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网>曲剧>
作者:风中石人 2020-06-20 13:54

我从小不喜欢戏剧,原因说起来很奇葩:调门太高,聒死人,尤其是小时候耽误瞌睡。

大概十几岁的时候,一到星期天,窗外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被窝还正热乎的时候,不远处大队部屋顶上的大喇叭便开始唱戏了。那清脆的锣鼓家什响,那一口气能把人憋死的唱腔,常常惊醒了我的“黎明觉”。那个恨呀,真想有一天上去把那该死的大喇叭砸了。但从小还有点阶级觉悟的我知道那是集体财产,砸了大喇叭不仅要赔偿,还要受游街、批斗之类的惩罚。

由于从小埋下厌恶的种子,之后N多年,我看见哪里有唱戏的,便躲得远远的,听说谁好看戏,嘴上不说,心里却是一万个看不起,还直骂他土鳖一个。因而一直到今天,除了豫剧《朝阳沟》和曲剧《卷席筒》走在大街上听得太多了之外,我始终傻傻的分不清哪是豫剧,哪是曲剧。

大概进入新世纪之后,一帮汝州人开始挖掘曲剧的起源,并引起了政府的重视和支持。我这才知道,咱汝州原来是个曲剧窝,更是曲剧的发源地。这些年大街小巷那些喊破喉咙的唱腔,原来都是曲剧。

有一天我到文化宫游园闲转,看到门球场的铁丝网上挂了不少版面。近前看了,是介绍曲剧的。至此我才对曲剧的前世今生有了相对系统的了解。据版面的内容介绍,正是一代曲剧前辈们破除陈规,不断改良曲剧的表演形式和唱腔内容,才使其蜚声中原大地,并成为河南的第二大戏种。拿今天的话说,那帮曲剧前辈就是一帮敢吃螃蟹的最美逆行者!

那之后,尽管知道了曲剧的坎坷和荣光,但我还是不喜欢曲剧里挤腔拿调的对白和太多的哭腔。尤其是在这太平盛世,什么《秦雪梅吊孝》、《陈三两爬堂》,哭得人心里乱糟糟的。直到有一天看了汝州作家写曲剧的长篇小说《曲行天下》,才明白“曲子戏产生在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痛苦年代,唱曲子的多是在苦水中煎熬的平民百姓,肚子里都灌满了苦水。所以,戏文里有三分苦,演员们就能唱出八分痛”。

身处“曲剧之乡”,尽管我自己对曲剧喜欢不起来,但走在街头,到处还是能听到看到这里一堆那里一群围着唱曲剧听曲剧的人们。尽管那围着唱着的基本都是老人,但老有所乐也是一件好事。曲剧,毕竟已经扎根在了几代人的心中。

当有一天我翻看360百科中对曲剧的介绍时,不由我感慨万千:原来振兴曲剧目前已经上升到了实施"文化名市"战略的高度。我不由为自己的孤陋寡闻甚感惭愧,更为政府一系列振兴曲剧的壮举欣喜不已。

据载:2006年5月18日至22日,首届河南曲剧艺术节在汝州市隆重举行。为期5天的首届河南曲剧艺术节,先后组织举办了曲剧优秀剧目展演、曲剧艺术理论研讨会、河南曲剧十大名旦选拔、评授河南曲剧艺术家终身荣誉奖等重大活动。张新芳、王秀玲、马骐3位著名曲剧表演艺术家被授予"河南曲剧艺术家终身荣誉奖",方素珍、刘青等10位优秀中青年曲剧演员荣获"河南曲剧十大名旦"称号。

2009年,由中国文联主办,河南剧协承办,在我们又汝州举办了首届中国曲剧艺术节。

2016年又在汝州举办第二届“中国曲剧艺术节”同时进行的高端论坛,对曲剧艺术的理论建设起到了重大作用。

只能说,为了曲剧,为了"曲剧的盛会,人民的节日",咱汝州一次比一次玩的大,几乎是拼上血本了。

期间,我曾参加过一次开幕式。那天下着小雨,地点在汝州二高的足球场内。我们一人披一个简易雨披,那种塑料纸做的连屁股都盖不住的小雨披。我们去时,球场的草坪上已有了积水,但人们还是或站或坐的挤了白花花一大片。那天参加演出的听说还有谭晶、蒋大为等与戏曲不沾边的不少明星。

据报道,为进一步宣传和弘扬曲剧传统文化,唱响"曲剧之乡"的文化品牌,我市还组织人员沿曲剧成长的轨迹,挖掘整理曲剧资料,足迹遍及十几个省区,拜访上百位老艺人,历时半年时间,于2006年10月完成了40多万字的剧本《天歌》,并在全省263部电视剧剧本中脱颖而出,一举获得电视剧类入选奖。据当时的报道说,电视剧《天歌》目前正在汝州市进行筹拍前的准备工作。

