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网>秦腔>
作者:凯旋歌声 2011-09-28 07:15

秦腔《八件衣》剧本剧情介绍:《八件衣》又名《对绣鞋》,大型秦腔传统剧。

    宋时,儒生张成愚欲赴京应试,因家贫难以成行,既前往舅父杜九成家借贷。九成瞩其女秀英收拾旧衣物数件让其前往当铺典当以换川资,秀英对表兄有意,特在所包八件衣物中夹放私房钱白银十两和绣鞋一只以示情意。成愚对秀英暗中夹带银两和绣鞋之事浑然不知,未打开包裹便随衣物一起典当出去。适逢富户马鸿家前夜被盗,且杀了家院,官府所派差人同失主正在当铺稽查。成愚前来当物时,索价尚不及包裹内银两之数,便引起了差人和失主的怀疑,他们认定成愚所当之物俱属所盗的赃物,于是成愚即被官府缉拿。然而经过查验,成愚包裹内之物并非马家丢失之物。此时,差人白石刚怂恿失主承认成愚典当之物就是他丢失之物,又说绣鞋是他女儿群英之物,诬陷成愚为盗贼。受理此案的县官杨廉偏信一词,在证据不实的情况下,认定成愚盗物杀人,公堂之上严刑拷打,至成愚昏厥如死,被抛尸郊外。

    其实,盗马家财物的人正式白石刚。他乃是一个堵徒,把催到手的银两输光了,恐怕县官追问,于是就盗物抵银。成愚之母见儿子久去不归,后又听人说在公堂被县官拷打,即去娘家探其究竟。兄弟九成与侄女秀英愿去公堂对峙。县官在堂上被问的哑口无言,秀英又在堂上愤然自刎,并将冤情诉与阎君,阎君命判官复查案情,查出真凶为白石刚,乞儿仁义在郊外救下奄奄一息的成愚,并愿为此作证。随即同去开封府前告状。张得以明冤,秀英在阎君的帮助下借尸还魂,终与张成婚。

                      第一场  告借

       (张成宇上)

张成宇(唱):大比之年王开选,一心上京去求官。

              家境贫寒财米短,千里赶考少盘缠。

              老娘无奈来指点,舅父家中借银钱。

              许久未见表妹面,思念之情有万千。

              今日借此续情缘,一取二得暗喜欢。(伸手叩门)

      (白):舅父开门来。

      (杜九成上)

      (白):咡呸!老来无子乎,恨天不公平。(开门)

张成宇(白):(上前两步,双手抱拳)舅父!

杜九成(白):哦,原是甥儿到了,请到家中。

张成宇(白):舅父请!

杜九成(白):来! 来~~来~~来…呵呵呵....

      (进门,杜九成在正中坐下,张成宇整了整衣衫,走上前躬身)

张成宇(白):舅父在上,甥儿拜见。

杜九成(白):哦...呵呵,甥儿少礼。

张成宇(白):舅父恩宽。舅父身旁却好?

杜九成(白):##承问,贫言#语,你娘她好?

张成宇(白):我娘她好,####,也在舅父上边问安。

杜九成(白):呵呵呵...##就是多心了。

张成宇(白):理应一问。

杜九成(白):这是甥儿?

张成宇(白):舅父!

杜九成(白):不在你家,来在舅父家中,有得何事?

张成宇(白):哦~~啊哈!舅父,今乃大比之年,皇王开科,

              甥儿心想进京应试,怎奈我家贫穷,无有路途盘费,

              来在舅父家中告借,以作路途盘费。

杜九成(白):唉!甥儿来的不凑巧了。

张成宇(白):怎么个不凑巧了?

杜九成(白):舅父这几日手头也有些不便哪。

张成宇(白):哎呀,甥儿好苦命啊!(转身做哭状)

杜九成(白):哦,甥儿不必颓废,下边##,待我唤出你表妹再作商议。

张成宇(白):尽在舅父。

杜九成(白):(对张成宇挥了挥手)呵呵…..去吧去吧。

      (张成宇转身下)

杜九成(白):女儿走来!

      (杜秀英内白):咡呸!

      (杜秀英上)

杜秀英(诗):裙钗入秀房,容貌巧梳妆。

   (白):奴乃杜秀英,爹爹有唤,上前去见。

      (低头进门,俯身施礼)爹爹万福!

杜九成(白):我儿少礼! 呵呵呵…..

杜秀英(白):爹爹唤儿出堂,有何教训?

杜九成(白):哦呵呵…,哪有常常教训之礼,这是儿啊,今乃大比之年,

你那表兄心想上京应试,(杜秀英听罢心中暗喜)怎奈他家贫穷,

来在咱家告借,为父这几日手头也有些不便,我儿何不寻些资财?

杜秀英(白):岂能无有,爹爹稍等片时。

杜九成(白):哦!这就是了!这就是了! 呵呵呵....(转身下)

杜秀英(白):表兄急于赶考,无有盘费,来在我家告借,这般时候,

              我不免奔上小房走走了。

      (唱):念表兄与秀英自幼做伴,青梅情竹马意情意缠绵。

              今本是皇王开科选,奴表兄告借我家园。

              我爹爹这几日手头不便,他命我寻衣拆毁帮盘缠。

              我在此间莫久站,奔上小房走一番。

              一行二步桃花绽;三行四步串珠连;

              五行六步芍药绽;七行八步赛粉团;

            九行十步走得快;不觉得来在小房间。

              用手儿推开门两扇,只见柜箱站面前。

              手拿钥键开柜箱,(在柜子中取出包裹)

              唉,好呀!

              取出来八件棉衣衫。(欲出门,有所思量)

      (白):且慢!我想这八件棉衣,能抵几两纹银呀?

              我不免把零里零碎攒下的十两银子放在包裹内边了。

      (唱):包裹内暗藏银十两。

      (白):且慢!我想,表兄怎知奴家的心意?我不免把我的锈鞋暗藏一只,

              表兄一见,便知奴家对他的心意了。 

      (唱):一只修鞋包裹藏。


              包裹行囊包停当,请出来爹爹说端详。

      (白):孩儿有请爹爹!

      (杜九成上)

杜九成(白):我儿可曾寻下资财?

杜秀英(白):爹爹呀,这是孩儿八件衣衫,叫我那表兄拿到当铺去当,

               当得几两纹银,好做路途盘费。(将包裹交给爹爹)

杜九成(白):这就是了!这就是了!你先下边回避。成宇走来!

      (杜秀英正欲下,张成宇上,张成宇看见杜秀英,急喊)

张成宇(白):表妹!

杜秀英(白):表兄!

      (二人一见,心中高兴,但因杜九成在场,只好相互望了望,

        杜秀英掩面,羞,下。张成宇意犹未尽,心中尚喜。


        张成宇低头进屋,躬身施礼)

张成宇(白):哦!舅父!

杜九成(白):甥儿,这是男女衣衫八件,你拿在大街市上,或当或卖,


              变得几两资产,以作路途盘费了。

    (张成宇满心欢喜的接过包裹)

张成宇(白):说是舅父转上,受甥儿一拜了。

      (唱):舅父转上儿拜见,多谢舅父恩义宽。

             辞别了舅父出宅院,我奔上当铺走一番。(下)

杜九成(白):呵呵呵...(下)

                       第二场   盗窃伤人


      (店小二扶着喝的酩酊大醉的白石刚上)

衙  役(白):督头~~~唉...督头~~~唉…你看这天色不早,你的酒也该醒了,你,还是早点回去吧。

白石刚(白):这么点酒,是醉不了我的,去吧去吧!

衙  役(白):如此,小弟失陪了!(下)

白石刚(白):去吧去吧!

衙  役(白):督头,那几个赌徒,已在行窃,你还是早点想点办法,啊?

白石刚(白):晓得了,去吧去吧!身居公衙,执法犯法。他有###,咱是行家,嘿嘿嘿....,想俺白石刚,以在原郡家乡打伤了人命,逃往到此,不料在这原升堂当了一名快手啊,嘿嘿嘿...,前日,以在赌博场中欠债甚多,现几个狐朋狗友,逼债甚紧,我该拿什么偿还?唉~~~这~~~这~~~这~~~,唉~~~这~~~这~~~这~~~,闻听人说,马宏家中广有金银珠宝,我不免今夜晚上他家偷盗…

             (唱):唉!一回了,

                   自幼儿学会了开门扭锁,穿屋脊就如同走路登坡。就地摸一把越墙而过, (翻墙进入马宏院中)今夜晚马宏家偷盗财物。(下)

      (马成上挑灯笼上)

马  成(诗):狂犬汪汪叫,谯楼更鼓敲。不是牛下犊,便是羊产羔。

      (白):家人马成:正在偏房睡觉,忽听外边狗叫,是我放心不下,急忙披衣照亮。(提着灯笼照了照,吃了一惊,又四处看看,大吃一惊)啊,家中四门大开,必定有了贼了,唉!冷娃~~~冷 娃~~~唉!冷娃~~~冷娃~~~(下,随即手扯冷娃提灯笼上)

冷  娃(白):唉~~~唉~~~(冷娃还未睡醒,刚从被窝里拉了出来,睡眼朦胧)

马  成(白):冷娃呀,唉!冷娃!

冷  娃(白):嗯!

马  成(白):咱家四门大开,必定有了贼了。

冷  娃(白):有了谁了?(冷娃睡意未消,未听清)

马  成(白):有了贼了。(马成大声嚷道)

冷  娃(白):啊?有了贼了?

