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网>豫剧>
作者:挚友 2017-09-08 08:55

9月5日晚,作为中国豫剧优秀剧目北京展演月的第24部大戏,河南豫剧院二团精心打造的豫剧《泪洒相思地》在北京长安大戏院圆满落下帷幕。演出结束后,根据组委会“一戏一评”的安排,在长安大戏院二楼会议室举行了专家研讨会。

  会议由河南豫剧院副院长、二团团长丁建英主持,首都文艺界专家:李法曾、苏丽萍、池浚、刘小军、李小菊。河南豫剧院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吕青,河南豫剧院二团副团长钟军强,河南豫剧院二团副团长、国家一级演员李金枝、河南豫剧院二团副团长杜涛;主要演员:李金枝、刘晓光、张博、郭志成、任瑞雪、邵文霞、连彩芬、王可畏、周萌萌等;中国艺术报、《魅力中国》杂志社、恒品文化·戏缘等新闻媒体记者列席了研讨会。

  该剧讲述了美丽痴情的知县女儿王怜娟在月夜与苏州公子张青云相遇,迷离诡巧的言词、仪表堂堂的相貌、温文尔雅的举止,使少女堕入了情网。痴情女偏遇负心汉。当王怜娟九死一生,千里迢迢追到苏州时,恶梦方醒。怀抱着初生的婴儿,面对寒月,被家庭和社会遗弃的弱女发出了血泪的呼喊。与会专家在认真观剧后,认为豫剧《泪洒相思地》演出非常成功。剧情生动感人、构思精致巧妙、造型唯美典雅、节奏舒缓有致、唱腔凄美婉转。艺无止境,专家们在赞美之余提出了对该剧的建议和意见,为该剧的进一步加工和提高提供了有益的参考。

 

 

  丁建英副院长首先对各位专家的莅临表示欢迎和感谢,并对本剧的主演和本剧创排以来的演出情况做了简单介绍。与会专家分别对该剧的成功演出给予了高度评价,并根据现场感受,提出了自己的一些想法。

  丁建英(河南豫剧院副院长、二团团长)

    感谢各位专家观看河南豫剧院二团演出的《泪洒相思地》,并参加剧目研讨会。这部戏是李金枝的代表剧目,从1980年开始已经演出37年,在演出的过程中,不断修正、提高,这次为了参加中国豫剧优秀剧目北京展演月,我们又一次从演员、服装、舞美、灯光、剧本、唱腔等方面进行适当调整,让剧情更加合情合理,更加符合现代观众的审美要求,把好的舞台呈现奉献给首都观众。希望各位专家多提出宝贵意见,以便剧目的进一步加工和提高。

  李法曾(国家话剧院一级演员)

 

  我非常喜欢看戏,看了70年戏。我是话剧演员,戏曲博大精深,对戏曲是非常敬畏的,我一直向戏曲学习。这个戏非常棒,真不愧是精品,让我非常感动,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看过剧情简介是有关才子佳人、忘恩负义的题材,没有引起我的太多关注。我没想到这部戏会这么好,让我非常感动。这部戏很有现实意义。

  一、我认为,评价一个戏的好坏,就是听故事,看故事。首先,这部戏是一个很好的故事,节奏感把握非常好,剧本编剧好,导演处理好,演员表演好。

  二、这部戏演员阵容整齐,从主演到其他演员都是好演员。人物塑造漂亮,这个漂亮,不仅是扮相好,而且是人物形象好。唱得好,不仅是嗓子好,更能唱出情来,能够声情并茂地表达人物的情感,把人物形象树立起来。能够将把握人物、塑造人物作为非常重要的环节,掌握得很好。我认为,豫剧在塑造人物方面处于全国戏曲的前列。

  三、在导演处理上,舞台节奏把握得非常好,一环扣一环,节奏紧凑。如“父亲逼女儿跳湖”一场,感人肺腑。人物非常有激情,塑造人物的最高境界就是演员在人物状态当中,去表现人物、表现矛盾、表现冲突,演员尽在戏中。

