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网>秦腔>
作者:曹斌锋 2019-11-11 20:30

秦腔传统戏《貂禅》剧本:东汉未年,天下大乱。太慰董卓以丞相自居,挟天子以令诸侯,把持朝正。他因有义子吕布相助,其权势、武功震摄四方,不可一世。司徒王允针对董卓和吕布皆好色、多疑的弱点,巧施美人连环计,以歌姬貂蝉为诱饵,使其达到离间董卓、吕布的目的。为拯天下救家邦,貂蝉忍辱负重,陪狼伴虎,毅然放弃隔壁恋人乐奔的一段深情,借助自己的美貌与智慧,在董卓、吕布之间虚与委蛇、周旋应付,终于使吕布为美杀父!

剧中人物

王  允:汉·司徒            貂  蝉:司徒府婢女

董  卓:汉·太师            吕  布:董卓义子

张  温:汉·司空            蔡  几:翰林院学士

李  儒:董卓门婿                               

校卫、家将、家丁、家院、丫鬟、歌女、轿夫等

场次

第一场  逞    威     董府客厅

第二场  拜    月     司徒府后花园

第三场  赏    冠     将军府

第四场  小    宴     司徒府画阁

第五场  纳    妾     司徒府客厅

第六场  激    将     司徒府客厅

第七场  挑    唆     董卓卧堂

第八场  亭    会     董府花园

第九场  除    奸     长安郊外

                             第一场 逞威

 [幕启  董府  丫鬟、院子设宴  家院上]

家   院:有请李姑爷。(李儒上)

李    儒:何事啊?

家    院:司徒王大人、司空张大人都已到了。

李   儒:传出有请!

家   院:有请二位大人。(王允、张温上)

李   儒:二位大人到了,请到客厅。

王、张:请!(二人下)

家   院:啊李姑爷,翰林院蔡大人也到了。

李   儒:快快有请!

家   院:有请蔡大人。(蔡几上)

李   儒:蔡大人到了,请、请、请。

蔡   几:请!(众下  董卓及随从上)

董   卓:(念)威名显耀,权盖当朝。

              权位太师压朝臣,执掌帅符谁不尊。

              军国大事吾独揽,威名赫赫震乾坤。

             老夫董卓,汉室为臣。今日生辰设帐置宴,大宴百官,

         一来夸耀吾儿吕布武功,二来欢宴文武百官。

家   院:禀太师。

董   卓:讲。

家   院:文武百官到

董   卓:有请!

家   院:是。有请各位大人。(众文武上)

众文武:参见太师。

董   卓:列公免礼。

众文武:太师尊安!太师今召文武,不知所为何事?

董   卓:列公那知,只因吾儿吕布,在虎牢关前大战一十八路诸侯,

        功绩卓著。又得列公相助,扶天子迁都长安。如今诸侯战败而散,

        正是无事之秋,才备酒宴,请列公与吾儿欢聚一饮。

众文武:尊问太师,不知奉先今在何处?

董   卓:我命他关外打探消息,据报已回长安,少刻即到。

众文武:这就是了。

董   卓:列公请到宴上。

众文武:太师请!

董   卓:列公,

众文武:太师。

董   卓:请啊!

          (唱)邀列公省台排酒宴,文武百官听吾言。

               吾儿吕布威名显,保定汉室好河山。

               十八路诸侯来作乱,被吾儿战败虎牢关。

               今日设帐置酒宴,要你们开怀饮一番。

王   允:(唱)太师功高威势大,

张   温:(唱)奉先英雄谁不夸。

蔡   几:(唱)虎牢关前排兵马,

李   儒:(唱)得胜还咱才能享这荣华。

董   卓:列公请,

众文武:太师请。(家丁上)

家   丁:禀太师,

董   卓:讲。

家   丁:与众相争,大败于人,前来请罪。

董   卓:将这些奴才拔舌剜眼,断手断足,以大锅烹煮与老夫下酒。

家   丁:得令。(下、又上)眼舌奉上。

董   卓:放在宴上。

家   丁:是。(摆放后下)

董   卓:列公不必惊怕,请酒、请酒啊!

           (唱)列公请酒莫惊怕,这些奴才该斩杀。

                杀一儆百安天下,看那个胆大敢犯法。(吕布上)

吕   布:(唱)关外得到机密事,急忙报于相父知。

             参见相父。

董   卓:罢了。

吕   布:谢相父。列公。

众文武:将军!

董   卓:吾儿为何来迟?

吕   布:有机密大事禀报相父。

董   卓:你且讲来。

吕   布:相父附耳来(耳语)。

董  卓:啊~~

吕   布:现有书信,相父请观。

董   卓:拆来、拆来。啊哈哈!唉嘿嘿!

        校卫们,将张温老贼给我绑了。

校   卫:是。(绑张温)

张   温:董卓呀!老贼。你欺君害民,我恨不得杀你,

        方解我心头之恨啊!(布刺温死)

王   允:(唱)老贼杀人不眨眼,

蔡   几:(唱)吓的人心惊胆又寒。

李   儒:(唱)不知他将何法犯,

众文武:(唱)可怜命丧筵席前。

             请问太师,不知张温身犯何罪,将他斩首啊?

董   卓:只因张温老贼勾结袁术,谋害老夫,袁术差人下书,

        误投吾儿奉先之手,因而将他斩首。

众文武:这就是了。

李   儒:张温这老贼,死有余辜。

董   卓:众列公,今日之宴改为人头会,从今以后,顺我者昌,

        逆我者亡。与张温老贼同样者,管教他死无葬身之地。

        校卫们!

校   卫:有。

董   卓:将张温老贼全家斩首回报。校卫们,将张温老贼尸首扯下.

        打道进宫。

众文武:送太师,

董   卓:免。(卓、布及随从下)

李   儒:(唱)张温老贼真胆大,

蔡   几:(唱)竟敢虎口来扳牙。(儒、几下)

王   允:好贼呀!

          (唱)老贼做事心太恨,残害忠良杀张温。

               忍气吞声回府去,我要设法除贼臣。(下)

                                                           (幕  落)

 

第  二  场         拜          月

               [幕启  司徒府后花园  傍晚  貂蝉上]

貂   蝉:(唱)貂蝉女感身世忧郁烦闷,捧香烛来花园夜阑更深。

               想家门遭灾难爹娘命殒,多亏了王老爷教养成人。

               习歌舞读诗文谆谆教训,他待我如亲生深感大恩。

               这几日见老爷饮食少进,坐不安睡不宁是何原因?