马  成(白):有了贼了。

冷  娃(白):前后门开大,让贼跑么。

马  成(白):唉,掂家伙,掂家伙,逮贼。(下)(白石刚怀抱包裹,手执钢刀急上)

白石刚(白):呀~~呀~~呀~~(马成,冷娃手拿器械,急追而上)

马  成(白):唉,冷娃…

冷  娃(白):你给阿达跑呢?你给阿达跑呢?…(三人厮打一阵,白石刚下,冷娃一下子打白石刚没打着,闪到在地,随即慢慢爬起来)

冷  娃(白):哎哟,哎哟,我的爷呀,我把这个苯贼呀,我家员外的金银珠宝那么多,他不偷,偷了这么袋豌豆,待我把它扛回去,(去背地上的袋子)哎呀,这咋还粘粘的,(奏近看看,又放到嘴里尝了尝),唉,尝起来咋还咸咸的,唉,不大对劲呀,(又俯身往地上看了看,吓的跳了起来)唉呀,不好,谁把我老伙计西瓜开了园,哎呀,我的老伙计呀,哎呀,我的老伙计呀,冷娃有请爷啊。

      (马宏上)

马  宏(诗):穿的皮袄套的靴,人人把咱叫肥鳖。肥鳖是我,我是肥鳖。

      (白):哎呀,正在上房睡觉,忽听冷娃呼叫。冷娃!

冷  娃(白):爷!

马  宏(白):唤爷出堂,有得何事?(马宏未睡醒,打着哈欠)

冷  娃(白):谁把我老伙计的西瓜给开园了。

马  宏(白):啊?(马宏听后大吃一惊),快快引爷一观,快快引爷一观。

冷  娃(白):快!快!(二人看后,大哭)

马  宏(白):啊,老管家啊!

冷  娃(白):啊,老伙计啊!

马  宏(白):冷娃过来,冷娃过来。

冷  娃(白):爷,何事啊?

马  宏(白):速快报官,速快报官,

冷  娃(白):唉,是~~是~~是~~~报官,报官。

 

                                     第三场  验尸

      (乡约地方上)

乡  约(白):嗯哼!乡约地方,

地 方(白):年年遭殃。

乡  约(白):嘿嘿嘿...,乡约吃肉,

地 方(白):地方娃我喝汤。

乡  约(白):我乃乡约。

地 方(白):我乃地方。

乡  约(白):唉,这是地方娃!

地 方(白):乡约伯!

乡  约(白):不知何人将马成杀坏,

地 方(白):哦!

乡  约(白):老爷前来验尸,伯问我娃的话呢哦,这尸棚呢?

地 方(白):搭好了。

乡  约(白):活就呢?

地 方(白):摆齐了。

乡  约(白):要啥?

地 方(白):有啥。

乡  约(白):一点…

地 方(白):都不差。

乡  约(白):哦呵呵呵,我娃###

(仵作内白):咳!

地 方(白):唉,仵作大哥来了。

   (仵作上)

仵 作(诗):我当仵作莫几年,老爷验尸咱当先。尸棚只用几句话,#######是银子便是钱。

  (白):我乃仵作的便是阿,只因马府杀人被盗一案,霎时来也前来验尸, 命我前边安置。

乡约地方(白):呵呵呵,大哥到了。(一边笑脸相迎,一边躬身作揖)

仵  作(白):乡约地方。

乡约地方(白):大哥!


仵  作(白):霎时老爷前来验尸,我问你们两个,这个尸棚呢?

乡约地方(同白):搭好了。

仵  作(白):活就呢?

乡约地方(同白):摆好了。

仵  作(白):要啥…

乡约地方(同白):有啥。

仵  作(白):样样呢…

乡约地方(同白):不差

仵  作(白):嗯,这真是要啥有啥,样样不差。(转身想了想)唉,要呢…, 要呢…,要呢…

乡约地方(同白):要啥呢?

仵  作(白):要纸呢。

乡  约(白):得多少? 

仵  作(白):得这么壮几卷子。(边说边用手比划)

乡  约(白):唉呵呵呵,仵作大哥,你给哪儿瞅。(边说边用手指),咱哪儿有个纸坊呢。 

仵  作(白):(仵作转身想了想)唉,要呢…, 要呢…,可要呢…

乡约地方(同白):还要啥呢?

仵  作(白):要酒哩。

乡  约(白):得多少?

仵  作(白):得几搂。

乡  约(白):你给哪儿瞅,(边说边指),那儿有个烧坊呢。

仵  作(白):烧坊,(仵作转身又想了想)要呢…, 要呢…,继续要呢…

乡约地方(同白):还要啥呢?

仵  作(白):石灰。

乡  约(白):得多少? 

仵  作(白):一烧酒盅。

乡  约(白):你给哪儿瞅,(边说边指),在哪儿有个窑火呢。

仵  作(白):寻了两个都有呢,这还马达了,(仵作转身又想了想)要呢…, 要呢…,可要呢…
 

乡约地方(同白):还要啥呢?

仵  作(白):要蛤蟆的尿呢。

乡约地方(同白):唉...,这...(二人面面相觑)

仵  作(白):这个蛤蟆尿还要的怪,不要旱塬上的,不要水底的,要二愣上的。

乡约地方(同白):二愣上的?

仵  作(白):不要公的,不要母的,要那二异子呢。

乡  约(白):二异子?

仵  作(白):不要干的,不要湿的,要那二异的呢,听着,要虼蚤的肋股,#####滴半碗,有了这些就能验尸,没有这些,根本不能验尸, 霎时老到了,我给老爷一说,老爷醒木一伴,打你板子一万,把你屁股打烂,#####,###像黄河的水,哗哗哗的,(说罢,背转过身,摇手示意要银子),有没有,蛤蟆的尿有没有,(乡约地方不知如何是好,正在犹豫)我给老爷说去呀。(乡约急忙上前拉住)

乡  约(白):唉~~唉~~~

仵  作(白):干啥呢吗,拖拖拉拉的,干啥呢吗?(仵作假装生气)

乡  约(白):咋商量呢么。

仵  作(白):没有商量的余地,回去告诉老爷。(说罢又要走)

乡  约(白):唉~~唉~~~大哥(乡约又急忙跑回去老住)你看是这响哦。

仵  作(白):手丢开,咋?

乡  约(白):唉~~你看…我娃乃手,你敢打一哈么?(指着地方)

仵  作(白):笑话,经常验尸,把死人的手都打的啪啪的响呢,你娃的手,你娃的手扎花者呢?

乡  约(白):唉,你试一哈么。

仵  作(白):死人的手经常都打的啪啪的响呢,你娃这个手…(边说边走向地方)

乡  约(白):唉,你试一哈么。(当二人手接受时)摘花。(地方把一包银子送到仵作的手里,仵作高兴至极)

仵  作(白):哈哈哈...,这真是乡人不敢诈,一诈就是白哗哗,啊哈哈哈...,乡约地方。

乡约地方(同白):哎!

仵  作(白):就这个蛤蟆尿啊...,蛤蟆尿这个事情没有都不要紧,老爷到来,我给老爷一说,.....(边说边往怀里揣银子,嘴里语无伦次的说着,这是锣声响,老爷到)

乡约地方(同白):哎呀,响锣来了。

仵  作(白):…(杨廉随带白石刚及众衙役,趁轿而上)

杨  廉(白):本县杨廉,马府刀伤命案,本县前来验尸。

仵作、乡约、地方(同白):接见老爷!

杨  廉(白):与爷住轿。

白石刚等众衙役齐喊(白):住轿!(老爷坐下)

乡  约(白):哎~~我乃乡约。

地 方(白):哎~~我乃地方。

乡约、地方、仵作(同白):乡约、地方、仵作参见老爷。(三人同时下跪)

杨  廉(白):移尸。

仵 作(白):移尸。

地 方(白):移尸是干啥呢吗?

乡 约(白):移尸就是把尸体往上移动。

地 方(白):哦~~~

乡 约(白):######

仵 作(白):麻利些 。(相约与地方下去抬尸上来),哦,好~好~,快~~快~~快~~,酒~~酒~~酒…,顺便把纸也捎上来,快~~快~~快~~

地 方(白):哦~~~

乡 约(白):....

杨  廉(白):##前心!

仵  作(白):(仵作先给尸体喷上酒,然后查验伤口)前心无故。

杨  廉(白):后心!

乡 约(白):翻过去,翻过去。(相约、地方与仵作三人把尸体翻过)

仵  作(白):(仵作先给尸体喷上酒,然后查验伤口)后心无故。

杨  廉(白):手心!

仵  作(白):(仵作先给手上喷酒,然后查验伤口)手心也无故。

杨  廉(白):足心!

仵  作(白):(仵作先给脚上喷酒,然后查验伤口),跺起来,跺起来,手心也无故。

杨  廉(白):脑后将验!

仵  作(白):脑后,脑后,快~~快~~快,快些…(仵作给头上喷酒,然后查验伤口),刀切的细面!

杨  廉(白):(杨廉一下子站起来)刀伤命案!

仵  作(白):哦,刀伤命案!刀伤命案!

杨  廉(白):待爷上前看过。

相约、地方(白):老爷来了,快~~快~~,快些收拾呀!

杨  廉(白):果是刀伤命案,将尸体移下,唤马乡绅。

相约、地方(白):快~~快~~,快些!

白石刚(白):老爷唤马乡绅。

马  宏(白):来了!参见府#。

杨  廉(白):这是马乡绅!

马  宏(白):府#。

杨  廉(白):本县回衙,与你家办明此案。

马  宏(白):哦,府#呀,吃杯茶了再走啊。

杨  廉(白):不用了,白石刚!

白石刚(白):在!

杨  廉(白):命你三天,将案办齐,如其不然,哪你是问,与爷打轿回衙!

众衙役(白):住轿!(杨廉带领一干人等下)

白石刚(白):啊~~~!我想,人是我杀的,贼是我做的,老爷要我三日之内将案办齐,我向哪里去办?嘿~~!这~~这~~这~~~嘿~~!有了,我不免当铺走走,伙计们走来。

 二衙役(白):白头(领)何事?

