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网>晋剧>
作者:徐秉梅 2019-10-08 19:44

近年来,得益于国家戏曲传承保护大政方针政策的不断出台和落地,尤其是国家艺术基金项目大量资金的注入,使得山西戏曲新创剧目不断问世,优秀剧目数量增加,山西戏曲舞台一改多年来持续的“打不完的金枝,算不完的粮”的剧目匮乏尴尬局面,省城及各地戏曲舞台之上不断有各类题材的新戏上演,从而推动着山西戏曲朝着欣欣向荣、不断上升和健康有序的良好态势发展。更为突出的是,众多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新创剧目先后展演于2017年、2019年举办的首届、第二届山西艺术节的舞台之上。这其中,由山西省阳泉市晋剧团新创演的现代晋剧《泥火情》正是在国家艺术基金资助下创排完成、成功呈现于本届艺术节演出舞台之上的一部现代题材优秀剧目。

2018年,新创晋剧《泥火情》首演于省城太原青年宫演艺中心,无缘前往剧场观摩。本次艺术节期间,该剧作为第十六届“杏花奖”评比展演剧目被列入艺术节优秀剧目展演行列。本人有幸作为艺术节所设重要环节——舞台剧“一剧一评”专家评议会的参与者,于2019年9月25日晚,奉命前往位于山西省艺术职业学院校园之内的星光剧场首次观看了这一剧目演出。

带着任务观看,用心体味剧情,感慨良多。

一、选材独特且具现实意义

同目前许多新编剧目一样,《泥火情》也属于挖掘本土文化资源而创作的艺术作品,所差异的,是它所选取的题材和创作对象,不是当地历史文化名人或山西籍的高官名吏,它所表现的则是平定当地处于社会底层的普通手工艺制造者——平定砂锅制造业者众生群体,展示的是这一行业在面对新时期社会变革所引发的新旧观念的思想碰撞,在艰难探索中继承传统、探索创新的心路历程。因而说,该剧堪称是一首劳动者之歌,是一首颂扬民族传统手工业制造者致力于传承、创新传统手工艺技能的奋斗赞歌。

剧作的故事发生地,当是在中国幅员辽阔的版图上小到很难寻觅得到、并不为大多山西境外人士所知晓的山西平定县,故事的主人公更是名不见经传的山西平定传统砂锅制造业的工匠们。平定砂锅,虽然从砂锅的外形、制作的工艺等方面来看,不及景德镇陶瓷、钧窑、磁窑等名声远播、如雷贯耳,但其独有的全面保留中药药剂成分,保持纯正药理功效的特色却独是一无二的,因而使得这一行业能够在平定当地延续了200年之久,并作为当地支柱产业扎根、传承于平定这个北方小县城中。可以想象的到,在这个民间传统手工制造行业中,数百年的岁月更迭,平定龙窑业追随着时代的步伐,历经无数次新旧交替历史变革,其中一定有太多太多的故事值得回味,那些祖祖辈辈默默坚守和捍卫着这一行业的手工艺匠人们,也一定有太多太多的坎坷波折、酸辣苦痛想要倾诉。但这样一个原本很有故事的行业和长期默默耕耘这一特殊行业的众生群体,因其地位和身份的微小,几乎从来没有被人关注到。幸运的是,看似不起眼的砂锅,因其所具有的历史价值和实用价值,使得它能够在新的历史时期有幸得到国家的重视,被列入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的行列之中,并被富有艺术责任心和担当的编创者及时扑捉到蕴藏在他们身上的可贵精神和闪光亮点,以新、旧社会变革为节点,挖掘出发生在这一领域的动人故事,以细腻感人的编剧手法架构出生动戏剧情节,塑造出一个个鲜活而有思想、有生命力的人物角色,通过舞台向观众娓娓道来他们在泥火淬炼中涅槃重生的特殊经历。

平定传统砂器制造业,尽管在生产规模、产品质量、销售区域等方面都无法与享誉全国的大工业企业相提并论,然而,正是像它一样的众多散布在中国广袤土地上的、看似不起眼的一个个民间手工艺制造产业和从事这份事业的行业守卫者,聚合成了一种被习近平总书记所概括的“工匠精神”,习近平总书记称赞他们“推动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中国速度向中国质量转变、中国产品向中国品牌转变”,他们这种坚韧不拔、锲而不舍的坚守钻研精神,给中国制造业提出了行动指南。以至于“鼓励企业开展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被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之中。