               莫不是为朝廷王法不振,忧的他形憔悴珠泪纷纷。

               可叹我是女流难解忧愤,叹府中又无有得力之人。

               老爷前我不敢直言明问,因此上拜明月祝告天神。(下)

              (王允上)

王   允:(唱)恨董卓逞淫威残暴无忌,欺天子杀忠良祸害群黎。

               我有心和老贼争论几句,又恐怕贼恼怒与事无益。

               回府来心烦闷又恼又气,想不下除奸计心中着急。

              藉月光信步游后花园里,站亭畔对明月仰天叹息。

              夜已深万籁静寻思往事,

            (貂蝉内唱:但愿得我老爷心神安逸。)

                       是何人在此间长吁短叹?细观她原是那歌伎貂蝉。

             (白)我当何人,原是府中歌伎貂蝉。想此女平素聪明伶俐,

      颇有见识,今晚在此对月长叹,莫非有什么隐情。

      嗯,我自有道理。唉!(貂蝉上)

      胆大的貂蝉,夜深人静,独自一人在此长叹,

      莫非有什么隐情?

貂   蝉:老爷请勿多疑,婢子并无什么隐情。

王  允 :既无隐情,你为何长叹?你说啊!你讲啊!

    如此隐情岂不引人怀疑,好好如实讲来还则罢了,

    如其不然,便要严加处置。

貂  蝉: 哎呀老爷,老爷请勿动怒,婢子实因老爷近日愁眉不展,

    茶饭懒用,婢子又不敢明言直问,因此来在花园对月长叹。

王  允: 原来如此,起来。

貂  蝉: 谢过老爷。敢问老爷,因何故如此忧愁?

王  允: 唉!你问着顶得何事。

貂  蝉: 今见老爷愁闷之时,婢子怎忍不问。

王  允: 你乃闺中弱伎,老爷对你说了,你也不能为老爷分忧解愁啊。

貂  蝉: 老爷,我貂蝉虽然不才,自幼多蒙老爷教诲,略知大义,

    倘有用我之处,就是粉身碎骨,虽死不辞。

王  允: 貂蝉,你虽有此肝胆,却难理奸贼董卓祸国殃民之大事啊。

貂  蝉: 既然如此,老爷何不派人杀~~

王  允:住口!老爷何尝不想如此,怎奈奸贼位高权重,党羽众多。

    况他义子吕布骁勇善战,文武百官个个束手无策啊。

貂  蝉:说什么文武百官个个束手无策,分明他们都是贪生怕死。

    只恨我貂蝉无尽责之身

王  允:有尽责之身,你便怎么样?

貂  蝉:解老爷烦闷,除此奸贼。

王  允:啊,不料汉家天下,竟握在这一女子手中。

    貂蝉,老爷倒有一计,只是关系重大倘若泄露,

    不但我有灭门之祸,还关系国家存亡。

貂  蝉:老爷有何妙计,尽管请讲,我貂蝉身感大恩,岂肯泄露。

    倘若泄露,当死在万崖之下。

王  允:此话当真?

貂  蝉:当真。

王  允:是实?

貂  蝉:是实。

王  允:哎呀貂蝉!

          (唱)王允提衣忙跪定,再叫貂蝉你当听。

                董卓父子乱朝政,你快快搭救那无数生灵。

貂  蝉:老爷这是何意?

王  允:貂蝉,你看董卓父子残暴凶狠,横行无忌,

    天下百姓有倒悬之苦,朝中群臣有垒卵之危,

    文武两班无计可施。想不到你有如此肝胆,

    我想拜托于你,为民除奸的英雄啊!

貂  蝉:婢子怎敢当此。婢子深感老爷大德,只要能为老爷做事,

    万死不辞。不知老爷有何良策,请起再讲。

王  允:哎呀貂蝉,我已想出连环妙计,管叫他父子成仇,互相残杀。

貂  蝉:何为连环计?

王  允:貂蝉,董卓残暴全仗吕布,欲杀董卓,必先笼络吕布。

    二贼皆属好色之徒。我今将你先许吕布,后献董卓,

    你可从中挑唆,使布杀卓。民生社稷全在此一举,

    不知你意下如何?

貂  蝉:(唱)罢罢来休休休,且把名节付东流。

                       请老爷不必双眉皱,貂蝉女愿舍身为国分忧。

王  允:(唱)此计若还成功后,青史把你美名留。

            貂蝉,我有心将你拜在膝下为义女,你可情愿?

貂  蝉:如此爹爹请上,受孩儿一拜。

王  允:受我儿一拜呀!

貂  蝉:啊爹爹,此计虽妙,但不知如何能使吕布前来?

王  允:这却不难。儿啊,前日吕布在虎牢关前,失却心爱金冠,

    为父就用珍珠玛瑙,用良工巧匠,做成金冠一顶送与吕布,

    他必前来致谢,那时就说我儿亲手所做, 以此诱他上钩。

    我儿你看如何?

貂  蝉:此法甚好!

王  允:(唱)连环妙计巧安排,

貂  蝉:(唱)要学西施惑夫差。(同下)

                                                                       (幕落)

 

  第  三  场                    赏          冠

               [幕启  将军府  吕布上]

吕   布:(唱)紫金冠价值真不小,不由豪杰喜眉梢。

               玲珑巧样镶珠宝,  灿烂夺目放光豪。

               再取菱花镜儿照,

                家将,取个菱花来。(家将持镜上)(对镜赏冠)

           (接唱) 戴起分外有风标。

                    王司徒待我情义好,我要拜谢走一遭。

               家将。

家   将:在。

吕   布:备马侍侯。

家   将:是。(家将备马,二人同下)

                                                              (幕  落)

 

 第  四  场           小          宴

              [幕启  司徒府画阁  王允上]
王  允:(唱)除权奸保汉室定下巧计,要叫他父和之变成仇敌。

              紫金冠他收下我心暗喜,但愿得成大功除却奸贼。

              今日里设酒宴专门为吕,料那人解不开其中机密。

            家院。(家院上)

家  院:有

王  允:吕将军到来,引他画阁来见。酒到半酣之处,你要多禀报几次。

家  院:不知禀报什么?

王  允:你就说朝房有事。

家  院:好,记下了。(内喊:吕将军到。)禀老爷,吕将军到。

王  允:有请!待我出迎。

家  院:有请。(下、吕布上)

吕  布:司徒~

王  允:将军。(同布同笑:啊、啊、啊,哈哈哈)不知将军驾到,

       未曾远迎,望将军赎罪!

吕  布:岂敢、岂敢。赠送金冠有劳,布当面谢过。

王  允:岂敢、岂敢。小小金冠,何劳致谢。将军请坐。

吕  布:谢坐。

王  允:今见诸侯散乱,实乃将军之功也。

吕  布:不、不、不~

王  允:哎!将军勇贯三军,御敌远劳,且喜凯旋。

       今蒙驾临,蓬荜生辉,特备酒宴为将军洗尘。

吕  布:慢着,我乃相府将领,司徒乃朝廷大臣,怎敢讨扰啊?

王  允:将军,方今天下别无英雄,唯将军也。

       允敬将军之礼乃敬将军之才啊!

吕  布:哎呀呀!布乃一武夫,并无雄才大略,大人何出此言呐?

王  允:将军,如今汉室衰落,社稷安危全当太师。

吕  布:嗯,不错。

王  允:下官一家的安危吗~~

吕  布:怎么样?