白石刚(白):随咱家当铺走走

二衙役(白):请!三人来到当铺门口,白石刚和掌柜招呼)

白石刚(白):喂,大掌柜的。

当铺掌柜(白):哎呀,白头(领),白头到此何事呀?

白石刚(白):若有人当物不明,早禀咱家。

当铺掌柜(白):是~~~是~~~是!白头(领),里边请!二位,请!请!(下,张成宇抱包裹上)

张成宇(白):离了舅父家,来在当铺门。大掌柜的请了!

当铺掌柜(白):哎,相公请了!相公,你到此何事呀?

张成宇(白):前来当当。

当铺掌柜(白):承上来。

张成宇(白):好!

当铺掌柜(白):(掌柜的把包裹翻了翻,问)相公,你所当何物?

张成宇(白):男女衣衫八件。

当铺掌柜(白):(掌柜的把包裹又翻了翻,问)还有何物?

张成宇(白):在无别物。

当铺掌柜(白):(掌柜的在包裹中翻出一只修鞋)唉?把修鞋都拿来当来了。(又翻了翻,找到一块银子)咦?还有银子?唉,伙计们!(内应):哦!

当铺掌柜(白):称的一称。(顺手把银子扔进去)

      (内应):来银一响,白银十两。

当铺掌柜(白):哎,这就是了。(里边又扔出银子)哎,相公,你当银多少?

   张成宇(白):当银五两。

当铺掌柜(白):哎呀,这一相公,他当男女衣衫八件,还有修鞋一只,还有这纹银十两,才当银五两,这怕就叫那个当当不明啊。有请白头(领)。(白石刚上,二衙役跟上)

白石刚(白):掌柜的何事?

当铺掌柜(白):这一相公他当当不明啊。

白石刚(白):怎见的他当当不明啊?

当铺掌柜(白):他当男女衣衫八件,还有修鞋一只,还有这纹银十两,才当银五两,就是个当当不明啊。这是人,这是赃,此事交与你,与咱家无干了啊。

                (当铺掌柜下)

白石刚(白):这一相公所当何物?

张成宇(白):男女衣衫八件。

白石刚(白):还有何物?

张成宇(白):在无别物。

白石刚(白):逮了。

二衙役(白):是!(二衙役给张成宇戴上法绳)走!

张成宇(白):哦?(张成宇惊讶,随即问道)学生我一不欠粮,二不欠款,为何法绳相戴呢?

白石刚(白):到了老爷大堂在说,带走。

张成宇(白):唉!(同下)

白石刚(白):随咱家当铺走走

二衙役(白):请!(三人来到当铺门口,白石刚和掌柜招呼)

白石刚(白):喂,大掌柜的。

当铺掌柜(白):哎呀,白头(领),白头到此何事呀?

白石刚(白):若有人当物不明,早禀咱家。

当铺掌柜(白):是~~~是~~~是!白头(领),里边请!二位,请!请!(下,张成宇抱包裹上)

张成宇(白):离了舅父家,来在当铺门。大掌柜的请了!

当铺掌柜(白):哎,相公请了!相公,你到此何事呀?

张成宇(白):前来当当。

当铺掌柜(白):承上来。

张成宇(白):好!

当铺掌柜(白):(掌柜的把包裹翻了翻,问)相公,你所当何物?

张成宇(白):男女衣衫八件。

当铺掌柜(白):(掌柜的把包裹又翻了翻,问)还有何物?

张成宇(白):在无别物。

当铺掌柜(白):(掌柜的在包裹中翻出一只修鞋)唉?把修鞋都拿来当来了。(又翻了翻,找到一块银子)咦?还有银子?唉,伙计们!

      (内应):哦!

当铺掌柜(白):称的一称。(顺手把银子扔进去)

      (内应):来银一响,白银十两。

当铺掌柜(白):哎,这就是了。(里边又扔出银子)哎,相公,你当银多少?

   张成宇(白):当银五两。

当铺掌柜(白):哎呀,这一相公,他当男女衣衫八件,还有修鞋一只,还有这纹银十两,才当银五两,这怕就叫那个当当不明啊。有请白头(领)。(白石刚上,二衙役跟上)

白石刚(白):掌柜的何事?

当铺掌柜(白):这一相公他当当不明啊。

白石刚(白):怎见的他当当不明啊?

当铺掌柜(白):他当男女衣衫八件,还有修鞋一只,还有这纹银十两,才当银五两,就是个当当不明啊。这是人,这是赃,此事交与你,与咱家无干了啊。(当铺掌柜下)

白石刚(白):这一相公所当何物?

张成宇(白):男女衣衫八件。

白石刚(白):还有何物?

张成宇(白):在无别物。

白石刚(白):逮了。

二衙役(白):是!(二衙役给张成宇戴上法绳)走!

张成宇(白):哦?(张成宇惊讶,随即问道)学生我一不欠粮,二不欠款,为何法绳相戴呢?

白石刚(白):到了老爷大堂在说,带走。

张成宇(白):唉!(同下)
 

                                   第四场 审案

          (杨廉上)

杨  廉(白):####,

民告民#。(白石刚捧包裹上)

白石刚(白):将案犯办齐,当堂交差。

杨  廉(白):哪里所办?

白石刚(白):当铺所办。

杨  廉(白):嗯~~~?照你这样,本县的好百姓,连当铺也不敢当当了吗?

白石刚(白):有一相公当当不明。

杨  廉(白):怎样个当当不明?

白石刚(白):他当男女衣衫八件,还有修鞋一只,还有这纹银十两,才当银五两,岂不是个当当不明啊?

杨  廉(白):凶犯…?

白石刚(白):倒也拿住。

杨  廉(白):唤上堂来。

白石刚(白):带上堂来。

(内白):走!(二衙役押张成宇上堂)

张成宇(白):上公堂可敬可仰,两廊下分设刑法。上坐府司老大,生员忙拿躬搭。府#在上,生员搭躬。

衙  役(白):有刑。

杨  廉(白):去刑!上得堂来,口称府司,####。

张成宇(白):身入黉门,未曾登科。

杨  廉(白):名叫什么?

张成宇(白):张成宇。

杨  廉(白):啊~~~~?本县上任以来,得知此间有一饱学的生员,名叫张成宇,莫非就是此人?嗯,这是成宇!

张成宇(白):哦,府司!

杨  廉(白):放的功名不勤,为何掌刀行凶?

张成宇(白):哎呀,府司,今乃大比之年,皇王开科,是我心想进京应名赴试,怎奈我家贫穷,无有路途盘费,是我去在舅父家中借来男女衣衫八件,拿到当铺去当,不料遇见杨城公差,将我提上堂来,这~~我也不知为了何事呀?

杨  廉(白):你舅父名叫什么?

张成宇(白):杜九成。

杨  廉(白):嗯,这就是了,你且暂时伺候,白石刚。(张成宇下)

白石刚(白):在!

杨  廉(白):执爷一签,速提杜九成上堂回话。

白石刚(白):是!(拿签往下走,突然想到了什么…),哎嗨,我想,杜九成上得堂来,若还证实此事,这便如何是好?哼,我自有主意。(随即返回公堂回话)秉老爷,杜九成染病在床。

杨  廉(白):你怎知晓他染病在床?

白石刚(白):小人与他是个邻居。

杨  廉(白):哦,那么以你之见?

白石刚(白):以我之见,不如将马乡绅唤上堂来,命他背身认脏,若说的字字相投,这岂不甚好?

杨  廉(白):嗯,唤马乡绅。

白石刚(白):老爷唤马乡绅。

    (内白):来了。(白石刚走出公堂,对马乡绅悄悄说)

马乡绅(白):何事呀?

白石刚(白):家中丢失何物,可曾记得?

马乡绅(白):家大业大,记它不下。

白石刚(白):嗨,我来教导与你,男女衣衫八件。

 马乡绅(白):男女衣衫八件...?

白石刚(白):绣鞋一只。

马乡绅(白):绣鞋一只...?

白石刚(白):还有纹银十两。

马乡绅(白):还有纹银十两…?

白石刚(白):记下了无有?

马乡绅(白):哦~~,记下了。

白石刚(白):随着我来。

(二人随即进入公堂,马乡绅变走嘴里边念叨着白石刚方才教给自己的话)

马乡绅(白):参见府司!

杨  廉(白):这是马乡绅!

马乡绅(白):府司!

杨  廉(白):本县命你,背身认赃,你可情愿?

马乡绅(白):倒也情愿。

杨  廉(白):好,背身站了。

马乡绅(白):是!

杨  廉(白):##

马乡绅(白):男女衣衫八件。

杨  廉(白):有…

马乡绅(白):绣鞋一只。

杨  廉(白):有…

马乡绅(白):纹银十两。

杨  廉(白):有…

马乡绅(白):广了尽了,连一点都没剩了。

杨  廉(白):你且下去,唤成宇。(马乡绅下)

白石刚(白):老爷唤张成宇。(张成宇上)

张成宇(白):府司可曾查清问明。

  杨  廉(白):哼,这还差的什么?分明是你上道行凶。 (张成宇大吃一惊)

张成宇(白):府司,你今天却怎么是这样的审法呢?

杨  廉(白):哦,你说是怎样个问法?

张成宇(白):你怎么是这样的问法呢?

杨  廉(白):哦,你说是怎样个审法?

张成宇(白):你替他人说话,莫非受了他人贿赂不成?

杨  廉(白):哼哼~~本县受贿多少?

张成宇(白):一千也不多,八百也不少。

杨  廉(白):

张成宇(白):

杨  廉(白):杀一杀尔的火气,不动大刑,料你不肯实招,来!

衙 役(白):有!

杨  廉(白):板子伺候。

张成宇(白):慢,料你这公堂之上,无有打我秀才的板子。

杨  廉(白):哈哈哈…嗨嗨嗨…哦,哈哈哈…,把你秀才看了个大,把你秀才看了个大么,本县没有打你的板子,可有除你的官子,来,执爷一签,奉与成宇他老师,将成宇大学除名,看你的秀才还在也不在?