现代《泥火情》正是在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产业结构向中高端发展,全社会创新产业全面展开的这样一个社会大背景下应运而生的,可谓适逢其时。在历经数年、集合了众多艺术家智慧的无数次打磨研讨后,终于成功立于本次艺术节的舞台之上。这是对追求精益求精工匠精神的弘扬和赞美,是对平定砂锅业历经无数次跌宕起伏,毅然初心不改、矢志不渝,凭借顽强的毅力和精神,绝地重生跨入新时代民族产业可贵精神而谱写的一曲赞歌,具有非常深远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

二、情节设置、舞台呈现、剧情发展节奏把握合理到位

诞生于封建农耕时代的中国戏曲,孕育锤炼而成了独特而完美的虚拟化、程式化、时空性艺术表演手段,当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跨入到以城市文明为主导的现代社会后,戏曲原有的特性该如何在反映现实题材的作品中加以合理运用,一直是困扰现代戏创作者的一个未解难题。因而尽管现代戏的创作已历经数十年的时光,但却一直无法走出话剧加唱的怪圈。是摈弃传统?还是将传统表现手段与现代生活合理地相融合,化用于现代题材作品之中,以突出戏曲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艺术特质,使其成为集传统与现代艺术手法于一体的雅俗共赏艺术品种,始终是戏曲编导者在现代戏创作中不断尝试,努力追求的一项课题。从《泥火情》的全剧舞台呈现中不难发现,编创者正在为此努力追求和尝试着。剧中不时出现的砂锅制造劳动场面的舞蹈设计,传递着主创者匠心独运,带有传统意味的唱腔、翻身、蹉步、亮相、圆场等传统程式化表演身段设计,虽然在视觉上看似与现代生活存在一定的距离,但作为舞台艺术来讲,不失为很好地继承了中国传统戏曲艺术所独有的“三性”特征。对处在戏曲情境中的人物角色性格特征的挖掘给出了合理化、艺术化地呈现。另有表现木兰用查验棒敲打所研制出的新产品的情节,为表现她内心的忐忑不安,编导者为其所设计的带有程式化的形体动作表演,恰是对传统程式的活用,很值得称道。

三、剧团实力雄厚,演员功底扎实

阳泉市晋剧团,是山西戏曲史上一个历史悠久、有影响力、有实力的晋剧专业演出团体。据《中国戏曲志.山西卷》所载:新中国政权的建立是在1949年,而阳泉市获得解放是在1947年,它是我们省所辖城市中较早创立的城市之一,阳泉市晋剧团也正是在1947年与阳泉市解放同步兴建而成立起来的民营新华剧团,在我省众多国有晋剧演出院团中,当属为数不多的、在新中国成立之前就创建的专业戏曲院团。并在之后的历史发展进程中,逐步形成了被业界公认的以武戏见长的“东山派”院团艺术风格。在不同历史时期,先后涌现出了在山西晋剧界享有声望的“说书红”高文翰、“荫营红”王红计、“山药蛋”杨步云及高爱卿、冀素梅等不同时代的晋剧优秀表演艺术家。

上世纪六十年代,阳泉市晋剧团曾以演出传统剧目《嫦娥奔月》中的真人上天,《画中人》中的真人下画,《七侠五义》中的飞檐走壁等机关布景,不仅蜚声山西菊坛,甚至远播省外。

“文革”结束后的1977年,被禁演十年的传统戏曲,率先在阳泉开禁,阳泉市晋剧团大胆地将当年延安平剧院本《逼上梁山》搬上戏曲舞台,开启了山西省内传统戏恢复上演、重登戏曲舞台的历史先河。

如今,从新编晋剧《泥火情》剧中几位主演和其他参演者对人物的刻画、对人物性格到位的把握和饱满的表演情绪上,仍可以看出阳泉市晋剧团依然保持着前辈艺术家对艺术孜孜以求、敬业担当的艺术本色。剧中木兰有很多段唱腔,都唱的动情到位,非常契合人物性格特征。对此,本人脑海中不禁涌动大胆设想:如果能选取其中最精彩的某一折或某一段进行再打磨,通过不同的方式在群众中传唱,使之成为真正的群众艺术。诚如王爱爱老师的“四月里”唱段在民间大众中的流行那样,突出浓郁地方风味,以获得广大群众的喜爱,对于剧目的传承和剧团的发展来说,应当不失为好的举措。

既然是带着任务观剧,必然要用挑剔的眼光去看待目前已呈完整规模的《泥火情》,不禁对剧中存在的些许问题有如下直观感受,愿与大家交流:

首先,人物性格的挖掘方面尚存空间。该剧以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平定龙窑砂锅制造行业为表现主体,以发生在两代砂锅匠人之间新旧观念的冲突和矛盾为主线,以龙窑传人木兰和工艺学院毕业生常顺在对传统砂器革新改造过程中萌生的纯真爱情为副线展开故事情节,彰显了以当代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