王  允:全赖将军。

吕  布:司徒真痛快人哦。哈、哈、哈。

王  允:来人。(家院上)

家  院:有。

王  允:排宴。

家  院:是。(欲下)

王  允:回来,吕将军不是外人,将宴就排在画阁。

家  院:是(排宴后下)

王  允:将军请来上坐。

吕  布:司徒请来上坐。

王  允:(唱)画阁设宴洗尘垢,葡萄美酒泛金幽

                       将军威名垂宇宙,安社稷全赖将军谋。

吕  布:(唱)吕布本是一武夫,怎敢当大司徒夸奖不休。

王  允:请问将军,前日虎牢关前大战十八路诸侯,朝中文武纷纷议论,

       都说将军是当世的英雄,下官未曾看阵,愿闻其祥啊!

吕  布:司徒,提起虎牢关前大战那十八路诸侯,人人寒心,个个丧胆。

       说是司徒请听!

          (唱)虎牢关前一场战,十八路诸侯心胆寒。

                画杆戟翻飞如闪电,贼将个个丧阵前。

               诸侯怯战尽逃窜,只留下桃园弟兄三。

               三马连环与某战,三日三夜未曾眠。

               一时大意未防范,被张飞鞭坠紫金冠。

               怒发冲冠气炸胆,纵马奋战三桃园。

               虎牢关前威名显,为只为汉室锦江山。

王  允:(唱)将军有识又有胆,为国立功虎牢关。

              诸侯今后不反乱,天下共庆太平年。(家院上)

家  院:禀老爷,朝房有事,请老爷即刻前去。

王  允:知道了,下去。

家  院:是。(下)

吕  布:啊司徒大人,既然朝房有事,大人就该前去。

王  允:难得将军到此,你我义气相投,正要畅谈。

       朝房之事,暂缓无妨。哦,请问将军,

       不知下官所送金冠可随意否?

吕  布:哎呀呀,不是司徒大人提起,我倒忘记了。

       司徒所赠金冠不知是何良工巧匠所做啊?

王  允:并非良工巧匠,乃是小女亲手所做。

吕  布:什么?

王  允:乃是小女亲手所做。

吕  布:怎么是令爱亲手做的?

王  允:正是的。

吕  布:哎呀呀!世上竟有如此聪明的小姐。

       啊司徒大人,布有心请小姐出堂当面道谢,

       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王  允:哎,这~~

吕  布:小将冒昧、小将冒昧。

王  允:咹!你我是知己好友,见见何妨。家院。(家院上)

家  院:有。

王  允:请小姐出堂。

家  院:是。老爷有命,小姐出堂。(下、貂蝉上)

貂  蝉:(唱)整装移步出阑房,准备香饵到画堂。

              秋波一转向内望,见那人呆视奴家显轻狂。

              果然鱼儿上了网,还要我从中使刀枪。

              含羞不语娇怯样,深施一礼站一旁。

吕  布:(唱)举目不住凝神望,容貌绝代一红妆。

            老大人呐,这位小姐莫非就是令爱?

王  允:正是小女。儿啊,快快与将军见礼。

貂  蝉:是。吕将军万福!

吕  布:不敢、不敢。

王  允:将军不必大礼。儿啊,快快与将军把盏。

貂  蝉:是。将军请酒。

吕  布:不敢、不敢。哎大人请。

王  允:哎~哎~,请、请、请。儿啊,吕将军不是外人,

       就坐在一旁,陪将军多饮几杯。

吕  布:是、是、是啊,小姐请坐。(家院上)

家  院:禀老爷,朝房有事。

王  允:知道了。

家  院:连催了几次了。

王  允:退下。与将军饮酒,不想朝房有事。

吕  布:啊司徒大人,既然朝房有事,小将暂时告退,改日再来请教。

王  允:哪有不欢而散之礼啊!儿啊,你就在此陪伴将军饮酒,

       为父去去就来。

貂  蝉:哎这~~

王  允:为父在朝全仗吕将军,你要好好陪伴。

貂  蝉:是~~

吕  布:大人,那你去去就来,去去就来啊。

王  允:好好好。

貂  蝉:送爹爹。

吕  布:啊,小姐请坐。

貂  蝉:吕将军请坐。

吕  布:请!

貂  蝉:吕将军清酒。

吕  布:不敢,小姐清酒。啊小姐,令父言道,

       这副金冠是小姐亲手所做,这可是实吗?

貂  蝉:是的。

吕  布:小将有何德能,敢蒙小姐如此费心。

貂  蝉:(唱)奴虽然是女流性情刚劲,日每间读经传最爱英雄。

吕  布:小姐过奖了啊!

貂  蝉:吕将军不必过谦,请坐了

          (唱)虎牢关立战功当真勇猛,十八路众诸侯胆战心惊。

                在深闺对将军无物奉敬,才做这紫金冠略表寸衷。

吕  布:(唱)谁料想闺阁中有此知己,大丈夫籍酒力吐气扬眉。

              哈哈哈~。请问小姐芳名啊?

貂  蝉:小婢貂蝉。

吕  布:貂蝉,好好好!青春几何啊?

貂  蝉:虚度十六春。

吕  布:可否嫁人呐?啊!(貂蝉暗示无)哎呀好好好。哎呀小姐,

       令父言道,小姐广有识见,敢问你最敬重的是哪些人啊?

貂  蝉:小婢最敬重英雄。

吕  布:小姐,你看我吕布扬鞭策马,平定天下,威震乾坤,

       可算得个英雄吗?

貂  蝉:正因为将军是个英雄,我才与你亲手做下这顶金冠。

吕  布:小姐真乃有心之人哦

            (唱)闺阁中难得你大有眼力,叫小将喜气发难辨东西。

                  咱二人是天缘何容避忌,愿与你结鸳盟共效于飞。

貂  蝉:(唱)承蒙将军不见弃,貂蝉何敢来推辞。

             唯恐日后变了志?

吕  布:(唱)死在了千军万马营。(王允暗上偷听)

貂  蝉:(唱)蒙君多情我心领,誓愿白头不负盟。

王  允:咹咹咹~。我好意请他过府饮宴,又命小女陪伴,

       怎么他竟调戏起我女来了, 这是个什么道理?将军莫非吃醉了?

吕  布:唵~呕~呕~(装吐)

王  允:将军醒得、将军醒得。哎呀呀,将军果真给醉了。

       醉了着好,常言道,不醉不乖,醉了着好。哈哈哈。

       我把你个蠢材,父命你陪伴将军饮酒,怎么竟与他拉拉扯扯,

             这成何体统吗?

貂  蝉:那是将军拉女儿,并非女儿不知礼貌。

王  允:还不退下。

貂  蝉:是。(下)

王  允:少教的蠢材。这还了得,这还了得。

吕  布:唵~呕~呕~(装吐)

王  允:将军醒得,将军醒得。啊将军,你莫非有喜爱小女之意?

      (二人互笑)

吕  布:令爱清秀玲珑,又亲手与小将做了这顶金冠,怎能令人不爱呀!