张成宇(白):十年寒窗,一笔勾销…,十年寒窗,一笔勾销,

      (唱):这个…
十年的寒窗苦毁于一旦,真乃是官欺民无法无天。张成宇气得团团颤,开言动语叫杨廉。

凭什么断我有命案?你枉读史书辱圣贤。无才者为官应羞惭,若知趣还乡务庄田。

杨  廉(唱):大胆!见得成宇骂破口,骂得本县满脸羞.交叉乱板一齐上。
 

张成宇(白):好贼呀。

白石刚(白):请爷验刑。

杨  廉(唱):重打四十。     

白石刚(白):哎~~~一十,

张成宇(白):啊~~~   

白石刚(白):哎~~~二十,

张成宇(白):啊~~~   

白石刚(白):哎~~~三十,

张成宇(白):啊~~~

白石刚(白):停,哎嗨,我想,人是我杀的,贼是我做的,#############,将这个小子打死,来他个死口无对,张成宇,说是你仰上面来。(张成宇仰面上来,白石刚照张成宇头上就是一棒,张成宇一下子死了过去),秉爷绝气。

杨  廉(白):嘿~~~~(杨廉听了吓的打颤,上前探了探张成宇的气息)哎呀!(一下子吓的瘫在地上,战兢兢从地上爬起)天哪,哎呀老天,是我将这黉门秀才唤上堂来,一句口供未曾审下,一顿交叉乱棍,将它打死,圣上若知,大料我这官衔,有险。

白石刚(白):老爷,上死不问若还罢了,倘若问起,公堂之上打死杀人凶犯,他也问不上老爷的什么罪了。

杨  廉(白):将这尸首?

白石刚(白):扯奔荒郊。

杨  廉(白):唉,扯奔荒郊,是否妥当啊?

白石刚(白):事已至此,难道将他摆到这公堂之上不成?大人?

杨  廉(白):好,白石刚!

白石刚(白):在!

杨  廉(白):将尸首扯奔荒郊,与爷退堂。

白石刚(白):是!(衙役脱着张成宇下,其余人等齐下)

                                第五场  荒郊义救

(花儿身背破席口袋,脚穿草鞋,手拄竹杖,一瘸一拐的上)

花仁义(白):哎嗨~~~ 我,我,我是一个穷光蛋,整天日每在大街市上转。养活我的有三件宝;铺盖木棍筷子碗.  木棍是能打狗,碗筷不过一日三餐,想睡觉了把铺盖一绽,斜躺顺卧随咱的便。  虽然只有几件烂家产,就我地球还凭它转圈圈。这些年,我下过乡,我逛过县,在大街小巷子经常转。别看衣裳穿的烂,就外千家万户还都接见。特别是这些娃娃伙,见了我,前呼,后拥,前呼后拥曼希欠。掐指算,掐指算,乞讨生活那个十余年,也是轰轰烈烈非等闲。虽然话是这样的讲,要饭毕竟不是做官。受人家的气,看人家的脸,城镇乡下是不一般。乡下要饭还事情好办,城里边要饭就如登天。老年人还都心地良善,年轻人见了咱就翻白眼。实可恼财主见了穷人最讨厌,开口就叫咱快滚蛋。世上人儿千千万,那个好人、那个坏人、那个恶人善人不一般。那一天,我到财主家的门口去要饭,财主家的丫鬟、小姐、姑娘、媳妇七八个把握我围了一圈圈把我看。笑我的衣裳穿得太烂,笑我背的烂草帘。笑我这裤子是宽大短 。笑我这草绳勒腰间。 笑我这走路一跛一颠笑我这碗、筷和木杆杆。把我糟蹋又是辱贱,还说是我模样就像个青青茄子。上边撒了一大把荞麦面。说我这辈子爱要饭,肯定是我先人上一辈子亏人没做好事才生下我这个王八蛋。

             呸!听罢言我气得团团颤,好似吃了花椒面。气得我当时把脸变,几句话把她们都骂散。你说我是个王八蛋,我看你是个王九蛋。你爸是个王十蛋,你爷是个十一蛋。 能舍得咧给碗饭,舍不得咧比屁淡。你不该把我上下左右从前到后,铺盖行李破衣烂裤一样一样齐齐看,咋象是我舅他外甥媳妇跟我初次刚见面。你再敢把我骂一遍,我把你外嘴打烂、腿打断。   (坐) 

  (念诗):破庙全当金銮殿   寒窑亚赛幸福院。咱是天不收来地不管,   麦秸窝里睡且还是爱唱乱弹。

      (白):我乃花子仁义的便是。二老在世,家产豪富、骡马成。那个时候我,哼!穿的绸子缎子绫子绢子,手里拿的花花扇子,脖项吊个银项链子,头顶上还缯了这么高个红毛辫子。唉!自从把两个老人**以后,家中不幸偶遭天火,一下把万贯家产烧了个片瓦无存。虽说我死里逃生,怎奈右腿被火烧伤,只落得疼痛难忍呀,无奈我只有背井离乡是落荒而走,从此便沦为乞讨,思想起来好不伤~~~伤~~~心啊!唉,伤心屁呢,不伤心。这个
常言道啊,老了不如幼年,穷了不提富汉,何况我一天有吃有穿啥事都谄,我可何乐而不为呢?我把现在这个世事看了一哈,人到世上,活一天就要高兴一天,其实越穷还越要乐观。待我唱上两句乱弹消遣消遣,,解解心中的睦乱,唱个啥些?哎呀,这个…那个…,唱个……(打了个喷嚏)还没唱,阿个的热心戏迷可惦念咱呢?咱这人长的还不咋向么,处处还落了些好影响。 唉,真道的好笑呀。

    (唱):昔日里有个王大妈,她一心要嫁那个张货郎。正月里说媒二月娶,三月里生下小儿郎。四月里送娃把书念,五月里就会做文章。六月里上京七月考,八月里得中下探花郎。九月里在朝把君奉,十月告老还故乡。十一月得下个冤孽病,腊月三十一命亡。为什么生的简单那个就解决的快快快,性急的人儿不久长,命不长! 

    (白):哎呀,不敢唱了,这个太阳一哈就跑空去了,搁着个头顶,不行,对着呢, 走。快走快走,是日已当正午,看谁家的饭好,咱就守他的门口不走。 (边走边唱豫剧,走着走着,发现前好像有什么东西)咦,谁在这撩了个啥东西?黑黑的,圆圆的,咋像个麻钱的,哎,你~~~把~~~麻钱撩那里…,~~~~啊?不是你的,那两个腿叉开了走,(做再见势)哎,得失你的麻钱…?~~~~啊,不是得,呵呵呵,喊了半年六个月, 还没人要,没人要是这个向,叫我零时把他保管上么。边唱边伸手去捡)哎呀,跑了,跑了,夹着尾巴逃跑了,***,我当是个麻钱,原来是个簸箕虫,希忽把我手给蜇了一哈,幸亏你给跑了个快,如其不然,看我把你外黑棉褂褂给脱得了?回去再给你洗干净,看你还胡弄不胡弄?

    一曼不是好动西,咳,不说它了不说它了,看你给阿达去呀吗?阿达冒烟给阿达走么,咦,那而冒烟呢,浓烟滚滚的,想是给娃过事取媳妇呢,我就寻着个好茬呢,哎呀,哈哈哈…,哎呀, 哈哈哈,(走近看了看),哎呀,浓烟滚滚,白灰窑在那儿烧砖呢,又转一村,(边走边唱,又发现了一处)那屋把饭做好了,捂火呢,僚的很,哎呀,到了到了(走近看了看),哎呀,老汉伯烟瘾大的很么,喷出喷出的在咥硬旱烟呢,不行,我看我还得把我那个曲儿唱起来,唱(豫剧调)“善心的爷爷婆婆给娃打发~~打发一点”,有馍的撩个馍些,~~撩~~~撩(有人撩馍,伸手接状)哄人呢么,啬皮,色皮哟!(花儿下,白石刚鬼鬼祟祟带领两个衙役,拖着张成宇的尸体上,观看四下无人,撩下便跑,随即花儿上) 

花仁义(白):适才大街去讨要,咥了一碗米汤馍,一吃一喝嘴一抹,######,##树下好乘凉,睡上一觉就谄和(舒服)九谄和。哎呀,这一哈吃饱了,也逛够了,我跟财主他二爸一样了,( 唱“为王的下朝来…”,突然发现前面地上躺着一个人)啊!出得衙来,观见狮子当道,这是国家不详之兆,待我打道回衙, 哎呀…,哎呀…,是我观见那一项功身穿一领布衣旧衫,我不免将他脱下来,与我遮寒,哎,这还是个高主见,只要有这样的方案,咱就照着办,叫我把这个给咱脱了遮寒,脱~~~,咳,我说仁义呀仁义,今天你脱旁人的衣服,这事怕不太美气,把这个事情在打个颠倒,他要是你的弟弟哥哥,我绝对不会这样去做,对!损人利己的事咱不能做,打道回府。(转身欲走)哎呀,刚才咱不过是踩了一脚,大概看了个##,或许呀,人家还没死,也许人家还活着,我不免将他救得一救,也不免我先人给我起的那奶名——仁义。嘿,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积个德,行个善,救~~~救得一救,救人一命…,(走到跟前欲救人,但有些胆怯) 哎呀,我的~~~~,我~~~,那要是个人,咱把他救下,那要再是个鬼,那鬼把我~~~~,嘿!活人还怕他个死鬼,我就不相信,常言道,要得怕,大话诈,说上两句大话,把他骇吓骇吓,怕了也吧,不怕也罢,呜呀呔!我不管你是大鬼小鬼二号鬼,血脸红发的咧咧嘴, 你是大鬼我把你一捉,小鬼我把你一拨,二号鬼噔噔噔剁成一堆,熬成一锅,活着蒜水水那馍咯噔一蘸,把汤我再一喝。不害怕了,注意~~~胆要大~~~心还要细,这号事情,不敢麻痹大意,(蹑手蹑脚的走道张成宇跟前,伸手嘴上探了探,看看有气无有,发现有些气息,大喜)哈哈,啊哈哈哈…,是我上前观了又观,验了又验,观见他脸的颜色没变,气还没断,是我上前赶快呼唤,呼唤!哎哟,咱这人凉着,呼唤人家娃呢,知道人家娃姓啥名叫啥些?唉!这~~~~这~~~~,哎!对了,百家姓里有几百个姓,还没有他姓的了,我给他随便挑一个,张、王、李、赵~~~~~张、王、李、赵啥相公,你妈叫你喝包谷胗子呢。起来了啊,呵呵…(花仁义上前把张成宇扶起来,谁知一松手,又倒下了)哎呀,这就得一碗姜汤,姜汤...连一碗凉水都没有么,哎呀,这~~~~这~~~~(想了想,拿自己的破草席把张成宇扶起来,让其靠在破席上,没想到又倒下去了, 最后一看实在不行,就自己坐下来,用自己的脊背靠着张成宇,张成宇在花仁义的呼唤下渐渐苏醒过来)