  建议:

  一、王怜娟与张青云的“相识”、“相送”是重要的两场戏,是为后面做铺垫的,前面铺垫得越好,后面人物转变越强烈,形成反差。但细节铺垫得不够。在封建社会,男女授受不亲。在张青云提出弹琴时,王怜娟应该有犹豫、停顿,然后再点头同意。“相送”一定要“十八相送”。王怜娟对张青云的嘱托一定要一个接一个地递增。在“洞房”一场,仆女小玲找到张青云述说王怜娟的遭遇后,张青云的内心应该有所波动,但考虑到岳父位高权重,又狠心不肯相认。应该有转变过程。

  二、最后结尾,我不是太满意。王怜娟临终前把所有事情都委托给张青云的夫人,有些不妥。坏人没有受到严惩,观众有点不满足。

  苏丽萍(《光明日报》高级编辑)

  这部戏非常好看。没看戏之前,我认为这个故事很传统,剧情很陈旧,很老套,还是“痴情女偏遇负心汉”的故事,没想到剧中人物特别丰满,王怜娟这个人物不是一个天真幼稚被人骗的单薄形象。尤其是她与父亲的哭诉,她不是先为自己考虑,而是想到父亲“百年之后无人送进坟”,这段唱催人泪下,让人感觉她特别善良。这一点很新颖,很感动人。最后王怜娟对自己有反省,更让人理解和同情她,令人感动。这也是有别于其他传统戏的地方,有现代意识。这个人物特别好,既能说服人,又能打动人。

  她与小玲的主仆情深,令人同情,感动肺腑。

  音乐、唱腔设计特别好。该急则急,该缓则缓,节奏舒缓有致,有交响乐的气氛,能够烘托人物,渲染气氛。舞台非常干净、简洁、空灵、洗练。满台都是好演员,阵容强大,每个人的唱功和表演很好,都有发挥自己才华的空间。这部戏细细品味,非常享受。应该成为新编古装戏的标本和典范。

  建议:

  张青云这个人物有点过于简单化,没有丰富立体的感觉,就是传统的负心汉。有点单薄,他由好变坏应该有心理转变过程。“相送”一场,有点长,让人预感到后来就会有不好的后果。

  李小菊(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所研究员)

  我对这部戏千言万语诉不尽一个“好”!我看过很多戏,这一次是让我感到最满足,最愉悦。我从小喜欢听《泪洒相思地》,今天能亲眼看到、亲耳听到,我感到非常激动。

  一、这部戏体现了中国古典悲剧之美。原来的结尾是王怜娟碰柱,张青云被他岳父斩掉,满足了民间百姓对恶人惩处的心愿。这个结尾去掉了。现在的结尾是王怜娟被气死时一声没有叫完的“青云”中结束。这样结尾,更有悲剧的震撼力。

  二、这部戏表现了中国传统戏曲之美。这部戏创作于上世纪80年代,这部戏非常经典,它的人物形象、故事情节、表演、唱词,都是按照传统戏的规律创作的。

  三、这部戏表现了中国现实主义的戏曲之美。这部戏去掉了王怜娟碰柱、张青云被斩的结尾。就表现一个从情窦初开、心无防备的女子到被人残忍地抛弃的结局,是非常富有现实意义。不仅是古代有这样的当今也存在这样经历,只是现代社会更开放,人们对这样的事情更多的宽容,所以下场不会有这么悲惨。这部戏具有现实主义的美。特别是最后王怜娟的自省,她用惨痛的经历告诉世人:女孩需要自尊、自爱、有主见,才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这部戏虽然是改编的传统戏曲,还是强烈的现实意义。