王  允:将军既爱小女,下官就将小女许配将军。

吕  布:此话当真?

王  允:淑女配英雄,英雄虽比将军,只恐小女丑陋,不合将军尊意。

吕  布:令爱貌似天仙,世所罕见,是我求之不得,

       司徒大人何出此言呐?

王  允:既然如此,我就将小女许配将军。

吕  布:如此岳翁请上,受小婿一拜。

王  允:受你一拜啊!哈哈哈!

吕  布:请问,佳期约在何时?

王  允:待我择一良辰,送小女过府与将军成亲。

吕  布:一言为定。

王  允:绝不更改。

吕  布:告辞了。

            (唱)施一礼出府门扬长便走,

            岳翁,啊、哈哈哈(下)

王  允:(唱)今日里他上了钓鱼金钩。(下)

                                                                 ( 幕落)

 

 第  五  场             纳          妾

               [幕启  司徒府客厅  董卓带校卫上]

董  卓:(唱)今日里朝王驾宫中赐宴,汉天子年纪幼儒弱不堪。

               俺董卓德威重文武称赞,王司徒他对我格外周旋。

              老夫今日朝王,午门得遇王允,是他约我小饮。想王允官居司徒,

        老夫若还登基,还得借重与他,况他对老夫甚为忠诚,

        因而不便推却。打道司徒府。

            (唱)校卫们打道莫坦慢,准备在司徒府痛饮一番。(众下)

       (家院上)

家  院:(唱)老太师大驾到府门,忙报老爷迎贵宾。

               禀老爷,(内应:讲。)董太师驾到。

       (内应:鼓乐有迎。)是。鼓乐有迎。(下)

             (董卓、王允同上)

王  允:太师在上,下官大礼参拜。

董  卓:司徒免礼。

王  允:谢恩。不知太师驾到,未曾远迎,多多得罪。

董  卓:好说!不知司徒相邀,所为何事?

王  允:今日下官贱辰,备下酒宴与太师痛饮。

董  卓:如此,老夫先与司徒祝寿。

王  允:吓煞下官了。

董  卓:礼当如此。

王  允:吓煞下官了。来,排宴。太师请!

董  卓:请。

王  允:太师请啊!

           (唱)劝太师多饮一杯酒,下官有言听心头。

                 允夜观天象验气数,汉室将亡难为谋。

                太师功德世少有,尧舜禹汤堪为俦.

             天下百姓仰慕久,望太师尊天命、顺人心、取代汉室王九州。

             非是我王允夸海口,凭赤心愿保你永无忧愁。

董  卓:哎,司徒言重了,老夫焉有如此德望啊!

王  允:天之天下,非一人之天下,有德者居之,无德者失之。太师德高望重,

       居之有何不宜?

董  卓:(唱)听他言不由我精神大振,王司徒你是我知心之人。

              汉家业俺董卓万一有份,我封你开国元勋第一功臣。

王  允:谢主龙恩。

董  卓:平身。还早哩,还早哩。

王  允:太师清酒。

董  卓:请。司徒,老夫今日十分高兴,你看这寡酒无味。

       听说你每天选伎征歌,可让老夫欣赏、欣赏。

王  允:哎呀!歌舞已与太师安排妥当。家院!(家院上)

家  院:有。

王  允:唤众歌伎上来。

家  院:是。老爷有命,众歌伎入堂。(众歌伎上)

众歌伎:参见老爷。

王  允:见过太师。

众歌伎:拜见太师。

董  卓:司徒,命她们歌舞上来。

王  允:你们歌舞上来。

众歌伎:是。(边舞边歌)

            (唱)艳阳天姹紫嫣红都开遍,似这般流水年华都付与我们青春少年。

                  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念怜。

                  朝飞暮倦云流散,两丝风片烟画船。

董  卓:飘逸旋转,美如虹秋。哈哈哈!

王  允:你们退下。

众歌伎:是。(众下)

董  卓:司徒,还有什么?

王  允:还有白练旋风。

董  卓:快快舞来。

王  允:家院。

家  院:有。

王  允:命貂蝉献舞上来。

家  院:是。老爷有命,貂蝉献舞上来。(貂蝉上,舞后下)

董  卓:白练缭绕,舞技超群,妙极妙极。哈哈哈!

            (唱)白练旋风飞舞忙,一片白云到画堂。

                  娇滴滴舞态翻红浪,从未见那样新奇妆。

                  容貌俊秀风流样,鹤立鸡群不寻常。

                 观罢歌舞精神爽,不由老夫喜洋洋。

王  允:(唱)她们舞技本平常,不堪入目供画堂。

              今蒙太师多夸奖,下官脸上也有光。

董  卓:司徒,借你元宝一锭,赏于歌伎。

家  院:是。歌伎入堂领赏。(众歌伎上)

众歌伎:谢太师赏。

董  卓:司徒命她们退下。

王  允:是,你们退下。

众歌伎:是。(众歌伎下)

董  卓:速唤舞练那一女子,老夫我要问话。

王  允:是。家院,

家  院:有。

王  允:命貂蝉梳妆来见太师。

家  院:是。老爷有命,貂蝉参见太师。(貂蝉上)

貂  蝉:(唱)奉命堂前去谢赏,着红插花巧梳妆。

             眉目传情画堂上,管叫老贼到醉乡。

              参见太师。

董  卓:(唱)天生丽质色出众,嫣然一笑果倾城。

              眼角传情秋波送,不由人神魂飘荡坐不宁。

王  允:貂蝉,太师看上你的舞技,快快与太师把盏。

貂  蝉:太师饮酒。

董  卓:你叫什么名字?

貂  蝉:奴名貂蝉。

董  卓:什么?

貂  蝉:貂蝉。

董  卓:这个名字响亮,好名字,好名字。你今年多大岁数?

貂  蝉:年方二八。

董  卓:二八,二八一十六岁,好年华,好年华,名字都似天仙一般。

       司徒,老夫府中有几十名歌伎,均不出色,那个能比得上她。

王  允:太师之言,下官倒也明白。

董  卓:明白什么?

王  允:太师莫非喜爱此女?

董  卓:哎哈哈哈,好物人人爱,何况是个美人呢!

王  允:太师既爱此女,下官就将此女献于太师,不知太师意下如何?

董  卓:司徒,此话当真?

王  允:下官怎敢道慌。

董  卓:如此厚爱,何以为报?

王  允:下官在朝全仗太师,区区一女子何谈报答。

董  卓:如此,老夫多谢了。(跪谢)

王  允:吓煞下官了!

董  卓:礼当如此,哈哈哈。

王  允:待下官选一良辰将貂蝉送过府去。

董  卓:哎,今日就是良辰,随老夫同归,打轿侍侯。

      (将貂蝉拉上轿)司徒,哈哈(下)

王  允:哈哈哈~(下)(吕布上)

吕  布:(念)长安风景好,潼南木榆阔。(董卓上)

董  卓:(念)一旦红颜能乖顺,朝云暮雨解忧情。

吕  布:接见相父。

董  卓:吾儿少礼。哈哈哈~

吕  布:相父满面笑容,不知有何喜事?