诚如参加“一剧一评”众位专家的一致共识:目前上演的《泥火情》在经过前期的不断打磨修改后,舞台呈现已很完整,剧情叙述颇为顺畅,演出也很圆满。

但就目前剧中所呈现的矛盾中心点来看,是以木兰和常顺为代表的新观念与以龙啸天为代表的保守观念两种思想的对立,剧中虽然有龙啸天为维护祖制而阻挠木兰与常顺进行新砂器试验,进而阻止二人感情交往,由此产生激烈的矛盾冲突,但从严格意义上说,对身为中心人物的木兰所应具有的复杂性格缺少更深层的挖掘。我们不妨试着从人物性格的形成发展脉络来思考。木兰与常顺是同龄青年,有着年轻人非常相近的对新事物极易接受的热情,但她从小生长的环境和她的身份又决定了她与常顺存在很大的差异:木兰作为平定砂锅界龙头老大的接班人,从小耳闻目染的是父辈对于祖辈相传龙窑誓死捍卫的深厚感情,老一辈人的思想观念早已潜移默化并根深蒂固地融入到了她的骨子里,特殊的经历和身份,使她的性格既有如父亲一般对“祖宗之法不可变”的保守,也有对新时期砂器滞销急需寻求出路的焦虑,同时还有与常顺一样的对新事物充满的期待,这多重的性格,必然会表现在对待改革创新这一焦点问题上,木兰绝不会像常顺那样毫无顾忌地打破常规革故鼎新,内心一定会有太多的纠结和矛盾,有很复杂挣扎的内心斗争,而不应当是像目前剧中所表现出来的完全站在常顺一边与父亲形成对立。因而说,正是由于目前剧情中存在着对人物心理刻画和展示不够到位,从而使得剧中矛盾冲突缺少波澜和看点。

其次,鉴于本人对音乐纯属门外汉,对任何音乐作品的认知一直停留在”好听”“悦耳”这种浅薄认知状态。在欣赏由晋剧音乐大师刘和仁为《泥火情》设计编创的音乐旋律时,很惭愧的是自己也只能做到这一点。《泥火情》自始至终的音乐设计都悠扬悦耳,委婉动听,既有晋剧传统音乐元素,又不乏现代交响乐的浑厚凝重、恢弘大气;印象最深的是第二场,木兰和常顺二人同在窑场,起初是无任何音乐伴奏,场上很静很静,只有二人在切磋技艺过程中传情达意,这样的处理为人物的感情交流和表演留出了空间。之后,悠扬的音乐响起,侧耳倾听过程中,不禁唤起记忆深处一种熟悉的音乐旋律,仔细辨识,似乎听出是电影《沂蒙颂》中“我为亲人熬鸡汤”音乐旋律?当相同的旋律在第四场表现龙窑面临关停,木兰一人独自在场上思考的情节时,再一次回荡在剧场时,我的心中不免有些疑惑,沂蒙小调应当属于流行于胶东半岛的民歌,而《泥火情》表现的却是发生在山西境内的故事,二者应当分属两个地域概念啊?同时在想,山西素有“民歌海洋”的美誉,各地丰富、悠扬、动听而富有特色的民歌小调数量繁多,《泥火情》作为表现山西题材、山西地域故事的戏曲作品,为何不从山西本土丰富的音乐资源、山西地域域音乐元素做选择,却选用远在山东的民歌旋律?

思量再三,在次日举办的“一剧一评”专家评议会上,斗胆把心中的疑惑在发言中提出,不想竟得到了参会专家和院团领导相同感受。但最终疑惑未解。

再者,情节设置上需要完善。

剧中第一场砂锅展销会上,因病在家休养的龙啸天突然来到现场,直接了当对常顺的砂锅给予否定,一一指出常顺砂锅从成色到质地各方面存在的种种不足,从目前剧情发展来看,这样的情节设置如果是他身处现场、完全知情的情况下做出合理言行,丝毫没有质疑,但却是在他事先不在现场,对现场发生的一切应当是不知情的情况下提出的,从剧中也没有看到事前有所铺垫,这样的处理,未免就显得有点突兀。

木兰腿部受伤,为阻止父亲灭灯熄火,从医院赶回龙窑,表演中似乎完全忘记了腿伤尚未痊愈,这种看似小细节的忽略,会带给观众对情节合理性的质疑。

另外,该剧中群舞场面很多,也很有特色,突出行业特点,但纵观全剧,感觉群舞出现的次数有点过多。尤其是在最后一场中,龙老大拿出新研制的砂器配方,舞台上出现了众位窑工围着龙窑逃得欢畅的场景,男演员夸张的表演,视觉上感觉不是很美。

