四  凤:
(唱)     四风决不连累你
           倘若有人多闲话
           四凤立刻离此地
           你不用担惊受怕在心里
周  萍:
(唱)     四凤你不应该
           如此小看我
           难道我竟是
           这样的自私自利
           这几年来有人环境逼迫我
           我自己恨极我自己
           现在我刚刚有生气
           放开了胆子能够爱着你
           就算我爱上了一个女佣人
           冷言热嘲总难免
           尽管人家背后去论是非
           只要我大少爷心欢喜

沪剧《雷雨》盘凤

3、花园会
陈甦萍 黄爱忠
繁  漪:   萍,请你等一等,稍微坐一坐。我有几句话要同你讲。萍...
   (唱)  方才的情形你亲看见
           你父亲是怎样对待我
           我身受痛苦非一天
           往后去还要照样受折磨
           一天两日还能受
           整年累月日难度
           无穷的时光无尽的苦
           叫我怎样光阴过
周  萍:
(唱)     父亲他
           总是这样的老脾气
           言出如山不马虎
繁  漪:
(唱)     不能让人家讲一句
           我就要听一句
周  萍:
(唱)     听不进就当它风吹过
繁  漪:
(唱)     看你讲得好轻松
           你不要不真不假对待我
           还希望还像从前一般样
           诚诚恳恳热情多
           要晓得我有多天不见你
           心里已经足够苦
周  萍:
(唱)     正因为相见苦更多
           因此要离家出门户
           免得我们
           早晚常相见
           提起往事后悔多
           
繁  漪:
(唱)     可是我一点不后悔
           我做事情从来未曾后悔过
周  萍:
(唱)     半月以来我不见你
           我向你明白表示过
           懊悔我从前做错了事
           怨恨我自己太糊涂
           我对不起父亲
           更对不起冲弟弟
繁  漪:(白)  最对不起的人倒反而拿她轻轻地忘记了。
周  萍:(白)  是啥人啊?
繁  漪:(唱)  是你曾经引诱
           过的后母就是我
周  萍:(白)  你疯了!
繁  漪:
(唱)     你欠了我一笔债
           你要对我责任负
           不能见了新世界
           就一个人奔去撇开了我
周  萍:
(唱)     讲这一些言语真可怕
           难道你家庭地位
           父亲体面都不顾
繁  漪:   体面你也讲体面
(唱)     你周家门庭好体面
           十八年来我看得多
           桩桩件件在心头
           罪罪恶恶我都清楚
           我自身做事自身当
           自己会把责任负
           不像你们周家的老爷们
           做了坏事还要充弥陀
           表面上是正人君子有道德
           暗地里是男盗女娼都会做 
           你周家都是伪君子
           包括你父亲与祖父
           佛面蛇心多狠毒
           你父亲要算第一个
           他从前引诱人家穷姑娘
           玩厌了死活全不顾
           你就是他的私生子
周  萍:(白) 你瞎讲
繁  漪:
(唱)     我有赃有证有来路
           十五年前有一天
           你父亲酒醉糊涂
           告诉我
           照片年轻小姑娘
           就是你的生身母
           你父亲玩厌了她不要她
           她一气自尽就投了河
           请看看这是你的好父亲
           这就是你周家体面好门户
周  萍:(白) 好,好,你讲吧!
繁  漪:
(唱)     你父亲非但骗了你的娘
           后来他又占有了我
           