董  卓:吾儿那知,为父今日新纳一妾要回相府,不觉喜形于色。

       噢哈哈哈!

吕  布:儿与相父恭喜!

董  卓:吾儿也喜。儿啊,我要回相府,朝房之事,你先料理料理。

       (下)

吕  布:(见轿内是貂蝉)怎么是她?这才奇了!王允呐,老匹夫,

        你既将你女许我,为何又叫我父接去?看在其间好不气,气煞人了。

             (唱)心中可恼老王允,一女两许乱天伦

               要到王府去查问,看他对我如何云。

                                                                           (幕  落)

 

第  六  场             激          将

              [幕启  司徒府客厅  王允上]
王  允:(唱)吕奉先若知情定要来问,管叫他真和假不好推寻。

                       我这里进二堂从容坐定,等他到我叫他冷气攻心。

吕  布:(唱)到王府直入室不用传信,见司徒不用问先扯衣襟。

王  允:贤婿,你这是何意啊?

吕  布:司徒还将我口称贤婿,莫非是我将人认错了?

王  允:贤婿请坐。

吕  布:有坐。

王  允:你我翁婿一同坐了。贤婿怒而不息,不知从何而来?

吕  布:我从相府而来。

王  允:这相府那个敢得罪贤婿,为何如此恼怒啊?

吕  布:我且问你,相许令爱,何日成亲?

王  允:唉,怎么你还不知晓?

吕  布:我知晓什么?

王  允:太师已将小女接去,你又从相府而来,你怎么还要问我?

吕  布:你既将令爱许我,为何又叫我相父接去?

王  允:这就不成话了么。

吕  布:怎么不成话了?

王  允:太师是为你把小女接去的。

吕  布:为我?

王  允:一点不错。

吕  布:那我更不明白了。

王  允:你不明白?你不明白听我与你细讲。贤婿,那日我在朝房遇见太师,

       太师将我一把拉住,口称亲家。使我一时无言答对,便问太师,

       为何这样称呼?太师言道,听说你将你女许配我儿吕布,可有此事?

       使我才想起来了,便对他说,实有此事。

       贤婿,你说我该讲不该讲?

吕  布:该讲。

王  允:我转面思想,既然你们是父子,我何瞒太师。便对太师言道,

       此事正要相告,允想明日请太师到我府吃几杯会亲酒。

       你说我该请不该请?

吕  布:该请。

王  允:好在次日太师驾临,送来会亲礼。会亲儿媳要拜见公公,

       你说该见不该见?

吕  布:该见。

王  允:拜见之后,儿媳要举杯向公公献酒,你说该献不该献?

吕  布:该献。

王  允:献酒一毕,小女便站在一旁,太师观见小女赞不绝口,

       连称难得啊难得,果然是我的儿媳啊!他又言道,

       我在长安之西南山之麓修了一个相府,周围数十里幽然雅静,

       名叫眉坞。等眉坞落成之日,叫我儿与令爱成亲,

       现在就将令爱接过府去。你想,太师言出,我怎敢推托。

       况貂蝉虽说是我的女儿,但究竟还是太师的儿媳。

       常言道,女去婆家便。你说该去不该去?

吕  布:那可以叫不去。

王  允:你想,这太师威风凛凛,词严义正,要接他的儿媳,

       这我敢不叫去吗?

吕  布:哎这个~~

王  允:你这个什么?这我的讲也该讲了,亲也该会了,公也该见,

       酒也该献,这人也该去了。这你有什么过不去的?

吕  布:这~~

王  允:这我有什么对不起你的?

吕  布:这~~

王  允:论起国法,我是朝廷一位大臣,你不过一个小小中郎将,

       见面你应顿首。

吕  布:啊!礼应顿首,礼应顿首。

王  允:论起家法,我是你的岳翁,你是我的门婿,见面礼应叩头。

吕  布:哎!礼应叩头,礼应叩头。

王  允:既然礼应顿首叩头,为什么今日进得府来,不拜揖问安倒还罢了,

       竟然一把扯住老夫的衣襟,好象要和我动武的样子,

       只说是成何体统了?

       (唱)在朝中作命官不知大礼,进门来怒冲冲扯我朝衣。

            我和你是翁婿全不介意,可笑你年纪幼不知高低。

吕  布:小婿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王  允:既然知错,你是个晚辈,老夫不怪你也就是了。

       但是,以后再不敢这样的鲁莽了。

吕  布:以后再也不敢,以后再也不敢了。岳翁,这件事情中途变卦了啊。

王  允:老夫将女叫太师与你接去,这那个中途变卦了呢?

吕  布:不是别人,就是我父。

王  允:嗯,你父怎样变卦?讲来,讲来。

吕  布:小婿上朝路遇太师,我接他上前施礼,他却笑道,我今新纳一妾,

       要回相府,叫我朝房料理 。我向他道喜,观见轿内坐着一位女郎,

       是我仔细一看不是别的,

王  允:她是哪个呀?

吕  布:就是令爱貂蝉。

王  允:啊~~

吕  布:这就是中途的变卦呀。

王  允:哎~~(装昏)

吕  布:岳翁,岳翁醒得。

王  允:(唱)听此言两眼花浑身打颤,珠泪顷如雨撒湿透衣衫。

             貂蝉女眼光大颇有识见,平日里最敬重英雄少年。

             我将她许与你她心情愿,却怎么平白地生出事端。

             伦年华才二八自幼娇惯,怎能和老太师共枕同眠。

             这才是花正开狂风吹散,背地里怨苍天有口难言。

吕  布:(唱)一霎时将小将气炸肝胆,我的妻被霸占怎能心甘。

             为人父作此事当真罕见,难道说你不怕骂名流传。

             转过身我再把岳翁呼唤,叫岳翁你不必心中痛酸。

             这姻缘本来是十分美满,只可恨我的父妄生事端。

             从今后对岳翁披肝沥胆,全当我是你的亲生儿男。

王  允:哎呀,那却不敢,那却不敢啊!

吕  布:(唱)论门婿是半子有何不敢,少年人尊长者理应当然。

              到今日才知道太师真面,悔不该认义父辱我奉先。

              哎,悔我当初不该认那个老贼为义父。错了!错了!错了。

        岳翁我才明白了,以后还要你多多指教。

王  允:哎,少年老成,倒算美德,我也不敢作谦。

       但是以后再不可翁婿相称。

吕  布:为何不能翁婿相称?

王  允:常言道,盛名则实,顾名思义。我将貂蝉许你,

        只不过说了一句空话;他将貂蝉纳妾,这竟然成了实情。

        我将你叫的什么贤婿?你将我称的什么岳翁?