  四、故事情节详略得当,疏密有致。去掉不相关的戏和过场戏,把重点的场合留给演员,让每个演员和行当都有充分的表演空间。剧本、剧情、唱词很难挑出毛病来。

  五、现代审美意识的介入,使得舞美背景是一副写意的山水画,加上粉墙黛瓦,深宅大院的氛围,粉色的窗棂,就是闺房。喜字就是洞房。西湖边只留下那幅水墨画,具有写意的风格,简约大气。

  六、满台都是好演员,举手投足,都是符合戏曲程式的规范的。特别是体现在刘晓光身上。他手里的扇子耍得特别好。每一个动作都结合扇子去表演,每个细节都做到了精雅、细腻,滴水不漏。第二场,张青云有水袖,与王怜娟有一段水袖舞非常好,表现琴瑟和鸣的和谐关系。唱念做舞俱佳,生旦净丑俱全。

  七、人物由于命运的变化,唱腔也有变化。开始几场,李金枝演唱舒缓从容,稳重大方,有千金小姐的气质。悠扬舒展,到后来的悲切、悲愤,唱腔的把握将人物情绪很好地表达出来。李金枝是常派艺术的弟子。她的唱腔既有常派的慷慨激昂,又有她自己的风格,非常悠扬婉转、优美。在前几场和“沉湖”一场中,她对自己嗓音的控制。刘晓光的生角唱腔的真假声转化非常顺畅,其他演员都非常有特色。

  建议:

  小玲这个人物形象非常好,诊脉时,小玲代替小姐诊脉,表现了主仆情深,为后来小玲当面怒斥张青云的情节做了很好的铺垫,同时也推进了剧情的发展。小玲的表演和唱腔稍微有点过,应该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就会更好。

  第一场的细节,王怜娟抚琴是古琴,但声音是古筝,需要调整。“厅堂斥”一场中有柱子,现在去掉王怜娟撞柱的情节,柱子可以去掉。

  池浚(国家京剧院创作中心副主任)

  我非常久仰这部传统戏的经典。没有想到,我还能看到原剧本真的演出。一进剧场就感到这部戏的火爆,出现“一票难求”的现象。

  一、这部戏本身是明代的戏,上世纪40年代越剧排演过,上世纪80年代李金枝移植过来排演成豫剧,拍过电影,经过千锤百练,已经成为很难超越的精品。这部戏有清新、雅致、含蓄、唯美的精致感和集约感,气质不同。这部戏走的是高雅和清新的路线,是透着古典美、东方诗意、戏曲韵味、中国味道的真戏曲,这是导演刻意追求。一个大剧种是有生命宽度的,就像一个人不能决定自己生命的长度,但可以决定自己生命的宽度,这就是我们对世界的胸怀,对艺术的把握。这部戏体现了一个大剧种的多维性、多元性、多层面的包容性。它有鲜明的文人色彩,从唱词到道白、表演都体现了一种文人的气质。同时它也有艺人气质,从唱腔设计到舞美设计等细节的处理,都很有传统戏曲唱念做打的技巧之美。在移植过程中,其他剧种的风格也被移植过来,它的成功之处就是依然感觉是豫剧的,没有扭曲,而是拓展。让豫剧的表现形式、领域更加开阔,更加丰富。让豫剧变得更有胸怀。使得这个剧种向前迈进一步,移步不换形,没有换它的艺术形态,还是豫剧,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豫剧。在新旧之间把握得很好,旧而出新,新而有根,把越剧中的风格拿来为我所用,这种移植是成功的,拓宽了豫剧的风格,融入得非常自然,没有痕迹,已经融入了豫剧剧种的血脉中去,已经成为豫剧传统精品库里的一部分,有一种似旧而实新的感觉。这种风格,令人惊喜。

  二、这部戏是明代传奇的写法,是典型的才子佳人,痴心女负心汉,私定终身,始乱终弃,最后悲惨的结局或各得其所。看了开头,就知道结尾,容易落入俗套。这部戏可以联系到《秦香莲》《墙头马上》,但它没有被这些戏的光环笼罩,它依然是一波三折,依然很传奇,有很多转换比较自然,是按照现代戏曲的结构,是比较完备的整体。既有原著的传奇性,又有现代戏曲。