           我受骗只得到周家来
           生下了冲儿人一个
           周家好似活地狱
           十八年岁月受折磨
           来时青春一少女
           如今被折磨得
           像死人差不多
           三年前你从无锡到此地
           是你要我走上了这条路
           使我这后母再不像后母
           情妇也不像情妇
           是你是你大少爷来
           引诱了我
周  萍:(白)  请你不要讲引诱两个字好不好!
繁  漪:
(唱)     可记得那天半夜里
           在这间房里亲口告诉我
           你说痛恨你父亲
           只望你父亲早亡故
           你说过不怕犯下逆伦罪
           只要同我一起过
周  萍:   这是我一时的情感冲动
繁  漪:
(唱)     你不应该对我讲出此种话
           我虽年轻总是你后母
周  萍:   这是我一时的糊涂,难道说
 (唱)      你就一点都不肯来原谅我
繁  漪:  
(唱)    我已是心如死灰专等死
是你在我心上烧起了一把火
如今又撇开了我不要我
让我像花儿无水渐干枯
你说叫我怎么办
繁  漪:   萍,我希望你不要走!
周  萍:   不要走?要我在这一个家庭里整天想着过去的罪恶就这样活活闷死吗?
繁  漪:
(唱)     既晓得这家庭能够闷死人
           你怎么肯
           一个人走就孤孤单单丢下我
周  萍:   你没有权利讲这种话,你不要忘记你是冲弟弟的母亲!
繁  漪:   我不是!不是!自从把我的性命名誉都交给了你,我什么都不顾了!我不是他的母亲,也不是周朴园的妻子!
周  萍:   如果你以为你不是我父亲的妻子,可是我还承认我是我父亲的儿子!
繁  漪:   你!
(唱)     你到底还是你父亲的好儿子
           难怪你处处要学他样
           这几天你故意不来探望我
           我以为你另有事情忙
           原来都是些胆小怕事的无用辈
           只怪我瞎了眼睛早没有把你看清爽
周  萍:   好好好。
(唱)     反正你随便怎样讲
           现在你应该看清爽
           我和你关系难见人
           因此我万分厌恶在心上
           你说我错我承认
           但是你也有责任在身上
           你聪敏女子最能了解人
           对我一定肯原谅
           你骂我怨我都不要紧
           只希望这一次的谈话是最后一次
(白)     请你让我走吧!
繁  漪:   萍!天啊!这日子叫我怎样过啊!