每场开端,由憨子单独以阳泉非物质文化的曲艺“阳泉评说”形式讲说剧情,类似的情节在近年来舞台作品中时有出现,应当是编导的匠心独运,有意而为,可视为是对传统戏曲表演形式的一种突破,彰显了编导在此剧的宏观把控能力和内在功力,也从一定意义上对演出起着一种调剂和增色的作用,既有对剧情的讲述,加上演员夸张诙谐的表演,融入了人物个人的看法和理解,同时实现了在同一部作品中将当地两种非物质文化遗产融入其中给予宣传的目的,可谓用心良苦。但以我个人的理解,戏曲最大的特点是当众表演,自古以来老百姓看戏,即便没有文化的最底层群体,也都是靠眼睛观看,用耳朵倾听,用心去体悟来熟识和了解剧情。古代杂剧中,有“竹竿子”角色为观众解说剧情、起穿针引线的作用,但就此剧来讲,讲述的本是现代题材内容故事,剧中人生活的环境和故事情节矛盾,与观众属于同一时代,不存在晦涩难懂的因素,因而是否需要设置这样一个角色,其必要性值得商榷?

还有,事件背景不够清晰,人物装扮也与时代相差异。

按照剧情介绍,该剧发生在改革开放之初。后又提到村长利用互联网对外推销砂锅。剧末处,木兰演唱的唱词中提到8年坚守。据资料显示:互联网进入中国大抵始于1987年,截止2015年7月4日,国务院印发了《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2016年5月31日,教育部、国家语委在京发布《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2016)》,由此可见,真正实现互联网+,将互联网的创新成果深度融合于中国经济、社会各领域之中,应当是近些年的事情,在该剧最后一场中,展现的是新砂器研制成功,利用互联网向外推销。按照这个时间节点,如果往前推8年,故事发生时间至少也应该是在2000年之后了,由此来看,剧情的时代背景很模糊。另外,身处这样一个日新月异的新时代,无论是城市,亦或是乡村女孩子,已没有人再像表现六七十年代《朝阳沟》故事中的女主角银环那样梳着两条长长的辫子。所以,剧中木兰的装扮,也与剧情所表现的现实存在时间差距。

玉不琢不成器。本着使艺术作品能够更优秀更优良,在此对《泥火情》中存在的情节不合理性和缺乏戏剧性等问题提出自己的看法,意在使艺术节上这一不可多得的现代题材作品在各个方面能够更加合乎情理,艺术品质能够得到更大的提高。在此提出个人观戏后的一点粗浅认识,仅供参考。

预祝《泥火情》经过不断的丰富打磨完善,艺术性、戏剧性得到更大的提高,从而使这部独具地域特色的戏曲作品,锤炼成阳泉市晋剧院的扛鼎之作,既能在艺术节的舞台上精彩展示,也能在普通民众中传的开来、演的下去,历久而弥新!

戏剧网微信公众号
加微信号:xijucn-com(扫描二维码)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
热点文章
20位晋剧名家齐聚昭馀共同献唱“晋情晋韵·中宁之声”晋剧名家演唱会
现代晋剧《泥火情》荣获“第十六届山西省戏剧杏花奖新剧目奖”
晋剧《红珠女》沁源县晋剧团
最新资讯
“晋情晋韵 中宁之声”2019第二届晋剧名家演唱会唱响  19-10-17
关于晋剧《党的女儿》演出时间变更的公告  19-10-16
20位晋剧名家齐聚昭馀共同献唱“晋情晋韵·中宁之声”晋剧名家演  19-10-12
现代晋剧《泥火情》荣获“第十六届山西省戏剧杏花奖新剧目奖”  19-10-10
晋剧《红珠女》沁源县晋剧团  19-10-09
喜庆建国70周年 一德街北岳晋剧团义演  19-10-04
三晋戏苑梅花绽放 群英荟萃国庆欢歌——第二届山西艺术节《晋韵  19-10-02
晋剧《白蛇传》亮相太原工人文化宫  19-09-28
七律·悼晋剧大师郭彩萍  19-09-24
新编晋剧现代戏《天路情歌》首次演出   19-09-24
排行榜
晋剧全本  11-11-01
山西卫视《走进大戏台》历年总擂主  10-07-20
关于谢涛和孙红丽引起的一些网友争论  08-04-23
丁果仙之--七大弟子  11-07-06
<空城计>全本唱词  07-12-04
晋剧《打金枝》  09-02-10
晋剧《打金枝》唱词精选  12-01-21
山西省长治市上党落子剧团团长郭明娥  08-10-18
山西省三晋晋剧团  11-01-07
山西《走进大戏台》年度总决赛  08-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