关于《天歌》,2006——2020,十四年了,没见影子。我唯一知道的是,前几年听一位知情人说,因为弄不来经费,黄了。期间,先是联系了西安电影制片厂,编剧来了一段时间,剧本都改好了,没钱。后来咱河南一家公司愿意投资2000万,让咱们也出2000万,为此费了不少口舌,还是黄了。无奈之下,其中的一位主创人员挥汗如雨的折腾半年,整了一部50万字的长篇小说《曲行天下》,还是自费印了1000册。他实在不愿浪费掉自己千辛万苦搜集来的素材,更割舍不掉对一代曲剧前辈献身曲剧事业的景仰之情。

”’经济发展是血肉,文化建设是灵魂’,作为曲剧发源地的河南省汝州市,正在寻找地方经济和地域文化互动发展的契机,实现曲剧艺术从内容到形式的传承和创新。”

这是一段经常出现在我们当地媒体和领导讲话里的官方文字,但在实际操作中,我们还欠曲剧和从事曲剧事业的志士仁人们太多的真情支持。

倒是后来的2017年,咱汝州的又一项文化创举可谓惊天动地。由小说《黑心树》改编的电影《汝海风云》在汝州开机,总投资约1亿元人民币。报道说,该电影由汝州市委、市政府联合根源心(河南)文化传播公司投资、北京中悟影业有限公司联合摄制完成,是2017年汝州市第三批重大项目。

我曾去网上搜了搜,豆瓣没有评分,票房收入更是不值一提。至于观众的留言,有兴趣的朋友自己去看。我大概看了一小段电影,只记住九峰山上那口恐怖的干井和被咱当地人推下去的企业家绝望的表情,再就是咱汝州的一家著名KTV要宰客,被一个黑老大摆平了。

看了这些步步惊心的片段后,在汝州生活半辈子的我真不知道整部电影是在宣传汝州呢,还是在恶心汝州?

要知道,九峰山可是咱的4A级名牌景区啊!那个双庙河枯井离著名的情侣谷不远,细思极恐啊!还有,咱们可是名声在外的平安汝州,镜头里那么多的打打杀杀,实在有辱咱们的平安形象。汝州的投资环境有这么差吗?汝州人有那么坏吗?为了20万就敢要人家企业家的命。

我更不明白的是:天天喊着要弘扬汝州发展正能量的汝州电影出版和宣传监管部门,怎么就默认这部影响汝州美好形象的电影公开发行了呢?

之后我就想,也许一个亿拿出来给《天歌》少分点,那将是对振兴曲剧莫大的支持。有了这部电视剧的加持,咱曲剧之乡一定会名声更大,曲剧事业也许还真就迎来她久违的辉煌。

可惜“也许”产自后悔药厂,世间没有后悔药厂,世间也就没有了“也许”。

曲剧的辉煌永远属于昨天,今天的曲剧只能在民间流浪,在街头巷尾的小众老人间流浪!

所谓的辉煌仅仅挂在某些人的嘴上。

仅此而已,仅此而已。

戏剧网微信公众号
加微信号:xijucn-com(扫描二维码)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
热点文章
北京曲剧亮相中国戏曲文化周
北京市曲剧团演出北京曲剧《骆驼祥子》
北京曲剧《四世同堂》天津大剧院演出
最新资讯
北京曲剧亮相中国戏曲文化周  20-10-28
北京市曲剧团演出北京曲剧《骆驼祥子》  20-10-23
北京曲剧《四世同堂》天津大剧院演出  20-10-21
奔涌吧!后浪|中国戏曲学院表演系2018级北京曲剧班演出同步直播  20-10-18
河南省海宣池曲剧团演出走进许昌市将官池村  20-10-06
曲剧名旦张兰珍收徒仪式在郑州举行  20-09-26
海曲演出走进 洛阳市伊川县城关镇瑶湾村  20-09-16
河南省汝州市曲剧团“送戏下乡”文艺演出  20-09-12
郑州市曲剧团完成恢复传统经典剧目《花庭会》花排  20-09-03
淅川县曲剧团为移民搬迁老乡唱大戏  20-08-29
排行榜
张晓英  13-09-26
曲剧李豁子离婚,李豁子离婚mp3  11-12-07
海连池曲剧团专场  12-05-18
曲剧电影《卷席筒》  11-11-22
曲剧电影《李祥和的婚事》  13-12-19
洛阳市曲剧团演出曲剧《王宝童告状》  11-08-09
曲剧《包公辞朝》  11-11-14
曲剧表演艺术家海连池的妻子去世  13-06-04
河南曲剧《花庭会》又名《对花庭》  11-06-27
曲剧卷席筒全词  11-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