沪剧《雷雨花园会》

4、扯支票
陈甦萍  李恩来
周朴园:
(唱)     是梅家千金女
           突然投河去自尽
           后来不知如何样
           件一事情你可知因
鲁  妈:
(唱)     我认得一个年轻姑娘她姓梅
           不是名门女千金
           她出身是个贫家女
           在周公馆里做佣人
周朴园:
(白)     你大概弄错人了吧,不妨也可以讲来听听。
鲁  妈:
(唱)     听说她与周家少爷不清白
           生下了两个孩子就难见人
           后来周少爷嫌她是底下人
           丢了她就另攀高门亲
           大儿子留在周家地
           她手抱婴儿去自尽
鲁  妈:
(唱)     她是周公馆梅妈的独养女
           她的名字叫侍萍
周朴园:(白)你姓啥?
鲁  妈:(白)我姓鲁。
周朴园:(白)姓鲁......侍萍......
(唱)     这一位姑娘寻死后
           听说有人埋葬她尸首
           不知她坟墓在哪里
鲁  妈:(白)老爷,你问这为啥?
周朴园:(唱)我想帮她修一修。
鲁  妈:(白)这为啥?
周朴园:(白)因为我同她是亲戚。
鲁  妈:(白)亲戚?那你就不必了。
周朴园:(白)这是为什么?
鲁  妈:(白)因为这个人现在还活着。
周朴园:(白)还活着!
鲁  妈:   恩。
(唱)     她要投河寻死路
           偏遇好人将她救
           别人以为她己死
           其实她流落异乡
           带着孩子四处走
周朴园:(白)孩子都还活着!你是啥人?
鲁  妈:(白)我是四凤的姆妈。
周朴园:(白)四凤的母亲。
鲁  妈:
(唱)     可怜她有苦无处诉
           天涯海角任飘流
           讨饭缝衣啥都做
           只为了母子二人要糊口
(白)     现在她......
周朴园:(白)现在她?
鲁  妈:(唱)现在她就在此地
周朴园:(白)在此地!
鲁  妈:(唱)我前几天还同她碰过头
(白)       老爷!
(唱)       你是不是要想见见她
周朴园:(白)不!不!不!难道说她不想再去找周家的人吗?
鲁  妈:(白)大概她......
(唱)       再也不愿向周家求
(白)       她为了孩子又嫁过两次
周朴园:(白)嫁过两次?
鲁  妈:(白)都是下等人,她的遭遇很不如意,老爷你是不是想帮帮她?
周朴园:(白)你先下去吧
鲁  妈:(白)没事了?
周朴园:(白)叫四凤给我拿一件旧的雨衣来,顺便拿一件旧的衬衣。
鲁  妈:(白)旧的衬衣?
周朴园:(白)在最老的箱子里,纺绸的衬衣是没领头的。
鲁  妈:
             这种衬衣一共有五件
             不知你要哪一件
周朴园:(白)要哪一件?
鲁  妈:
             有一件在右袖襟上
             烧破了一个洞
             后来用丝线
             绣成一朵梅花补上去
             还有一件左袖襟上绣着一个萍字
             还有一件
周朴园:   还有一件你是啥人啊
鲁  妈:   我就是从前
(唱)     侍候过你的底下人
周朴园:   侍萍是你啊
鲁  妈:   是我!真没想到侍萍有一天老得连你也认不出了。
周朴园:   你来做啥?
鲁  妈:   不是我要来。
周朴园:   啥人指使你来的?
鲁  妈:   是命!是不公平的命要我来的!
周朴园:   三十年了你仍然要奔上门来。
鲁  妈:   我没有来寻你!我没有来寻你!我以为你早就死了,是天要我到此地来又碰到你的!
周朴园:   请你冷静一些,你我都是上了年纪的人了,纵使心里有啥委屈也不要哭哭啼啼!
鲁  妈:   委屈?
(唱)     我没有委屈只有恨
           我的眼泪早已流干净
           三十年来受的苦
           点点冷水记在心
           你现在是社会上的大人物
           看来一帆都风顺
           大概你所做好事都忘记
           你做的孽
           反正痛在别人身
周朴园:(白)过去的事好不要提了吧。
鲁  妈:   不要提?
(唱)     我闷在肚中有三十年
           今朝我要吐干净
           想到初你甜言蜜语将我骗
           日久弃旧迎新变了心
           那年大年三十夜
           我生下孩子三天整
           你为了另娶千金女
           寒风大雪将我赶出门
           你母亲逼我留下亲生子
           活生生拆散我们骨肉两离分
周朴园:(白)有一个孩子不是给你带走了嘛!
鲁  妈:
(唱)     见孩子病得快要死
           才叫我把婴儿带在身
           可怜我产后刚三天
           带病负屈赶出门
           迎风冒雪彻骨冷
           求生无路死无门
           我一生受够你周家的罪
           三十年的痛处说不尽
           想不到四凤又到周家来
           我与你周家冤孽深
周朴园:侍萍。
(唱)     你我上了年纪有子女
           叫你不要不冷静
           你以为我所做事情会忘记掉
           可知我内心不平静
           自从你投河寻死后
           我是时刻想念你侍萍
           我把你当作原配来看待
           正式当你是周家人
           每逢四月十八你生日
           我总是默默纪念痛在心
           甚至于你养萍儿得了病
           把关窗的习惯是也保存
           这一切都是纪念你
           能使我内心好安宁
鲁  妈:   你我都是上了年记的人了,这些话你就不必再谈了。
周朴园:   那更好!我们就明明白白地谈一谈吧。
鲁  妈:   我与你没啥好谈的。
周朴园:   我想问你,我与你的事鲁贵可晓得?
鲁  妈:   他不晓得,他永远也不会晓得的,请你不要怕
周朴园:   好,那你带走的孩子呢?
鲁  妈:   在你矿上做工,现在正在门房里等着要见你!
周朴园:   鲁大海!他是我的儿子!竟然在矿上闹罢工反对我。
鲁  妈:   你放心吧,他不会认你这个父亲的。
周朴园:   好!那你就爽爽快快讲一声要多少铜钿?
鲁  妈:   啥?
周朴园:   给你养老啊!
鲁  妈:   你以为我来是问你要铜钿的?
周朴园:   那你来做啥
鲁  妈:   我......我真想见一见萍儿
周朴园:   要见萍儿?
鲁  妈:   他在啥地方?
周朴园:   他在楼上陪他母亲看病。要见萍儿?可萍儿以为他母亲早死了。
鲁  妈:   你放心,我决不会哭哭啼啼地叫他认我这个母亲的。 我也晓得他也不会承认我是他母亲的,我只是想看一看他,他毕竟是我养的儿子。
周朴园:   好吧,等一等我叫他下楼来让你见一见,可是你见了以后立刻就走!我跟你的事体就这样解决了。回头我要把四凤和鲁贵的生意回掉,考虑到你生活没着落,这里有一张五千块的支票你拿去用,从今以后你鲁家的人再也不要到周家来了!
鲁  妈:   哈哈哈!
(唱)     这些年来受的苦
           不是你用铜钿能够算得清!