        若叫外人听见,定要说董太师纳子妻。

吕  布:不错。

王  允:王司徒受欺骗。

吕  布:也不错。

王  允:吕奉先无福分,作爱婿落实衔。

吕  布:哎~,不错。

王  允:常言说,家丑不可外扬。况且你我大大小小都是朝廷的命官,

       这些事相传,第一有损太师的声望;第二有伤老夫的人格;

       第三有失集锦的志气。人言可畏,是忌要也。岂能自己承认,

       遗人笑柄。所以翁婿这两个字,万万不可再出口了。

吕  布:当然不可再出口了。

王  允:你要牢记。

吕  布:告辞了!

            (唱)到今日我好象大梦初醒,悔不该认义父辱我奉先。

                 父纳了子的妻辱贱人伦,回府去我看他怎样调情。(下)

王  允:(唱)连环妙计安排定,猜破机关算你能。(下)

                                                 (幕  落)

 

 

 第  七  场             挑          唆

 
                [幕启  董卓卧室  董卓、貂蝉及丫鬟上]
董  卓:(唱)貂蝉色艺世无双,莺喉婉转赛笙簧。

              朝夕饮宴心欢畅,月余懒得出画堂。

              偶染小恙心不爽,多亏你衣不解带侍药汤。

貂  蝉:(唱)太师怜爱荣华享,深感恩德永不忘。

             不幸太师染病恙,侍奉汤药理应当。

董  卓:貂蝉,你看咱董府比王府如何?

貂  蝉:王府怎比董府豪华1

董  卓:哎,这算什么,一日老夫登龙即位,贵为天子,富有四海,

       你便是昭阳正院。那时岂不更好了啊!哈哈

貂  蝉:我先谢主龙恩。

董  卓:哎、哎、哎,老夫病了几日,看把你忙的连梳妆都顾不得了。

       侍女们,快快侍侯你家夫人梳妆。貂蝉,去给老夫好好梳妆。

貂  蝉:太师也要歇息歇息啊!

董  卓:好!我歇息,你去梳妆。(入帐)

貂  蝉:(唱)进府来花言巧语将贼诓,柔情假意侍身旁。

              怎知我忍耻受辱原为除奸党,引诱他父子同室动刀枪。

             幸喜老贼入罗网,成大功还须用良方。

丫  鬟:请夫人梳妆。

貂  蝉:来了。

       (唱)闷对菱花整容相,不知吕布在何方?

             你们下去。

丫  鬟:是。(吕布上)

吕  布:你是何人?

丫  鬟:我是侍侯貂蝉夫人的丫鬟。

吕  布:怎么,你是侍侯貂蝉夫人的丫鬟.

吕  布:太师何在?

丫  鬟:只从太师纳了新宠,朝朝饮酒,夜夜笙歌,今早起床,

吕  布:现在呢?

丫  鬟:现在又睡着了。(下)

吕  布:(唱)恨老贼占我妻乱了伦常,不由我吕奉先怒气满腔。

              怒儿不息往内闯,

          (帐内董卓:啊~哦~~。布、蝉哑语示意,蝉欲出。

        帐内董卓:貂蝉)

貂  蝉:来了,来了。(吕布下)

     (帐内董卓:你梳妆好了没有?)梳妆好了。

        (帐内董卓:掺老夫来。出帐)

董  卓:真好看也!

            (唱)貂蝉美貌真可爱,脸似桃花初放开。(吕布上偷视)

                 柳叶眉来杏子眼,唇点胭脂红两腮。

貂  蝉:(唱)承蒙太师多怜爱,不由貂蝉喜心怀。

董  卓:(唱)身似杨柳被风摆,

吕  布:(唱)又恼又气闯进来。(蝉入屏与布手语)

董  卓:嗯,扫兴。(卧帐)

吕  布:参见相父。

董  卓:罢了。

吕  布:谢相父。

董  卓:父命你眉坞探亲,国太病体如何?

吕  布:啊,已经入屏。(貂蝉入屏)

董  卓:可曾见李榷阁士?

吕  布:啊,儿见过张三,没见过李四。

董  卓:今日可曾练兵?

吕  布:啊,天气暂暖,河内尚未结冰。

董  卓:这个奴才,今天怎么语言错乱,声色恍惚。

      (偷视见布、蝉调情)啊!你这个奴才!

       不讲父子之情,应当砍下头来,你给我出去,出去,滚出去。

吕  布:嗯!(下)(貂蝉出屏)

貂  蝉:太师,方才来的那位小将,他是何人?

董  卓:他是老夫义子吕布。

貂  蝉:啊,照这样说来,妾身还是他的姨母啊?

董  卓:啊,不错,你就是他的姨母。

貂  蝉:想那吕布既是太师的义子,进得府来参拜妾身也罢,

       不参拜妾身也罢。谁是他当着太师的面调戏妾身,

       甚是无礼。还请太师与妾身作主、作主啊!(假哭)

董  卓:哎,这个奴才,当真的不得了了。

貂  蝉:今后,太师还要多加防范,如其不然,妾身还要吃吕布的亏呀。

董  卓:等待机会,将他赶走也就是了。(丫鬟上)

丫  鬟:禀太师,李姑爷到。

董  卓:有请。(貂蝉下)

丫  鬟:有请李姑爷。(下)(李儒上)

李  儒:参见太师。

董  卓:少礼,坐了。

李  儒:谢坐》请问太师,今日尊体如何?

董  卓:偶染风寒,不太要紧。(叹气)

李  儒:太师,你今为何动气呀?

董  卓:(唱)恨吕布小奴才太得无礼,他竟然敢调戏我的爱姬。

              休怪我病床上霎时动气,小奴才色胆大不知高低。

李  儒:(唱)常言说投鼠要忌器,这小事何必费猜凝。

              军国大事他治理,不该因此翻面皮。

             请太师且息这怒气,但不知吕将军他在哪里?

董  卓:奴才如此无礼,老夫将他赶出去了。

李  儒:哎哎哎~~

董  卓:怎么了?

李  儒:太师,你这雷霆之怒发的错的就不能说了。

董  卓:怎么就这么厉害?

李  儒:请问太师,我们统兵靠的是谁?

董  卓:靠的是吕布。

李  儒:打仗离得了吕布?

董  卓:离不了吕布。

李  儒:将来太师登基,又凭的哪个呢?

董  卓:当然凭的是吕布。

李  儒:哎呀着啊,这统兵靠的是吕布,打仗又离不了吕布,

       将来太师登基还凭的是吕布。既要用他这个人,

       就要收买他的心。相府这些侍女也罢,爱姬也罢,他爱上那个,

             太师你就将那个赏赐与他,他才可与太师出生入死。

       他一皱眉头,你就将他赶走,以后我们进这相府,就都不敢抬头了。

董  卓:哎这个~~

李  儒:这个什么,吕布此番出去,必然心中惭愧,

       倘若与十八路诸侯暗暗勾通,马上就要大祸临头了啊!

            (唱)太师凭心细参想,这大祸铸的太荒唐。

                尚若吕布有反相,我看你那时怎下场。

董  卓:(唱)李儒对我仔细讲,这种气发的真荒唐。

李  儒:太师,小不忍则乱大谋,还请太师三思。

董  卓:贤婿之言,倒也有理。只是方才老夫一怒之下,

       将那吕布赶走,这便如何是好?

