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网>晋剧>
作者:长空飞鸿 2011-07-23 07:34

晋剧《算粮》全本唱词

王宝钏:王宝钏离寒窑自思自想

十八载真好似大梦一场

我只说夫妻见面无指望

武家坡昨日回来薛平郎

今日里爹爹寿诞我把相府往

一为拜寿二为算粮

行来在相府门用目观望

丫环:小丫环迎接三姑娘

王宝钏:起来,我问你相爷好不好

我的母安康可安康

丫环:老相爷为你常思想

老夫人为你泪悲伤

王宝钏:我的父为我常思想

我的母为我泪悲伤

丫环姐去对我娘讲

你就说不孝的宝钏来拜高堂

迈步我把前厅上

见了爹爹问安康

(白)宝钏与爹爹叩头

王丞相:下跪儿是宝钏

王宝钏:是儿

王丞相:我儿你回来了

王宝钏:儿我回来了

王丞相:少礼坐了

王宝钏:儿谢坐

王丞相:宝钏

王宝钏:爹爹

王丞相:十八年未到相府,今日回相府为何?

王宝钏:儿前来与爹爹拜寿

王丞相:为父的生辰,我儿你还记得?

王宝钏:生儿一场,焉有忘记之理!

王丞相:记得便好。二堂拜见你母去吧

王宝钏:这个……哦,哦,哦,儿遵命

可恨爹爹心太偏

一样的女儿两样看

富贵堂前莫久站

我娘身旁去问安

家院:二位姑爷到

王丞相:有请

苏龙:魏卿

魏虎:苏卿,前行,哈哈哈哈哈哈

苏魏:大人身旁可好?

王丞相:罢了,二位贤婿到了

苏魏:小婿拜寿来迟,还望大人海涵

王丞相:好说,二位贤婿,

苏魏:大人

王丞相:今年拜寿,不比往年

魏虎:怎讲不比往年?

王丞相:我那三女她也来了

魏虎:喂,苏卿,

苏龙:魏卿

魏虎:三姑娘一十八载未到相府,今日前来,想是她——守节不住了

苏龙:借贷而前来,

魏虎:守节不住了,

苏龙:借贷而前来

魏虎:守节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哈

王丞相:家院,

家院:在,

王丞相:有请老太夫人,三位姑娘出堂

家院:是,有请老太夫人携带三位姑娘出堂

王夫人:呜哼,岁寒松柏老

王金钏:春回百艳娇

王银钏:人前夸富贵

王宝钏:贫穷志气高

三妹子,看你那般穷样子吧

三姑娘,你也来了哇,哈哈哈哈

魏虎:苏卿,与大人安杯,

苏龙:是

(众人拜寿)

苏、金:与大人拜寿

魏虎:夫人,与大人拜寿,

王银钏:老爷,与爹娘拜寿

魏、银:与大人、爹娘拜寿

王银钏:三妹子,与咱爹娘拜寿

王金钏:三妹妹,与爹娘拜寿

魏虎:三姑娘,来来来,与大人拜寿,哈哈哈哈

王宝钏:宝钏与爹娘拜寿

王银钏:老爷,

魏虎:哈哈哈哈哈哈

家院:上宴

众:爹娘

王丞相:二位贤婿

苏魏:大人

王丞相:请酒

苏魏:请

魏虎:哦,三姑娘,请来用酒

王丞相:宝钏,

王宝钏:爹爹,

王丞相:为父我酒席宴前有两句言语,我儿你可愿听?

王宝钏:爹爹有何训言,请讲当面

王丞相:你魏姐丈从西地凉州回来,言说平贵落马已死,依父之见,与我儿另选夫婿,不知我儿心意如何?

王宝钏:爹爹在上,儿有一言告禀

王丞相:坐了讲

王宝钏:儿谢坐。啊,爹爹,我那魏姐丈从西地凉州回来,言说我那平郎丈夫落马已死,依儿看来,死活未定,纵然死过,我愿与他守节立志。

王丞相:守节要到头,立志要长久,守节不到头,反惹人笑丑。

王宝钏:啊,爹爹,儿我守节要到头,立志要长久,甘苦儿自受,何劳父担忧。儿把这守节,全不当守节,

王丞相:当做何来?