沪剧扯支票

5、求萍
陈甦萍 黄爱忠
繁  漪:
(唱)     你若今天离我走
           我的性命也难长久
           你父亲硬说我有神经病
           整天叫人来看守
           医生逼我吃苦药
           管得我左右难动路难走
           我不是疯子也变疯
           这样的日子我哪能受
           难道你无动于衷看我死
周  萍:(唱)这条路是你自己要走
繁  漪:(唱)你忘了你母亲是怎么死
             她也是被你父亲
             活活逼死把命丢
周  萍:
(唱)      我的母亲不像你
            她把母亲的责任负
            她并没有对不起我父亲
繁  漪:
(唱)      这种话亏你怎么说出口
            你忘了自己才是有罪的人
            你忘了三年前怎样将我来引诱
            你忘了我们
            我一生心高气傲不服人
            今朝低声下气向你求
            这家庭我再也不愿待下去
            你父亲的罪我难忍受
            他怕我翻开他的痛疮疤
            要人家把我当作是疯狗
            我只有你周萍是亲人
            求你带我一起走
周  萍:(白)这个不可能。
繁  漪:
(唱)     日后你要娶四凤
           我们合住在一起也能够
           或者我把四凤叫回来
           只恳求你不要将我丢

沪剧《赵一曼》月下诉衷肠 

二、《赵一曼》
1、月下诉衷肠
陈甦萍
赵一曼  (唱)襁褓上血迹斑斑恨未消,
襁褓里嗷嗷待哺更添愁。
抱起宝儿想宁儿,
儿啊儿啊,此刻你可安好否?
母子分离五年多,
难抑思念缠心头。
一张合影照,(口袋里摸出旧照片)
总也看不够。
无奈金瓯缺,
救国志未酬。
神州驱灭日寇后,
亲人方能重聚首。
夜夜有心托明月,
殷殷母爱寄问候。
如今已是学龄童,
启蒙开智谁教授?
愿你爸爸已回国,
父引稚儿起步走。
今夜晚 月色朦胧山河隔,
千里外 窗前月下谁相守?
但愿一家共望月,
同心同德共奋斗。

2、重逢
陈甦萍 顾春荣
陈达邦  一曼!
        (唱)我的爱妻呀,见到你 伤痕叠伤痕,
         禁不住 泪水滚滚痛彻心。 
怨达邦 远在他乡难随护,
恨鬼子 残忍毒辣无人性。
赵一曼  达邦――
陈达邦  一曼!
赵一曼  不能怪你  你能寻到这里 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陈达邦  我带着宁儿到处打听,一路寻找!
        (唱)只晓得 我妻芳名李坤泰 字淑宁,
              也知道 笔名一超求新生。
     哪料到 改了姓 又换名,
     赵一曼 原是我的心上人。
赵一曼  (唱)来东北 加入抗日队伍后,
              随军长 改了姓氏隐真名。
     音信断绝难告知,
     害你千里苦来寻。
陈达邦  (唱)莫斯科 中山大学分别后,
              多少个 日日夜夜常挂心。
     牵挂着 颠沛流离腹中婴,
     苦了你 十月怀胎倍艰辛。
宁儿出生我未归,
     未尽父责愧至今。
     父子情,夫妻爱,
     珍藏心底难盼春!
赵一曼  (唱)达邦莫说痛心话,
赵一曼        达邦---
陈达邦        一曼---
赵一曼  (唱)
     革命人 骨肉离散情更深。
曾记得 临别赠我一怀表,
              嘁嚓嘁嚓声声传真情。
陈达邦  (唱)嘁嚓声 那是达邦悄悄话,
              时刻伴你赴征程。
              表盖上 “达邦兴国”四个字,
              亲手镌刻铭记心。
赵一曼  (唱)怀表留给了小宁儿,
              他爱听,嘁嚓声声父叮咛。