  三、从表演上,金枝的唱腔令人震撼。金枝老师17岁就演这部戏

  37年过去了,金枝还是那个金枝,相思地还是那个相思地。嗓子还是那个嗓子,扮相还是那个扮相,这个非常神奇,这是一代传奇。李金枝是穿越时空的演员,是一个传奇的好演员。

  李金枝的唱腔发声方法、唱功和本身的条件,把发声技巧与感情的结合,达到了声情并茂的境界,代表了戏剧界声乐的一个高峰。既体现了常派艺术的风格,又有自己的特色。人们通常以为常派唱腔的风格就是慷慨激昂,其实常香玉大师很多戏都是非常细腻、非常玲珑的。唱腔既体现了常派的温婉细腻,收放自如,有体现了自己的风格。既出于常派,又不完全同于常派,似“常”而非“常”,已经形成自己的风格,风格是形成流派的核心,形成了个人化的风格,可以成为一个流派。这流派问题有一天会成为从自发到自觉的考虑,值得思考。

  建议:

  一、这部戏是时代经典,不宜大动。不要轻易向经典开刀,可以不改。这部戏整体上有点过于忠于越剧原著,从横向的思考就是它的地域文化性和豫剧化的改进上,没有太大的突破,没有完全从越剧中脱出来。从文本结构、舞台逻辑、舞台呈现,都有江南越剧的影子。从纵向的当代人的文人思考,说的是悲剧,严格说,是苦情戏、惨剧。它是一个单纯的痴情女、负心汉的戏,悲剧是要有事件背后深度的思考。悲剧是双方都有道理,不简单地说好人坏人,我们现在这个时代应该对原来的主题进一步开掘和思考。这些故事今天还会发生,关键是我们现在怎样看待这些问题。

  二、王怜娟这个人物有她的善良、痴情、坚决、觉醒,有人物关系,但观众对她的态度主要停留在同情、可怜她的悲惨命运。包括最后一场,王怜娟临死前把孩子、干娘、仆女都托付给负心人张青云的夫人。按照现代人的看法,王怜娟应该先把她看作是“小三”,尽管她们都是善良人,可以达成一种信任,但也不可能把后事都托付给仇人的妻子。这不符合我们的逻辑和情理,有点简单化,最后一段唱很好听,但我心里过不去这个坎儿,今人看古人是需要维度的,还停留在把事情说清楚,但人物性格没有更好地开掘,不能自圆其说。观众都在叫好、鼓掌,但都是在为李金枝叫好、鼓掌,而没有为王怜娟叫好,还没有为王怜娟入心。这一点有点出戏,根源就是没有好好思考这个问题。

  三、张青云人物形象简单化,负心汉,忘恩负义,不守诚信,贪图富贵,自私自利,背叛感情,使劲把他往坏处写。说他就是纯种的负心汉,就是道德败坏,这样写实刻意的,格局太小,纯粹是个人批判,还是道德谴责。高则明的《琵琶记》中的蔡伯喈,他从“三不从”,他想辞仕,父亲不从;他想辞官,皇上不从;他想辞婚,牛相不从。他不是个人道德败坏,而是社会问题,谁在这个位置上都会很难受的。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在这个轨道上,谁都难以逃脱,两头都为难,这是不可调和的矛盾。《西厢记》《墙头马上》是因为家庭的原因,《杜十娘》与《泪洒相思地》有点相似,把原因归结为个人品质问题,都是有一点浅层,今人写这个戏就应该有心得思路,超越于好人、坏人简单呈现,要有人物背后的思考,男人的悲剧造成女人的悲剧,这个悲剧的根源在哪里?这是很值得思考的。是个人问题?是社会问题?生活问题?还是价值观的问题?对于一个传世的经典作品来说,如果有更深度的开掘,就会让这部戏更上一个档次,会有一个永恒的魅力。