 
张成宇(唱):昏沉沉正做阳台梦,(花仁义夹白):你妈叫你喝豆豆米汤呢。忽听得耳边有人声。(花仁义夹白):醒来了!我猛然睁双睛用目观看,(二人随即站起来)原来是花儿哥站在面前。

花仁义(白):不容易啊...

张成宇(白):(张成宇跪下行礼)多谢花儿大哥救命之恩。

花仁义(白):哎!不用谢,这是哥应该做的,哎,就说你咋落到这一可怜的天地呢?

张成宇(白):哦~~~~~

花仁义(白):到底是为个啥来些?

张成宇(白):唉!(张成宇跪地哭,花仁义急得)

花仁义(白):光哭能解决啥问题些,把事情原委曲折说一哈,或许还能帮上你的啥忙呢。

张成宇(滚白):我叫叫一声花儿大哥,我的花儿大哥~~~~~

花仁义(夹白):哎!(答应)光哭不是个事么,你啥事情么?

张成宇(滚白):今乃大比之年…

花仁义(夹白)):皇王开科了没有?

张成宇(滚白):皇王开科…

花仁义(夹白)):嗯,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么。

张成宇(滚白):是我心想进京应试…

花仁义(夹白):嗯,很有理想

张成宇(滚白):怎奈我家无有路途盘费…

花仁义(夹白):总比哥的日子好混吧。

张成宇(滚白):是我去到舅父家中告诫借…

花仁义(夹白):寻个最近的亲戚。

张成宇(滚白):借来女男女衣衫八件…

花仁义(夹白):他给你十件呢么。

张成宇(滚白):是我拿到当铺去当…

花仁义(夹白):哦,当铺去当,现兑现,寮的很。

张成宇(滚白):不料遇见杨城公差…

花仁义(夹白):他能把你咋?

张成宇(滚白):将我扯奔公堂…

花仁义(夹白):他叫你谝去了?

张成宇(滚白):县太爷不问青红皂白…

花仁义(夹白):嗯~~~

张成宇(滚白):他就是一顿的饱打…

花仁义(夹白):哎呀,这也打美了,无缘无故的打人呢么,没王法了么,他打你是为啥了么?

张成宇(滚白):唉~~~!将我乱棍处死公堂…

花仁义(夹白):嗯~~~

张成宇(滚白):死尸抛在荒郊…

花仁义(夹白):就撂在这儿~~~?

张成宇(滚白):不是花儿大哥到来,我的性命有失了。

花仁义(白):哎!好气也!

      (唱):听罢言来气炸胆,不由人阵阵咬牙关,牙咬断。

     (白):杨知县呀杨知县呀,我把你个杨~~杨~~杨的杨不楞噔的杨知县,你身为父母官,就该爱民如子,惜民如玉,谁是你将一个黉门秀才,不问个青红皂白,一顿交叉乱板,乱板交叉,处死公堂,尸首撂在荒郊,你当你做这个事是神不知的鬼不觉,没有一个人知道?哼,我看你怕是半夜做梦娶花媳妇呢,想的曼好的呢。这相公真是运气好,碰了个巧,能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遇见我,方才我要是走了大路,他不时毕毕的毕了嘛?相公,就说咱受了这大的委屈呢,咱告那贼挨刀子的去。

张成宇(白):我到哪里去告呀?

花仁义(白):嘿,长的白白净净的,说话咋瓜不愣腾的呢?自然是到官那儿去告,小官上头有大官,大官上头还有大驴~~~驴~~~驴的官呢,你不会在相爷那儿告去嘛?包相爷那儿!

张成宇(白):大哥!

花仁义(白):嗯!

张成宇(白):囊肿空虚,说来也是无益啊~~~

花仁义(白):这还是个事?咳,有了,咱讨要前去,打个比方,要上两个馍了,你一个,哥一个,要上一个馍了,你半个,哥半个,要上一个馍的话,你一下吃了去,哥有劲呢。

张成宇(白):你有什么劲呢?

花仁义(白):嘿~~~,我有啥劲呢,我有三、四天不吃饭的那饿劲呢。

张成宇(白):取笑了!

花仁义(白):闲言打断,言归正传,说是咱们马上走,这号事情不敢耽搁。

张成宇(白):走!

花仁义(白):走!(扶张成宇站起,但张实在站不起来)咋?咋了些?

张成宇(白):两腿疼痛,难以行走。

花仁义(白):哎呀家~~家~~~家,我的家~~~家~~~家~~~,我妈的老汉我的达呀,这真个是倒了运了,莫人问了,卖鞭杆去咧卖下棍了,卖席包子卖下屯了,告状去咧老爷人家把门给顶了,走茅房跌了个##尝咧粪了,这真是好人光受,穷人光得病,推磨走岔路,喝凉水都钻牙缝呢,哎~~这~~~这~~~~我想背他呢,我这个腿,单人行走都不保险,再背上个人,怕更不安全。这~~这~~这~~~,这还成了负担了,这~~~(突然看见放地上的竹竿),哎呀,事到紧要之处有个出~~出~~出~~~,唉~~相公,就说你会骑马不会?马~马~~,马?

张成宇(白):讨要之人,哪里来的马呢?

花仁义(白):嘿呀,你怎么也瞧不起穷人呢?哎,哥一天走南闯北,走都撂西,离了马能行吗?我这个马,是从宫中进回来一匹黄膘大马,不吃草,不吃料,不拉屎还不尿尿,待我给你牵来你就知道了。(走道竹竿前,对竹竿说)起来了,该起来了,休息狗了,这有个相公想借用一下呢,助人为乐呢么,(伸手拿起竹竿)挣扎啥呢吗,你经常助人为乐,品行很高,我知道么,我还打算向你学习学习呢。(对张成宇说)给这瞅!

张成宇(白):原是逃犯棍。

花仁义(白):讨饭棍、讨饭棍,拄上它走路还蛮得劲,说是咱们告他走!

张成宇(白):如此花儿大哥

花仁义(白):哎!

张成宇(唱):搀我来!

花仁义(白):哎~~哎~~,把马骑上,骑好。

张成宇(唱):花儿大哥待我好。

花仁义(白):我待你够个啥嘛。

张成宇(唱):你待我成宇如同胞。

花仁义(白):都是穷人么。

张成宇(唱):包相爷堂前把状告,

花仁义(白):你告。

张成宇(唱):冤明了你我把项烧。

花仁义(白):那是后话,先把这个贪官给他撂倒,走,告他走。由了他咧,莫王法咧,走!

张成宇(白):走!

花仁义(白):快走,走!哎呀,把咱###给忘了。(转身拾起地上的草席),你走得慢,你骑上马先走,哥还走的快,####(两人下)

                               第六场  闻讯

     (成宇娘上)

杜  氏(内唱):成宇儿啊!我儿成宇不回转,倒叫老身把心担。兄弟家中来打探,不觉来到他门前。(伸手叩门)

     (白):兄弟开门来!(杜九成上)

杜九成(白):咡呸墙上草无风自动,必有他主临门。(开门,低头出门,抬头看)哦,原是姐姐到了?

杜  氏(白):到了。

杜九成(白):请到家中。

杜  氏(白):请!

杜九成(白):请!(杜九成犹豫了一下,不明白姐姐到家有何事,随即进门),姐姐坐了,姐姐不在你家,来在为弟家中,有得何事啊?

杜  氏(白):我儿成宇,可曾来到你家告借?

杜九成(白):哦,甥儿来在我家,为弟赐他八件棉衣,拿在大街市上,或典或卖,变得几两资差,以作路途盘费呀。

杜  氏(白):哎!我可莫说成宇呀成宇,你这奴才以在哪里嫖风浪荡去了?唉~~~!

杜九成(白):姐姐不必如此,在此稍坐片时,待为弟先与你打杯茶去。

杜  氏(白):哦,有劳兄弟了。

杜九成(白):哦,稍坐。(杜九成转身下,邻居娃上)

邻居娃(白):(急着报信,一下子跌倒在地上,随即爬起来)哎?我这是弄啥去呀?(想了想),哦,与我张妈妈报信去呀。跑!急急忙忙,离了衙堂(边跑边擦汗),与我张妈妈报信去呀,哎,不知不觉,来在了杜九成的门上,我想,杜九成乃是我张大哥他舅父呢,我顺便给他老人家也说一声。(低头进门,抬头看见成宇娘也坐在杜九成家,喜)哎呀,我张妈妈也在这里,叫娃我少跑了几十里,哎呀!张妈妈,大事不好了!