3、向党作报告
陈甦萍
赵一曼  (唱)十年前 三江之畔宜宾城,
有一位 二十一岁的女学生。
含着热泪立誓愿,
          此生永做党的人。
 难忘冲出旧家庭,
 投身革命获新生。
 武昌城 黄埔军校当女兵,
 第一次 冒着战火去西征。
 莫斯科 中山大学新课堂,
          春风拂面暖胸襟。
          怀着身孕回国后,
          生死路上 步步全靠党指引。
     更难忘 “九一八”后到东北,
松花江上,战地烽火炼赤诚。
自从身陷魔掌后,
多盼向党诉衷情
日寇残酷施暴刑,
苦水血水可自吞
似煎如熬痛醒时,
泪水盈眶难自禁。
非是怯懦惧死神,
实难忍 思念战友想亲人。
长夜里 党如春风暖我心,
万般惨痛化愤恨。
我把牢房当战场,
毒刑烈焰铸忠魂。
折骨断腿脊梁在,
抗日意志更坚定。
心中有党无所惧,
一息尚存 战斗不止到牺牲。

沪剧《赵一曼》血泪遗书 

4、血泪遗书
陈甦萍
赵一曼  (唱)
         牢门紧锁夜深沉,
         孤影残灯心难静,难平静。
留书信,纸上沾满血泪痕。
         笔端下,倾诉不断肺腑情。
         宁儿啊 母亲明早赴刑场,
         准备着 一腔热血染山林。
          从此母子难相见,
          相见只有影中人。
幸好追回旧照片,
烙铁印 难毁母子骨肉情。
宁儿抱在娘怀里,
贴心贴肺多温馨。
宁儿陪伴娘身边,
母去黄泉不孤零。
宁儿啊,他日里捧着照片思念时,
望儿不要泪淋淋。
娘亲是 无悔无惧也无泪,
早把赴难当出征。
自古人生谁无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
生命之花金灿灿,
血染红颜更芳芬。
赵一曼,三十一春已庆幸,
冲破黑暗见光明。
三十一载未虚度,
女子上阵不输人。
三十一岁更自豪,
敢叫倭寇惊断魂。
永别了,我心爱的宁儿,
原谅母亲不能尽责任。
永别了,我亲爱的宁儿,
为了天下众孩儿,
母子只能两离分。
献身抗战死也值,
埋在青山得永生。
捐躯救国心犹热,
魂伴山河葆青春。
儿啊儿,娘不能千言万语教育你,
只留下 生命足迹当路引。
莫忘了 爹娘曾经苦寻觅,
才找到 茫茫黑夜指路灯。
莫忘了 爹娘都是共产党人,
为国为民 不惜牺牲是本份。
莫忘了 国家兴亡 匹夫有责,
         祖国才是 血脉根基 生死相依 疼你爱你 
         不离不弃的伟大母亲!
         祖国才是生死相依的伟大母亲!