李  儒:哦,这倒不难,想那吕布最贪小利,太师可备厚礼一份,

       待小婿与他送去,再用好言将他安慰安慰,保管无事。

董  卓:如此甚好,就烦贤婿多备金帛彩缎,对那吕布去讲,

       老夫病重昏迷,语言错乱,叫他不要在意。

李  儒:如此小婿遵命了。(董卓下)

          (唱)太师做事欠检点,险些儿逼反吕奉先。

              忙备金帛和彩缎,他必然见礼心喜欢。

            待我送礼去了。哎呀不妥,想那吕布,看上了太师的爱姬,

       我今送的金帛彩缎。明明他爱的是那个,我偏偏给他送的这个。

       他若动怒,我是怎样的下台呢?嗯有了。我就说你先将礼物收下,

       你所爱的那人儿,改天我给太师去讲,保管叫你如愿以偿。

       想他和我交情甚好,定能听我的话呀!

          (唱)吕奉先他和我交情非浅,此一去他必然能听我言。(下)

 

(幕  落)

 

 

第  八  场             亭          会

              [幕启  董府花园  董卓、吕布及校卫上]

董  卓:(念)可恼小皇听谗言,不问老夫乱封官。                

              怒气冲冲进宫院,当面责问不容宽。

             吕布。

吕  布:在。

董  卓:我儿在此等候,待为父进宫去问昏君。打轿侍侯。

吕  布:送相父。

董  卓:免。(下)

吕  布:想董卓老贼霸占我妻貂蝉,前日相府相会,又被他逐出,

       这口恶气我将如何咽它得下。有了,我不免称此机会转回相府,

       相会我妻貂蝉。校卫们。

校  卫:有。

吕  布:你们在此等候太师,我便回府去了。马来。(下)

董  卓:(幕内:胆大昏君,不问老夫,便乱封官,那里容得。

       我儿吕布何在?)(上)

            吕布、吕布,吕将军那里去了?

校  卫:回相府去了。

董  卓:啊!速速回府。(董卓及校卫下)(貂蝉上)

貂  蝉:(唱)为国仇独徘徊暗自思忖,连环计定叫贼父子离分。

               前日里他父子一场争论,恨李儒来调解巧弄舌唇。

              怪不得董卓贼淫威大振,贼府中原有此智谋之人。

              这件事我还要时时谨慎,

             管叫你贼李儒主谋定计、枉费心机、千条毒计化烟云。

             观董卓他已经深入迷阵,看吕布他见我更是消魂。

             我貂蝉此时候从中诱引,诛元凶显身手暗定乾坤。(下)

       (吕布上)

吕  布:(唱)进府来我把侍女问,说貂蝉花园来散心。

              貂蝉哪里?(貂蝉上)

貂  蝉:将军!

            (唱)与将军今相会恍入梦境,一颗心我与你顷倒怀中。

                  幸喜得凤仪亭甚是幽静,我与你柳荫花丛叙离情。

吕  布:(唱)你我相逢勿悲痛,有件事儿我不明。

              太师将你纳了宠,难道你甘心弃前盟。

貂  蝉:(唱)说什么我甘心弃却前盟,你怎知这其中一片冤情。

              我的父朝王毕太师挡定,他询问你我的婚姻事情。

              我的父不敢瞒实言告禀,过府来他命我拜见公公。

              谁料他一见我邪念波动,假你名接我到你的府中。

              那时节气得我黑血上涌,曾为你拼一死与其相争。

吕  布:你是怎样的争论?

貂  蝉:我说,楚平王淫乱不正,父纳子妻留下骂名。

吕  布:他是怎样的回答?

貂  蝉:他说~~(哭)

吕  布:他说什么?他说什么啊?

貂  蝉:他说~,他说吕奉先乃三姓家奴啊!

            (唱)他言说吕奉先并非姓董,三姓儿哪能是老夫亲生。

                  今日里我定要将你纳定,并非是**常任意横行。

吕  布:(唱)听罢言气得人怒火上涌,我吕布岂受贼如此欺凌。

              貂蝉妻我和你恩爱情重,是英雄我还要三思而行。

貂  蝉:(唱)分明你少志气无有血性,怎能说英雄要三思而行。

             罢罢罢愿将军多多保重,不如我扑荷池了此残生。

       (欲扑池,布拦住)

吕  布:貂蝉,你盼我寻,今日相逢正好交谈,为何寻此短见啊?

貂  蝉:你看我度日如年,你不能怜我救我,你还是如此惧怕老贼,

       我不死等待何时?

吕  布:貂蝉,请你暂时忍耐,我吕布今生若不能取你为妻,岂能为英雄。

貂  蝉:什么?什么?英雄!

吕  布:嗯,英雄。

貂  蝉:哌。以前我看你是当真的英雄。

吕  布:如今呢?

貂  蝉:如今、如今你处处受制于人莫要说起,就连自己的妻室也保全不住,

       你还算得什么英雄?

            (唱)我虽女流也知耻,一腔热血你怎知。

                似这样偷生不如死,翻身要跳荷花池。(欲跳池,布抱住)

吕  布:(唱)抱定貂蝉心疼烂,

貂  蝉:(唱)你快走让我死在你面前。

            你撒手,你撒手~~(董卓上)

董  卓:貂蝉~貂蝉。啊!吕布,(貂蝉下)你个小奴才。

      (用戟刺布,被布推倒)

吕  布:你个老贼啊!

董  卓:小奴才!(追布同下)(布、儒对上相撞)

      (卓追上与儒相撞)小奴才!

李  儒:哎哎哎,太师、太师请起。太师你因何怒打吕布啊?

董  卓:吕布这个奴才,竟敢在凤仪亭前调戏老夫爱姬。

       誓杀吕布,以消吾恨。

李  儒:哎,我当为了何事,原为这点小事。

董  卓:啊!此事为小,何事为大?

李  儒:太师,那吕布既爱貂蝉,太师何不将貂蝉赐予吕布,岂不就完事了嘛。

董  卓:胡说,老夫的爱姬怎能给人。你为何不把你的爱姬送给吕布?

李  儒:哎哎哎,岳父!

董  卓:哎~~,叫这个奴才将老夫都气糊涂了。

李  儒:哎呀太师,你看貂蝉乃一女子,而吕布乃太师心腹猛将,

       岂能为一女子而失猛将呢?太师若将貂蝉赐予吕布,

       吕布深感大恩誓保太师。太师你不可因一点小事而

       耽误将来登基之大事。小婿肺腑之言,还望太师三思啊!

董  卓:你先退下。(李儒下)貂蝉走来。

      (貂蝉上)我把你个贱人,你是怎样侍侯吕布?

貂  蝉:那个侍侯吕布?只因太师上朝,妾在房中寂寞,

       来在凤仪亭散心。不想那吕布赶来。

董  卓:你见他来,就该躲避。

貂  蝉:妾看他行为不正,急忙躲避。不料吕布将妾拦住,

       满面笑容,言说我乃太师之子,何用躲避?说着将妾拉住。

董  卓:拉住怎么样?