杜  氏(白):(杜氏一下子从椅子上惊起)何事惊慌?

邻居娃(白):嗯~~嗯~~,把你喔烟锅叫我抽一哈。

杜  氏(白):唉,这娃呢!(杜氏随即坐下)

邻居娃(白):哎,这个~~这个~~,我看今儿这事,说了不得了,不说了不得,不说我跑来干啥来咧?张妈妈,大事不好了!

杜  氏(白):(杜氏再次从椅子上惊起)何事惊慌?

邻居娃(白):不知我张大哥伸犯何罪,被杨知县拉奔公堂,一顿交叉乱棒,处死在公堂了。

杜  氏(白):哎呀?(杜氏一下子昏了过去,急得邻居娃急忙上前扶住,一边捶背,一边不停的呼唤)

邻居娃(白):张妈妈!哎~~张妈妈!张妈妈醒得!张妈妈醒得!

      (唱):听一言把人的魂的吓散。

邻居娃(白):张妈妈醒得!                   

杜九成(白):(适逢杜九成打茶上来)走!这一汉子好生无礼,冒冒然然闯进我家,惊吓我姐姐,####,还不与我滚~~滚~~~滚,滚出去。哼!

邻居娃(白):哎!老了老了,脾气还大的很。(邻居娃下)

杜九成(白):姐姐醒得!

杜  氏(唱):三魂渺渺不周全,我猛然…

杜九成(白):姐姐醒得!

杜  氏(唱):睁双睛用目看,

杜九成(白):姐姐醒得!姐姐!姐姐!

杜  氏(白):哎呀!~~~哎呀!

杜九成(白):姐姐!(杜九成在一旁不知所措)

杜  氏(白):儿呀!

      (唱):原是兄弟战面前,成宇成宇娘难见。我哭声地来怨声天。

杜九成(唱):姐姐啼哭为那件?你与为弟说一番。

杜  氏(唱):成宇你家来告借,赐他何物作盘缠?

杜九成(唱):成宇我家来告借,赐他八件棉衣衫。

杜  氏(白):老狗!

      (唱):老狗做事太短见,

杜九成(白):哎~~~,姐姐!

杜  氏(白):哎~~

      (唱):害死我儿丧黄泉,手拉老狗…

杜  氏(唱):出家院…(杜秀英上)

杜秀英(白):姑母,爹爹!

杜九成(白):哎~~~

杜秀英(唱):走上前来忙阻拦,二老争吵为那件,你与女儿说一番。

杜  氏(白):儿啊!

      (唱):你父他良心变,

杜九成(白):哎~~~

杜  氏(唱):害死了你表兄丧黄泉。

杜秀英(唱):怎么说?(杜秀英听罢大吃一惊)听说是表兄把命断,表兄啊~~~!

杜九成(唱):成宇儿啊~~~!

杜  氏(唱):娘的儿啊~~~!

杜秀英(唱):表兄啊~~~!

杜九成(唱):甥儿啊~~~!

杜  氏(唱):儿啊~~~!

杜秀英(唱):不由秀英泪涟涟,转面我把二老唤,女儿把话说心间,包裹内暗藏银~~~~

杜九成(白):银?银什么?

杜  氏(白):银什么?

杜秀英(白):银~~~

杜九成(白):银什么?

杜  氏(白):银~~~?银什么?

杜秀英(唱):银~~~暗藏银十两。

杜九成(白):哎~~~嗯!(扇了女儿一记耳光)

杜  氏(白):哎!

杜秀英(唱):害死我表兄把命亡,既然表兄把命断,你二老何不去喊冤?

杜  氏(唱):儿啊!有心上司把冤喊,何人与我做拦板?

杜九成(唱):姐姐上司把冤喊,为弟与你做拦板。

杜秀英(唱):爹爹要去儿要去?

杜九成(唱):哎~~~~既要去下边换衣衫。(杜秀英下)

杜  氏(白):兄弟!

      (唱):兄弟转上弟拜见,(杜九成与杜氏同跪)

杜九成(白):哦?

杜  氏(唱):姐姐还有不尽言,适才将弟错埋怨,恶语伤人六月寒,怪姐年迈失检点,好兄弟莫要记心间。

杜九成(唱):姐姐休出见外言,姐的恩情大如山,你我此间莫怠慢,等女儿到来去喊冤。请起!(二人同拜,起,杜秀英上)

杜秀英(唱):哎呀,不好了!急急忙忙把衣换,不容梳妆和打扮,一把菜刀藏怀内。

      (白):爹爹!

      (唱):叫二老随儿去喊冤。

杜九成(唱):我见得女儿把衣换,她和适才不一般。

杜  氏(唱):手拉女儿出家间。

杜九成(唱):扭回头来扣双环,你我此间莫怠慢。哎~~~

杜九成、杜秀英、杜氏(唱):哎~~~咱三人公堂上去喊冤。

杜九成(唱):走!(三人下)

                                 第七场  告状

 (王朝、马汉、张龙、赵虎打马上,八武士抬两口铜铡上,仪仗队簇拥着包公乘轿上)

包文拯(唱):自那年宋王爷开了可选,在原郡作别了我的嫂娘。自那日行走在太行山下,路遇见刘英贼霸山逞强。六九带虏卒下山放抢,临行时抢去我包裹行囊。 包文拯离娘怀性情莽撞,我也曾一怒间赶上山岗。在山上刘响马对我言讲,他劝我莫进京留在山岗。他言说满朝中文臣武将,皆都是重相貌不重文章。我和那刘响马打赌击掌,若得中贼把头送上公堂。辞别了刘英贼只把京上,进贡院作几篇锦绣文章,万岁爷见文字喜在心上,提御笔点状元四海名扬。三六九上殿去叩见皇上,万岁爷一见我怒满胸膛,三主母一见我不成人杨,拨了花解了职赶出科场。多亏了王恩师延龄丞相,他保我坐定元七品正堂,上任后打刁民王法不让,打死了刘英贼与民除殃。二一次封开封一品首相,我时常皆断的无头冤枉。我断过乌盆告过状,我断过白狗生过疯,我断过哑巴争财宝,一条钉断出两条钉。

              催动了八抬往前行。

张成宇(内白):冤枉!冤枉!

包文拯(唱):忽听轿前喊冤声。

王  朝(白):禀相爷!

包文拯(白):讲!

王  朝(白):有人拦轿!

包文拯(白):与爷住轿!

    众(白):住轿!(张成宇、花仁义上)

包文拯(白):王朝!

王  朝(白):在!

包文拯(白):命喊冤人轿前回话!

王  朝(白):喊冤人轿前回话!

花仁义(白):来咧,哈哈…

花仁义、张成宇(白):参见相爷!(二人跪拜在地)

包文拯(白):这一花子。

花仁义(白):相爷!

包文拯(白):你有何冤枉?

花仁义(白):我莫冤枉,这一相公有枉冤。

包文拯(白):这一相公有何冤枉?

张成宇(白):唉!相爷~~~~(用手比划动作以带言讲自己的冤枉)

包文拯(白):嘿嘿!这一相公,名叫什么?

张成宇(白):张成宇。

包文拯(白):张~~张~~张成宇!

张成宇(白):相爷!

包文拯(白):将你杨爷提到,你可敢当面质对啊?

张成宇(白):情愿当堂质对。

包文拯(白):王朝过来!

王  朝(白):在!

包文拯(白):赐你白牌一面,调杨知县深夜进京,一步来迟,找头来见。

王  朝(白):是!(王朝下)

包文拯(白):这一花子名叫什么?

花仁义(白):我妈给我起了个奶名——仁义。

包文拯(白):多好的~~~~仁义!马汉过来!

马  汉(白):在!

包文拯(白):取来纹银十两与花子。

马  汉(白):是!(从怀内掏出纹银),花子接银。

花仁义(白):多谢相爷。

包文拯(白):这是花子。

花仁义(白):相爷!

包文拯(白):你们以在那里安歇?

花仁义(白):城隍庙。

包文拯(白):你们仍回城隍庙,三日后看牌听审。与爷打轿回复。

花仁义(白):送相爷!(同张成宇一起给包公磕头,然后站起)送相爷。(包文拯一干人等下,花子拿着银子笑嘻嘻的说)兄弟呀,哥说告状好,告状好,一告就是十两银子,是这个响,叫我再告一状去。

张成宇(白):(张成宇急忙伸手拉住)花儿大哥,大哥! 再去就不灵了。

花仁义(白):不灵了,那是这个响,咱两把这个银子拿到大街市上,一不干胡花,二不敢乱用,先治你的打伤,再治哥的腿病,走!

张成宇(白):走!

花仁义(白):走(二人下)

                              第八场  轰堂

 (公堂白石岗,三班衙役上。杜九成,杜秀英,杜秀英上路告状)杜九成、杜秀英、杜秀英(内唱):举家人一路上难禁悲痛。(三人上)

杜九成(唱):快走!如疯似颠公堂中,行来大堂用目奉,要与狗官把帐清。

(三人来至公堂门口,寻找击鼓之物,发现地面上一块石板,杜秀英去用手扳石板)

杜秀英(唱):手扳石板击堂鼓。(扳起后砸向堂鼓,三班衙役呼喊)

白石岗(唱):三班衙役闹哄哄(杨廉上)。

杨  廉(唱):堂鼓儿不住连声响,(三人看见杨廉,走上前愤怒的看着杨廉,被衙役挡住)

杜九成(白):哼!(杨廉坐在公堂,三人随即下跪在公堂前)

杨  廉(唱):何人击鼓把爷惊,年迈婆子一旁跪,那边厢跪倒一老翁。

杜秀英(唱):表兄~~!

杨  廉(唱):唉嗨!二八女子声声哭,声声哭的他表兄。举家有何冤枉事,当堂以上对爷明。

杜  氏(唱):老爷!我儿身犯何等罪,为何当堂丧残生?