沪剧《杨乃武与小白菜》公堂相遇 

三《杨乃武与小白菜》
1、公堂相遇
黄爱忠 张燕雯
幕后伴唱:
断肠人望断肠人,
四目相对言语无。
一个是酷刑摧残受折磨,
一个是怨恨交集生怒火。
毕秀姑:(旁唱)
秀姑我心愧疚倍感凄楚。
杨乃武:(旁唱)
全因她昧良心害惨了我。
毕秀姑:(旁唱)
几次想来翻供难上又难,
只因是衙门内官官相护。
杨乃武:(旁唱)
说什么我对她恩重如山,
却原来妇人心如狼似虎。
毕秀姑:(对杨乃武深深道个万福)二少爷(唱)
秀姑我连累你遭此劫难,
只因我一时情急酿大祸。
今日里三大宪端坐公堂,
我要为你鸣冤叫屈真相吐。
杨乃武:(唱)
大嫂啊,我已半截身子埋在土,
你何必花言巧语再骗我?
杨乃武待你葛家并不错,
你怎能恩将仇报栽赃我?
有道是人在做来天在看,
乃武生死在你毕秀姑!

沪剧《杨乃武与小白菜》探监写状 

2、探监写状
黄爱忠 吴梅影
杨乃武:(白)萧王啊萧王(唱)
你创造律法天下扬,
原应该制服恶人惩强凶。
谁知道钢刀尽斩无罪人,
善良之辈入牢笼。
(白)萧王啊萧王,
你在地下可晓得,
我问你造了律法有啥用?
禁  卒:(上)杨乃武,有人来看你了。
杨淑英:(上)兄弟......
杨乃武:姐姐。
[两人抱头痛哭。
杨淑英:(唱)亲兄弟啊……
一见弟弟肝肠断,
形容憔悴我心酸痛。
愚姐为你奔走费心机,
到如今落得一场空。
我真有点勿明白,
葛必氏翻供为啥勿成功?
难道你真将小大害……
杨乃武:姐姐呀(接唱)
杀人偿命我总是懂。
悔不该与那毕氏有情爱,
余杭县才公报私仇阴谋凶。
到如今祸从根上起,
不堪回首悔恨重。
杨淑英:(接唱)
我不懂究竟啥缘故,
平白无故要坐牢笼。
杨乃武:(接唱)
堂堂舞弊维原判,
我要翻供有啥用?
我的妻子押牢狱,
初生的孩子拜托侬。
临行之日来祭祭我,
买棺成敛将我葬送。
杨淑英:(接唱)
弟弟休说断头话,
怎能让你冤沉海底恨无穷?
今朝我一来探望你,
二则是特来告别诉苦衷。
愚姐进京去上诉,
你在监中自己身体要保重。
让我一状告准刑部堂,
你可以平反冤狱出牢笼。
杨乃武:(接唱)
京中的门路已走过,
怕只怕你徒劳往返一场空。
杨淑英:(接唱)
你有同科举人廿多位,
联名写好信一封。
让我再去恳求夏大人,
也许能博得皇上恩典重。
杨乃武:(接唱)
天下乌鸦一般黑,
无钱休想走得通。
杨淑英:(接唱)
我把田地房产都变卖,
凑得银子到京中。
杨乃武:(接唱)
刑部告状非容易,
衙门森严王法凶。
何况你是女流辈,
姐姐呀我怕你难受这苦痛。
杨淑英:(接唱)
我决不能眼看兄弟冤枉死,
赴汤蹈火义不容。
那怕滚钉板跪火炼,
为兄弟情愿命断送。
杨淑英:(拿出笔墨纸张)笔墨纸张我已带来,这状子你亲自来写。
杨乃武:唉,也罢!就是不能救我一命,让我在状子上出一口怨气也好。
(唱)手提羊毫心悲痛,
杨淑英:兄弟你就在姐姐背上写吧。
杨乃武:(唱)满眶珠泪落胸脯。
具状人叶门杨氏女,
告得是浙江官员公理无。
刘锡彤公报私仇存私见,
嫁祸兄弟扬乃武。
冤指谋命定了罪,
屈打成招长监坐。
浙江巡抚杭州府,
官官相护俱贪污。
堂堂公堂用非刑,
到如今白骨变炭血肉糊。
望请伸雪秉公理,
刻骨铭心感肺腑。
姐姐呀……
你千里迢迢京都去,
为了兄弟奔波苦。
有朝一日重见青天的面,
是姐姐你冒死呈控相救了我。