貂  蝉:他~他欲行无礼。

董  卓:啊!小奴才,后来呢?

貂  蝉:妾见事不妙,况他是个武将,恐难逃脱贼手,妾欲投池自尽,

       不想被他抱住。

董  卓:抱住怎么样?

貂  蝉:正在难解难分之时,幸亏太师前来,救了妾命。

       不料反说妾侍侯吕布,真是把妾冤枉死了。(假哭)

董  卓:咹!貂蝉,吕布既然爱你,老夫就将你送给吕布。(蝉惊)

貂  蝉:哎呀太师,妾身已配太师,名分已定,怎能将妾身嫁给那个家奴?

       妾宁死不从。倘若太师不能见谅,妾宁愿碰死在太师面前。(欲碰桌)

董  卓:哎~~貂蝉,老夫不过一句戏言,你何必认真呢?啊!

貂  蝉:嗯!此事必是李儒主意。想那李儒是吕布好友,

       所以他劝太师将妾许配吕布。他只顾朋友之交,

       却不顾太师体面与妾身性命。妾好苦啊!(假哭)

董  卓:老夫怎能舍得你呀!

貂  蝉:承蒙太师怜爱。妾身感到,久居此处,恐遭二贼之害。

董  卓:这却无妨,明天你随老夫同回眉坞,命武士当值保护。

       你看如何?

貂  蝉:这倒甚好。

董  卓:如此随老夫后堂歇息去吧。

貂  蝉:是。(扶卓同下)

 

                                                                (幕  落)

 

 

第  九  场            除          奸
    [幕启  长安郊外  王允上]

王  允:(唱)随文武在荒郊送贼西奔,见貂蝉假痛哭珠泪纷纷。

       (吕布上)

吕  布:(唱)恨老贼逼貂蝉去到眉坞,我不报夺妻仇誓不罢休。

       (允欲下)大人留步。

王  允:原是吕将军。将军不随太师驾到眉坞,在这做甚啊?

吕  布:老贼欺我太甚。

王  允:住口!将军,这太师原是你的义父,为何将他叫作老贼呀?

吕  布:前日在凤仪亭我与令爱相会,老贼执戟刺我,不是我眼明手快,

       险些被老贼刺死。我不把他叫老贼,该叫什么?

王  允:父子之间,怎么有此狠心。罕见、罕见。

吕  布:大人,我打定主意,要杀~~

王  允:杀什么呀?

吕  布:我要杀这个老贼。

王  允:哎唊唊唊,太师势顷朝野,哪个敢说杀。就是你有此雄心,

       还要严守机密。

吕  布:哎呀,想我吕布盖世英雄,今受老贼如此欺凌,

       吕布之心可对天立誓了。

      (唱)吕布今日决主见,剑刺臂血作誓言。

王  允:(唱)奉先必竟有肝胆,快快起身听我言。

            将军有如此所为,既有救国之功,又有为民之德,

       真乃救世英雄也。

吕  布:老贼已去眉坞,如何是好?

王  允:这却不难,将军可差能言之人,先往眉坞去传天子命诏,

       就说天子病卧深宫,不能料理朝事,要禅位于太师,

       老贼必然前来。将军伏兵朝门之内,等老贼进宫,

       即可拿贼,此计定可成功。

吕  布:如此最妙,正是:

             (念)誓杀老贼雪奇耻.

王  允:(念)除却奸谗保汉室。

吕  布:大人请。

王  允:请。(二人同下)(董卓上)

董  卓:(唱)皇帝禅位定在今,霎时黄袍便加身。

             校卫们摧车向前进,王允是孤的知心人。(李儒上)

李  儒:(唱)太师今日要受禅,李儒心中不自安。

            急忙追赶莫缓慢,小婿还有不尽言。

            请问太师,你今欲何往啊?

董  卓:皇帝今日禅位,难道你还不知?

李  儒:禅位之事,王允一人主持,这其中有变如何是好?

       (王允、吕布暗上)

董  卓:哎!王允和老夫交情深厚,况吾儿在未央宫安置,你怕什么?

李  儒:哎呀太师,你还信那吕布,难道你把凤仪亭之事全忘了吗?

王允、吕布:接见太师、接见相父。

董  卓:哎,今天就把你两个忙坏坏了。

王  允:为臣礼当如此啊!

吕  布:请相父登受禅台。

董  卓:我儿先行。(允、布同下)李儒,随着老夫来哦。

李  儒:太师,不能前去啊!

董  卓:哎,走~~(拉李儒)

李  儒:太师,不敢去!哎~~(卓、儒同下)(允、布同上)

王  允:圣上有旨,下面听着。董卓老贼上欺天子,下压黎民。

       等他到来,格杀勿论。

      (李儒上被吕布刺死)(董卓上)

董  卓:吕布,快快救驾呀!

吕  布:老贼休走,看戟。(刺卓)

董  卓:啊!吕布~吕布~~(布刺卓死)

吕  布:老贼已死。

王  允:老贼虽死,余党众多。

吕  布:大人先到朝房议事,待我追杀余党。

王  允:正是:

        念)连环妙计非等闲,为国除奸托红颜。

吕  布:(念)幸喜今朝随心愿,重寻旧梦会貂蝉。

(全剧终)

戏剧网微信公众号
加微信号:xijucn-com(扫描二维码)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
热点文章
著名秦腔表演艺术家郝彩凤逝世
大型秦腔现代戏《肝胆祁连》演出
“西部歌王”王向荣与秦腔名家李小锋的师徒情缘
最新资讯
著名秦腔表演艺术家郝彩凤逝世  19-12-09
秦腔水袖功  19-12-07
秦腔动画片《三滴血》摘得国际艺术节大奖  19-12-04
大型秦腔现代戏《肝胆祁连》在河西学院河西讲堂进行审查演出  19-12-03
大型秦腔现代戏《肝胆祁连》演出  19-12-02
千古秦韵——秦腔艺术展亮相金城  19-11-29
秦腔传统剧目《闯宫抱斗》复排  19-11-27
“西部歌王”王向荣与秦腔名家李小锋的师徒情缘  19-11-25
大型秦腔新编历史剧《李白长安行》在西安易俗大剧院上演  19-11-25
孙星衍与洪亮吉酷嗜秦音  19-11-24
排行榜
陕甘宁秦腔名家名段演唱会  10-07-23
走近秦腔美女小生杨升娟  09-03-26
陕西秦腔《张良卖布》  12-10-07
秦腔曲牌  08-03-11
李小锋版《花亭相会》堪称秦腔绝唱  12-07-03
秦腔《八件衣》剧本  11-09-28
贾平凹小说《秦腔》读后感  12-06-11
秦腔宝典《下河东.赶驾》  09-02-24
秦腔名旦张宁  10-11-13
西安秦腔剧院2012新年秦腔演唱会  12-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