杨  廉(唱):我问你儿名和姓,?

杜秀英(唱):成宇本是我表兄。

杨  廉(唱):你提起杀人的张成宇。

杜九成、杜秀英、杜秀英(白):啊~~~?(三人听言大吃一惊,跌坐在地)

杨  廉(唱):他不该提刀去行凶。

杜秀英(唱):老爷!既然他把人命伤,当堂拿他什么脏?

杨  廉(唱):听罢言来气昂昂,再叫督头白石刚,包裹银两公堂放,(白石刚随即下去拿上包裹等)再叫女子认真脏,八件棉衣银十两,既有包裹将他证,一只绣鞋不冤枉。(白石刚将包裹扔给杜秀英,杜秀英捧起包裹看了看,又扔回到公堂上)

杜秀英(唱):老爷!既然有人把他告,你把原告带上堂。

杨  廉(唱):一只火签出堂口,带了马宏上公堂。(白石刚下)

杜秀英(唱):老爷!老爷不明这冤案,小女上司去喊冤。

杨  廉(唱):你今上司把冤喊,何人与你作拦板?

杜九成(唱):我女上司把冤喊,小老与他作拦板。

杨  廉(唱):我问你的名和姓?

杜九成(唱):小老名叫杜九成。

杨  廉(唱):这大的年纪你是不要命。

杜九成(唱):为只为我甥儿死的屈情。

杨  廉(唱):你一家三口公堂等,等马宏到来问分明。(白石刚提马宏上,马宏上前跪)

马  宏(唱):走上前来搭一躬,府司为何唤简生?

杨  廉(唱):你家被盗从实讲,从实招来莫瞒脏。

马  宏(唱):我家被盗是实事,得财把我家人伤。

杜秀英(唱):走!八件棉衣是谁做,一只绣鞋是谁缝,?

马  宏(唱):八件棉衣我女做,一只绣鞋我女缝。

杨  廉(唱):我问你女名和姓?

马  宏(唱):我女名叫马群英。

杨  廉(唱):一只火签出堂口,押定了马宏带群英。

马  宏(白):(马宏对着堂外喊)##娃,快来!快来!(马群英上,给老爷施礼,后跪)

马群英(唱):走上前来双膝跪,牢爷唤奴因甚情?

杜秀英(唱):走!八件棉衣是谁做,一只绣鞋是谁缝?

马群英(唱):八件棉衣是我做,一只绣鞋是我缝。

杜秀英(唱):好贼呀(扇了马群英一记耳光)

马  宏(白):咳,你咋打我娃呢么?

杜秀英(唱):拿只绣鞋是你做,这只绣鞋天将生?(在怀内掏出另外一只修鞋,众人都大吃一惊)

众  人(白):啊?

杜秀英(唱):把绣鞋拌在了公桌上。

杨  廉(白):挡住!挡住!(杜秀英起身将绣鞋在公案上乱拌,众衙役上前推开)

杨  廉(唱):倒羞的本县满脸红,将绣鞋拿在了一处对,(众衙役哄堂大笑,笑得秀英满面羞,急忙遮住脸)
这绣鞋原是一人缝,马宏做事伤天理。

马  宏(白):老爷!(众衙役大笑)

杨  廉(唱):诬赖了人命,贼呀!你罪非轻。(众衙役大笑)

杜秀英(唱):三班衙役笑哄哄,(众衙役大笑)直羞得秀英我脸通红,(众衙役大笑)我与表兄把银赠,谁料反害他性命,表兄表兄将妹等。(众衙役大笑,秀英跪地与父行礼)爹爹!

杜九成(白):儿啊~~!

杜秀英(白):姑母!

杜  氏(白):儿啊~~!

杜秀英(白):唉~~~!唉~~~!(众衙役大笑,杜秀英大恨,上前又扇了马群英一记耳光)唉~~~!唉~~~!说是罢~~罢~~罢!(丛怀内抽出菜刀)

     (唱):咱二人作鬼一路行。(上前把菜刀在公案桌上猛地一拍,随即自刎身亡)

杨  廉(白):啊?(杨廉从椅子上惊起,众衙役大笑,杜九成,杜氏二人扑在秀英身上大哭)

杜九成(唱):见得女儿把命断,珠泪滚滚擦布干,上前忙扯杨~~杨~~杨知县。(衙役前来阻挡,被杜九成一把推开,随即上前手抓玉带扯出)狗官做事理不端,

      (白):你贪财!

杨廉(夹白):我无有。

杜九成(白):你受贿!

杨廉(夹白):我无有。

杜九成(唱):害了我女儿命,我和你罢不成,照住知县啊,我拿头碰。(一头撞在了杨廉的胸部,杨廉一下子瘫倒在地,随即颤巍巍站起)

杨  廉(唱):倒碰的本县满腹疼,将二老请在丹墀内,(衙役扶二老下)

杜九成,杜氏(白):狗官(马宏父女跪在地上不住的叩头)!

杨  廉(唱):马宏父女齐带绳。

马  宏(白):老爷!老爷,青天大老爷!(衙役给父女儿人各带法绳,押下)

杨  廉(唱):杜秀英尸首芦席殓,(三班衙掩盖杜秀英尸首)三班衙役把衙封。

      (白):哦~~~!(有些支撑不住的样子,白石刚急忙上前扶住,同下)

                              第九场  调 杨

 (王朝手执白牌,打马上,来之县衙)

王  朝(白):嚓!来在了县衙,待我下马击动了堂鼓。(下马击鼓,吓得杨廉撩袍提衣,上)嚓!杨知县听着!

杨  廉(白):将爷!

王  朝(白):相爷有的白牌到来…

杨  廉(白):啊!(吃惊壮)

王  朝(白):不分星夜进京。

杨  廉(白):啊!

王  朝(白):一步来迟,##来见,说是你小心着!

杨  廉(白):将爷

王  朝(白):小心着!(把牌扔给了杨廉,王朝打马下,杨廉昏厥于地,随即站起)

杨  廉(白):天哪!哎呀老天!不知我杨廉身犯何罪,包相爷有得白牌到来命我不分星夜进京。白石刚!(白石刚上)

白石刚(白):唉!

杨  廉(白):吩咐马夫,备马伺候!(杨廉下)

白石刚(白):好生备马伺候!(白石刚下)

                    第十场  杨廉上路

        (马夫上,马夫备马:牵马、备鞍、喂马、遛马等一系列动作)

马  夫(白):请杨爷上马!(杨廉上)

杨  廉(唱):在原升堂前上了马,(衙役们随带杜九成、杜氏、马宏、马群英一起上路,白石刚夹着包袱同走)勒回了马头想当年,我杨廉自幼儿曾把书念,昼夜间身不眠苦读圣贤,盼只盼皇王爷早开科选,辞别了举家人上京求官,进贡院我先把号房占,作几篇文章显才男,监堂的老师捧上殿,御笔钦点效用三年,将三年效用未曾坐满,又命我原升堂前做县官,上任来我断过无头命案,百姓们个个呼青天,马宏报来案一件,白石刚执签拿生员,张成宇上堂言不变,四十板拷死在大堂前,我只说打死人命官有险,白石刚与我巧一言,他言说打死歹人无证件,将尸首撂奔荒郊滩,我正在二堂批文卷,忽听得~~~忽听得堂鼓叮哩咚咚响连天,我当是何人把冤喊,杜家的满门来喊冤,杜秀英女子悔尔愿,执钢刀自刎在公堂前,我正在后堂纳闷间,包相爷的白牌到此间,早去一步还罢了,迟去一步命不全,白石刚一声唤,老爷把话说心间,一家犯人住客店,一家犯人法绳拴,推动了坐马莫怠慢,放大声哭奔在封府堂前。(杨廉下)

                            第十一场  白石刚祈祷

          (花仁义上,欢快的唱)

花仁义(唱):进城讨要整一天,探望相公走一番。

      (白):我乃花子仁义的便是,前日告状,相爷给我了十两银子,我一没胡花,二没乱用,治好了张成宇的棒伤,好好了我的腿病,今日进城讨要,讨要一天,关键天色渐晚,待我赶快出东门。

    (内白):东门关了!

花仁义(白):东门关了,赶快出西门!

    (内白):西门掩了!

花仁义(白):哎呀,这真是东门给关了,西门给掩了,这真是河里打下墙——没鳖走的路了。这~~这~~这~~~哎,我还是歇在我的老夏处——城隍庙去。对!老下处城隍庙去。 行行走走,来在城隍庙的门口了,进庙。睡在哪里呢,唉,睡在东廊下。(躺在城隍庙的东廊下,突然吹风)东廊下风大,这里还不干净,待我睡到西廊下(起身又睡到西廊下,突然又吹风)西廊风大,####,也不卫生,这~~这~~这~~~(四下里观察一番)城隍庙爷这个供桌底下严窝的很,睡在底下还能避些风。(钻进供桌下,白石刚鬼鬼祟祟的上)

白石刚(白):心惊胆跳,城隍庙里来祷告啊。(进门四下里观察一番,无人,于是跪地下向城隍老爷祷告)
城隍爷爷在上,小人白石刚在下,人是我杀的,贼是我做的,城隍爷爷保佑我在开封府前平安无事,我与你重修庙宇,再塑金身!再塑金身!再塑金身!(这一切被花仁义看见,突然从桌子下边钻出,以把抱住白石刚)谁呀?

花仁义(白):哈哈,人是你杀的,贼是你做的,我把你....(白石刚从怀中掏出什么东西,塞在了花仁义的手中,挣脱逃跑),好崽娃子,我当人是谁杀的,贼是谁做的?原来是白石刚这崽娃子做的,明日封府堂前,我就是你的死对头,走着瞧。哼!哼!哼!(下)
 

                              第十二场 审案

        (封府堂前,众衙役排列整齐,包文拯上)

包文拯(白):咡呸!天下衙门朝南开,

        本相烈性开北门。(入座,王朝上)

王 朝(白):禀相爷!