沪剧《杨乃武与小白菜》密室相会 

3、密室相会
黄爱忠 张燕雯
禁  卒:杨乃武,王爷的恩情,今夜请你吃一顿,明天就要恭喜你了。
杨乃武:(唱)
今夜吃了断头食,
明天要做刀下鬼。
禁  卒:杨乃武,你的心上人马上来陪你了!
杨乃武:(接唱)
见桌上丰盛一席酒,
为何两只杯子两双筷?
刚才说起心上人,
莫非就是那小白菜?
其中一定有巧妙,
今夜的蹊跷真难猜。
[听到隔壁有动静,若有所悟地……(接唱)
隔房窃窃有私语,
说不定借酒叙情来质对。
杨乃武啊杨乃武,
平反冤狱看此一番。
禁  卒:杨乃武,陪你的人来了!(推葛毕氏进后关门下)
[葛毕氏见杨乃武一愣,回身欲走,无奈门已关上。
毕秀姑:二少爷……(哭泣)
杨乃武:好一个忠厚老实人,竟然变得如此模样,可惜啊,可惜!想我杨乃武被人害得好惨,我倒不哭,你反而倒哭起来了。事到如今,何必伤心?既来之则安之。趁我们未死之前,来来来,一起饮一个痛快吧!
杨乃武:大嫂……(唱)
今宵不谈冤枉事,
且叙衷肠离别情。
记当年七夕银河看,
我两人互把山盟海誓订。
秀妹啊,虽留书信断绝了你,
当年的深情我记在心。
毕秀姑:(旁唱)
闻听“秀妹”想前情,
想起了当年读经文。
我执经问难露情意,
他对答如流表真心。
想当初眉清目秀才学好,
到如今浑身伤痕不像人。
杨乃武:(走上一步)秀妹,请坐。
毕秀姑:(羞愧地)二少爷请。(低头坐下)
杨乃武:秀妹,请用酒吧。(葛毕氏摇摇头)为何不吃?你不是会饮酒的吗?(唱)
曾记当年读经文,
闲来饮酒共谈情。
明天刑场要伏法,
临死对酌再谈心。
本来浮生如若梦,
为人处世是虚情。
就说卑人杨乃武,
十年寒窗苦用心。
昔日中举多荣耀,
本想会试进皇城。
谁知出乎意料外,
皇城不进进监门。
顶子不戴戴枷锁,
我是举人不做做犯人。
箭衣厢鞋被剥夺,
罪衣刑鞋穿上身。
我把那囚车当作轿儿坐,
我把那解差当作底下人。
从县到省再进京,
有千人骂来万人恨。
功名未成先伏法,
明天杀头请皇命。
秀妹啊,今宵虽非良辰美景重叙情,
我与你生生死死,
同饮一杯断命酒,
纵然一死也甘心。
毕秀姑:(唱)杨二少爷放宽心,
你不久就可脱罪名。
杨乃武:(唱)明天伏法头来斩,
还想脱罪你骗啥人!
毕秀姑:(唱)方才刑部来审理,
你不知情我知情。
谋杀亲夫我担承,
你的性命不要紧。
杨乃武:(唱)刑部大堂维原判,
        你我休想活性命!
杨乃武:(唱)
你看我遍体是伤痕,
你看我将成残废人。
我杨家家破人也亡,
我乃武身首要两处分。
我家叔叔与舅舅被扣押,
还连累了妻儿进监门。
同胞姐姐告部状,
她是舍生忘死把钉板滚。
最伤心姐姐还落个诬告官府的罪
连我要死六条命。
杨乃武:你害了我杨家一家了!
毕秀姑:二少爷,是我秀姑害了你杨家一家门!
杨乃武:(唱)
秀姑不要太难过,
乃武虽死不怨你。
但有一事要问清楚,
我是为你秀姑死,
你死为了哪一个?
毕秀姑:(唱)
谋杀小大不是你
杨乃武:他……他是谁?,
毕秀姑:(唱)就是恶贼刘子和。
杨乃武:刘子和?他是啥人?
毕秀姑:他是余杭县刘锡彤的儿子。
杨乃武:刘锡彤的儿子?哈哈……(哭)(唱)
谁是谁非已明白,
杀人的凶手是刘子和。
我问你通奸谋命是啥人?
毕秀姑:(唱)
就是恶贼刘子和。
杨乃武:(唱)
谋夫夺妇是啥人?
毕秀姑:(唱)
也是恶贼刘子和。
杨乃武:(唱)
既然桩桩件件是刘子和,
那你为啥害我杨乃武?
毕秀姑:(唱)
他们说你杨孝廉,
新科举人功名大。
当今皇上器重你,
条把人命不在乎。
杨乃武:(唱)
我为你功名已革掉,
为你三年牢房坐。
我为你弄得人不像,
我问你在乎不在乎?
毕秀姑:二少爷,是我秀姑害了你!是我秀姑冤枉了你!
杨乃武:冤枉!这冤枉两个字……
(唱)
你为啥早点不肯说?
毕秀姑:二少爷(唱)
初审就要讲清爽,
看你受刑心发慌。
救你心切所以才将你冤枉。
杨乃武:(唱)
我姐姐曾经恳求过你,
替我翻案喊冤枉。
三大宪提案重审问,
你为啥堂上又不讲?
毕秀姑:(唱)
官官相护三大宪,
丧心病狂理不讲。
我要翻供不准许,
连连不断大刑上。
杨乃武:(唱)
同胞姐姐滚钉板,
她是舍生忘死告部状。
刑部大堂再审问,
你为啥坚持又不讲?
毕秀姑:(唱)
天下乌鸦一般黑,
秀姑我心已绝望。
罪名全由我来担,
是生是死早已忘。
二少爷……
现在真相你全明白,
谁是谁非你已清爽。
恨我翻供来不及,
恨我有冤无处讲。
恨我明天就要死,
恨我要救你是无希望。
杨乃武:(唱)
难道让杀人的凶手漏法网,
要我们无罪之人刀下亡。