  刘小军(中国戏曲学院表演系原主任、党支部书记)

 

       这部戏的音乐好,演唱好,观众热情高涨。观众对这个戏非常熟悉,戏演三分生,熟戏不好演,唱腔更熟悉。依靠唱腔手段塑造人物,就会觉得身段表演就被淹没了。我发现,凡是甲在演戏、乙在配戏的时候,问题就会比较明显一些。在不搅戏的情况下,配戏者的身段表演感觉有点缺少。在唱腔与做工同时进行时,做工有点弱。从出场后,两个人关系,配合造型,做表方面可以再发挥出来,做表又会牵扯造型问题。梳头比包头更难,化妆师想追求与舞美、服装一致的风格,会做许多改良,勒头和包头可能办法更多一些,空间更大一些;梳头难度更大,好在有水袖、厚底靴是保留的。做舞需要加强,这样唱念的压力也不会有那么大。整部戏下来,唱腔的印象最深,感觉唱腔有点过多,应该有的身段应该有所展示。张青云的最后一次上场和下场,观众都很有期待,他的上场上得有点突然,非常匆忙地从上场门上来,但又很快从上场门被“窝”下去。

  今天看这部戏故事也不错,从上世纪40年代越剧人的演绎到80年代的豫剧移植,人物的心理需要一个过程,人物感情发挥得非常好,可以造型身段在故事上再找一些感觉。

吕青(河南豫剧院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

        感谢各位专家对中国豫剧优秀剧目北京展演月活动的关注。感谢各位专家对剧目提出的精彩、独到的见解,有褒奖,也有批评、也有建议,我们一定认真梳理,细致打磨,对剧目进行加工和提升。今天的演出是中国豫剧北京展演月的第24台剧目,马上就要接近尾声,组织专家研讨已经是第21场研讨会。感谢各位专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希望你们继续关注豫剧二团,继续关注河南豫剧院,继续关注豫剧。

 

戏剧网微信公众号
加微信号:xijucn-com(扫描二维码)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
热点文章
群星闪耀共聚长安大戏院,《程婴救孤》再次震撼京城——中国豫剧优秀剧目北京展演月胜利闭幕
中国豫剧之歌——为第四届中国豫剧节而作
《无事生非》:莎氏与豫剧重构对照的审美对话
最新资讯
群星闪耀共聚长安大戏院,《程婴救孤》再次震撼京城——中国豫剧  17-09-08
中国豫剧之歌——为第四届中国豫剧节而作  17-09-08
豫剧《灞陵桥》获好评  17-09-07
《无事生非》:莎氏与豫剧重构对照的审美对话  17-09-07
当代“豫剧美神”李金枝 悲情演绎《泪洒相思地》  17-09-06
贾廷聚、刘忠河、金不换、方素珍、丁建英等豫剧名家“慧声慧色、  17-09-06
中国豫剧优秀剧目北京展演月——实验豫剧《无事生非》研讨会综述  17-09-05
河南省小皇后豫剧团《铡刀下的红梅》剧目研讨会  17-09-04
至尊女皇世罕见,莎翁无语问苍天?——台湾豫剧团《天问》亮相长  17-09-04
青春靓丽演绎“无事生非” 实验豫剧再现“莎剧”魅力  17-09-03
排行榜
豫剧《三更生死缘》  11-06-14
中国戏曲经典唱腔伴奏.曲谱1000首  09-02-25
豫剧电影《泪洒相思地》  12-02-05
著名豫剧板胡演奏家王金良板胡独奏音乐会将于11月2日下午举行  13-10-30
韩鹏飞豫剧折子戏专场演唱会  14-01-02
河南豫剧经典唱段  11-06-12
<<中国戏曲经典唱腔伴奏、曲谱1000首>>目录   08-12-24
任宏恩与他的夫人  12-02-01
豫剧《春秋配》  10-01-03
豫剧《秦香莲》又名《铡美案》  12-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