包文拯(白):讲!

王 朝(白):原升堂一干人犯带到!

包文拯(白):应名清点!

王 朝(白):应名清点!

众人犯(白):是!(一干人等内回应)

包文拯(白):杜九成!(杜九成穿堂而过,下)

杜九成(白):有!

包文拯(白):张门杜氏!(杜氏穿堂而过,施礼下)马宏!

马  宏(白):有!(马宏穿堂而过,下)

包文拯(白):马群英!(马群英穿堂而过,施礼下)杨知县##来见!

王 朝(白):杨知县##来见!(杨廉提帽上)

杨  廉(白):唉!参见相爷!

众衙役(白):往上跪!往上跪!往上跪!

杨  廉(白):参见相爷!

众衙役(白):往上跪!往上跪!往上跪!

杨  廉(白):参见相爷!(双膝跪倒)

包文拯(白):莫要但怕,##一旁坐了。

杨  廉(白):谢相爷!(施礼起身坐一旁)

包文拯(白):这是#县!

杨  廉(白):相爷!

包文拯(白):你怎么错断成宇官司,叫他越衙而高?

杨  廉(白):可有#####?

包文拯(白):怎能无有,来!

王 朝(白):有!

包文拯(白):张成宇上堂。

王 朝(白):张成宇上堂。(张成宇上)

张成宇(白):扣见相爷!(施礼,下跪)

包文拯(白):这是张成宇!

张成宇(白):相爷!

包文拯(白):将你杨爷提到,上前质对。

张成宇(白):这个~~~~

      (唱):张成宇跪倒封府堂,我杨爷见我面皮黄。我杨爷受贿他银两,得财把我的性命伤。

包文拯(唱):大胆!(杨廉吓的站起来)你枉读诗书看文章,你为何把他的性命伤?

杨  廉(白):唉,相爷。

      (唱):马宏我处告下状,得财把他的家人伤。

包文拯(唱):随带马宏把堂上,

王 朝(白):马宏上堂!(马宏上堂,跪)

马  宏(唱):双膝跪倒封府堂。

杨  廉(唱):我的马乡绅啊,马乡绅来一声唤,老爷把话说端详。你家被盗依实讲,依实讲来莫瞒赃。此间错讲一句话,霎时间你我二命亡。

马  宏(唱):唉,相爷!我家被盗是实事,得财把我的家人伤。

张成宇(白):走!

      (唱):既然你家把人伤,当堂拿我什么脏?

杨  廉(唱):听罢言来气昂昂,再叫督头白石刚,包裹银两公堂放,(白石刚抱上包裹、银两递杨廉,杨廉放在公案桌上)这件包裹认得真,八件棉衣银十两,一只修鞋不冤枉。

包文拯(唱):大胆!现有包裹把你证,怎见你家是冤枉?

张成宇(唱):大比之年开科场,包裹本是娘舅装。

包文拯(唱):我问你舅名和姓?

张成宇(唱):我舅名叫杜九成。

包文拯(唱):杜九成老儿把堂上。

王 朝(白):杜九成上堂!

杜九成(唱):双膝跪倒封府堂。(杜九成上,跪)

包文拯(唱):成宇你处去告借,使他何物奔京乡?

杜九成(唱):甥儿我家去告借,赐他八件棉衣裳。

包文拯(唱):包裹暗藏银多少?

杜九成(唱):包裹本是小女装。

包文拯(唱):随带你女把堂上。

杜九成(唱):我女命丧原升堂。

包文拯(唱):你与何人来告状?

杜九成(唱):现有成宇他的娘。

包文拯(唱):张门杜氏把堂上。

王 朝(白):张门杜氏上堂!

杜  氏(唱):双膝跪倒封府堂。(杜氏上堂,跪)我儿身犯何等罪,杨知县拷死原升堂?

包文拯(唱):唉咳呀!这上边还有马家女。

马  宏(唱):哦,相爷!我女随后到公堂。

包文拯(唱):马群英女子把堂上。

王 朝(白):马群英上堂!

马群英(唱):双膝跪倒封府堂。(马群英上堂,施礼,跪)

包文拯(唱):八件棉衣是谁做,一只绣鞋是谁缝?

马群英(唱):八件棉衣是我做, 一只绣鞋是我缝。

包文拯(唱):唉咳呀!马家讲的马家苦,杜家言说他冤枉。大堂口难住了包丞相。(花仁义上)

花仁义(白):冤枉!

      (唱):花儿堂口喊冤枉。

      (白):冤枉!

包文拯(唱):耳听得花子把冤喊,杜家的满门下公堂。(杜九成,杜氏,张成宇下)随带花子把堂上。

王 朝(白):花子上堂。

花仁义(白):来咧。

      (唱):双膝跪倒封府堂。

包文拯(唱):花儿喊冤枉因何故?你与本相说分明。

花仁义(唱):你当杀人是哪个?杀人本是白石刚。(啊?杨知县,白石刚都大吃一惊)

包文拯(唱):白石刚吊在东廊下,你将马宏也吊西廊。(花仁义夹白:吊那儿去。)杨知县罚跪丹墀内,花儿口内讨振言,白石刚杀人谁见了?

花仁义(唱):相爷!听娃与你说根苗。

      (白):相爷,自从那日告状,你给娃了十两银子,娃我莫敢胡花,也莫乱用,治好了张成宇的棒上,看好了我的腿病,是我进城讨要,讨要一天,观见案天色渐晚,出东门去了东门观了,出西门去了西门掩了,逼得我无其乃间,我就歇在我老下处——城隍庙,是我进得庙去,睡在东廊房,风大的很,不干净,睡在西廊房,大风喳喳的不卫生,逼的我无其奈间,我看见城隍老爷那供桌下便严实的很,睡在工作低下,就在似(四)睡不似
(四)睡,六睡不六谁睡的时候,四六不睡的时候,白石刚那个崽娃子来咧,跪在城隍老爷面前言道,‘城隍爷爷在上,小人白石刚在下,这人是我杀来,贼是我做来,你保佑我在封府堂前平安无事,我给你老人家重修庙宇,是再塑金身’,我听了此言,上前用力把他一抱,把他吓了一跳,取出了十两银子,给我手中一搁,蹬我一脚,夹着个尾巴就逃了,相爷,这是白石刚那个崽娃子给我的十两银子,我也莫用,这就是他杀人的结证,相爷,我把今这事做个评论,“白石刚杀人欺天,杨知县不会做官,马宏诬赖人命,张成宇实在的屈冤”。啊~~~啊~~~

包文拯(唱):唉咳呀!花儿对我讲一遍,杀人原是白石刚,白石刚压在铡口道,芦席拴卷贼马宏。
马群英公堂作假证,将女子囚在监牢中。杨知县犯罪本该斩,念你诗文丢了官,乌纱帽放在公堂上,我劝你回家务庄田。

杨  廉(唱):在原升堂前错断案,封府堂前丢了官。乌纱帽押在了公桌案,(把纱帽放在公桌上)我只得回家务庄田。

花仁义(白):去,抱娃收鸡蛋去。(杨廉下)

包文拯(唱):唉咳呀!本相断明这件案,黎民百姓呼青天。

      (白):花子上来!

花仁义(白):伺候相爷!

包文拯(白):马宏一死,万贯家产无人来承受,就由你来承受。

花仁义(白):唉,我不敢要,我不敢要。

包文拯(白):为何不敢?

花仁义(白):我怕有人上告。

包文拯(白):本相与你

(王朝马汉董成薛霸摆铡)
包  拯:(上诗)

堂鼓咚咚排早衙,列虎台前绕兵法。不论王孙与公子,犯在我手付铜铡。大宋朝龙图阁学士包,二贼犯罪本相问他一铡之罪。胆大的白石刚,贼马红,仰面上来,今犯本相之手,本相问你一铡之罪你悔也不悔。

马  红:悔!

白石刚:你把老子失踏了!

包  拯:死到临头还是这样的硬嘴铁舌,王朝马汉,与爷开铡!

 (铡,灯暗)

                                  ————剧终————

戏剧网微信公众号
加微信号:xijucn-com(扫描二维码)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
热点文章
重庆号子陕西秦腔兰州太平鼓 南北声音雷动非遗节
西安秦腔剧院复排 优秀传统剧《胭脂》首演
秦腔脸谱传承者陈耀武受邀参加第八届“香港•中国戏曲节”活动
最新资讯
期盼秦腔上邮票  17-06-20
重庆号子陕西秦腔兰州太平鼓 南北声音雷动非遗节  17-06-19
西安秦腔剧院复排 优秀传统剧《胭脂》首演  17-06-17
秦腔脸谱传承者陈耀武受邀参加第八届“香港•中国戏曲节”  17-06-16
惠敏莉做客中国音乐学院讲座《易俗社百年》  17-06-15
国风秦韵惠民演出在西安易俗大剧院上演  17-06-12
第五批省级非遗秦腔代表性传承人获授牌  17-06-11
著名秦腔表导演艺术家姚峰舞台生涯60周年纪念暨收徒仪式举行  17-06-10
奏响秦音新韵 彰显秦声魅力  17-06-09
阳坡的秦腔  17-06-08
排行榜
陕甘宁秦腔名家名段演唱会  10-07-23
走近秦腔美女小生杨升娟  09-03-26
陕西秦腔《张良卖布》  12-10-07
李小锋版《花亭相会》堪称秦腔绝唱  12-07-03
秦腔曲牌  08-03-11
西安秦腔剧院2012新年秦腔演唱会  12-01-01
秦腔宝典《下河东.赶驾》  09-02-24
贾平凹小说《秦腔》读后感  12-06-11
秦腔名旦张宁  10-11-13
秦腔传统经典剧目简介  11-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