戏剧网微信公众号
加微信号:xijucn-com(扫描二维码)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
热点文章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优秀舞台艺术作品展演《挑山女人》正式启动
让海派沪剧文化 润泽大美海安
一场惊天动地的《雷雨》揭示扭曲的道德伦理
最新资讯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优秀舞台艺术作品展演《挑山女人》正  21-05-24
2021年5月17日-5月23日上海电台电视台播出的部分沪剧节目预告  21-05-19
让海派沪剧文化 润泽大美海安  21-05-18
一场惊天动地的《雷雨》揭示扭曲的道德伦理  21-05-16
用信念铸就灵魂——观看大型红色沪剧《江姐》有感  21-05-15
2021年5月10日- 5月16日上海电台电视台播出的部分沪剧节目预告  21-05-12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原创大型沪剧《敦煌女儿》5月12日演  21-05-11
朱定村开展沪剧折子戏专场演出  21-05-10
2021年5月3日-5月9日上海电台电视台播出的部分沪剧节目预告  21-05-04
2021年4月19日-4月25日上海电台电视台播出的部分沪剧节目预告  21-04-19
排行榜
沪剧大雷雨的歌词  08-03-05
沪剧《金丝鸟》  08-03-05
我所知道的孙徐春和我应该看到的孙徐春  12-08-20
怀念沪剧名家诸惠琴  10-09-28
上海沪剧院副院长:马莉莉  09-03-22
历史上的筱月桂是男的是女的?  09-10-14
近二十年前的回忆兼怀念有徐俊的沪剧年代  12-08-28
学习沪剧唱腔的基本方法  10-04-06
观看现代沪剧《挑山女人》  12-10-26
舒悦的本行却是一名沪剧演员  08-0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