王宝钏:权当学婴儿玩耍

王丞相:哎,蠢才

魏虎:三姑娘,大人讲话可全是为着你来

王银钏:老爷你多嘴

魏虎:这是两句好话么

王丞相:宝钏儿真乃太任性

为父的话儿全不听

王夫人:老相讲话理欠通

诉说三女不近情

王丞相:我念她少吃又缺用

久在寒窑苦扎挣

王夫人:既念咱女儿受贫穷

十八载未借她米半升

王丞相:老乞婆讲话太懵懂

三女儿尽是你惯成

王夫人:说我惯成就惯成

转面再叫三女听

儿的主意自己定

你父的话儿你莫要听

王丞相:你真来的懵懂,

王夫人:你真来的欠理

王丞相:你懵懂

王夫人:你欠理

王宝钏:二爹娘且莫要吵吵嚷嚷

王夫人:儿啊,坐了讲

王宝钏:儿谢坐

儿也有不孝语诉说端详

当年彩楼选夫郎

都是爹爹你作主张

你见那平贵是花儿样

反悔前言昧心肠

席棚赶走薛平贵

立逼孩儿另配才郎

孩儿我不从父不让

你那时全不念父女情长

为此事也曾三击掌

儿甘愿寒窑受凄凉

我夫妻虽贫穷甘苦共享

我夫妻虽贫穷患难同当

儿在寒窑受冻馁

未要过相府的半升粮

苦日月儿也能妇随夫唱

常言道人穷志气强

平贵降了红鬃马

御封先行征西凉

最可恨魏虎二姐丈

屡次暗算把他伤

平郎夫舍生忘死在疆场上

魏虎贼冒功领赏昧军粮

十八载你不管儿寒窑无粮饷

十八载你任凭魏虎阵前害忠良

今日拜寿华堂上

见面就逼儿另配郎

通道说忘却了当年击掌

人各有志何相强

父出此言儿可谅

你不看身旁有人居心不良他毒如豺狼

父不信你看我魏姐丈

魏虎:哎呀,着哇,三姑娘,咱们是内亲

王宝钏:是内亲你姓魏并不姓王

魏虎:三姑娘莫要逞刚强

旧服怎比新衣裳

王宝钏:魏虎贼讲话不自量

乌鸦竟敢扰凤凰

低下头自思想

猛想起当年事一桩

我父女席棚三击掌

莫非又穿父的好衣裳

我把这好衣裳与父宽下

儿纵然穷死也不沾父的光

王银钏:你拿来吧

王丞相:好一个烈性王宝钏

将衣裳宽在父面前

转面我把二位贤婿唤

上前去相劝王宝钏

苏龙:大人请回

酒席宴前忙告便

上前去相劝王宝钏

三妹妹请来把礼见

王宝钏:姐丈

苏龙:姐丈有话说心间

改嫁事自己拿主见

你莫听旁人说闲言

王宝钏:姐丈

大姐丈莫要把我劝

三妹妹把实话对你言

昨日里回来个薛——

姐丈,无妨

薛平贵

我夫妻寒窑已团圆

他言说征西路上救他多亏姐丈你

大姐丈的恩情重如山

我把此话告诉你

你千万莫说与魏虎那个狗官

苏龙:听她言才知情

不枉她守节十八春

转面来,叫魏亲

有下官劝不下守节的人

魏虎:埋怨苏亲你有差

为男子说不过妇人家

上前去只用我三言两句话

管叫她翻穿罗裙另配人家

苏龙:你上前,

魏虎:你退后,

苏龙:你上前,

魏虎:你退后,呃,这样的人,那是他三姨,咦,哈哈哈哈

有魏虎,笑嘻嘻

开言再叫他三姨

三姑娘,请来见礼,来不来就给了个犀牛望月!三姑娘,自古常言说的好,死了男儿莫怨天,十字路口有万千,死了他们穿红的,喏,喏,喏,还有我们戴绿的哩!

王宝钏:魏虎,你今前来,莫非相劝你家三姑娘另行改嫁?

魏虎:一个桃儿掰不破,

王宝钏:此话——

魏虎:然乎也

王宝钏:魏虎,我把你贼!

魏虎:骂起来了

王宝钏:魏虎贼,好大胆,

三姑娘面前敢多言

异日犯在我的手

剐儿一刀问一言

魏虎:宝钏,

宝钏莫要卖浪言,

魏虎在朝居大官

慢说不在你的手

犯在你手也枉然来不相干

王宝钏:咱们走着看,

魏虎:看着走

王宝钏:对,对,对,咱们看着走

魏虎:我还能犯在你手?我还能犯在你手?

王银钏:在酒席宴前忙告便

(白)众家姐妹请了

魏虎:这是夫人嘛

王银钏:是着哩

魏虎:你搽着粉,戴着花,扭扭捏捏做啥价?

王银钏:相劝我那三妹子另行改嫁

魏虎:我劝你莫要去

王银钏:怎么莫要去啊?

魏虎:我方才前去就戴了个红胡子,你去戴个兽脸子不成?

王银钏:哎,我与你不一样着哩

魏虎:怎样不一样着哩

王银钏:我们呀,有姐妹之情哩

魏虎:哦,什么?你们有姐妹之情,好好好,让她嫁,不要嫁与旁人,

王银钏:嫁与他们那一个?

魏虎:说是你来看——

王银钏:看什么?

魏虎:你,我,她,咱三个人,咦,哈哈哈哈

王银钏:老爷,你倒罢了

魏虎:这是两句正经话么

王银钏:上前去劝一劝妹妹宝钏

三妹妹请来把礼见

王宝钏:二姐

王银钏:听二姐把话对你言

嫁平贵原是你错打算

哪里如姐姐嫁与魏左参

你看我穿不尽的绫罗绸缎

你跟上花儿平贵破破烂烂少吃无穿受艰难

咱的父疼爱你好言相劝

你就该翻把罗裙穿

王宝钏:唉,她夫妻三番五次五次三番把我劝

倒叫我王宝钏好不耐烦

暂去了怒容还笑脸

二姐姐

王银钏:三妹妹

王宝钏:三妹妹把话说心间

你看你那珍珠翡翠在头上戴有多么好看

王银钏:戴着哩

王宝钏:红红绿绿在身上穿

王银钏:穿着哩

王宝钏:夸富贵打扮得花枝招展

我看来好比那露水落在草上边

来来来二姐姐呀

随妹妹咱们到那廊檐以下看

王银钏:三妹妹,看什么

王宝钏:二姐,你看

王银钏:那是你家魏姐丈

王宝钏:你先看魏姐丈是哪一副容颜

魏虎:好好地看吧

王银钏:好容颜

王宝钏:扎扎胡须鸥鸥眼

好像个深山古庙青脸红发锯齿獠牙那一个鬼判官

魏虎:糟蹋坏了

王宝钏:且不论他的容貌好看不好看

再听我把他的人品论一番

无德无才心不善

全凭着阿谀奉迎欺上压下他居高官

王银钏:糟蹋坏了

王宝钏:尘世上只有你见识浅

再无人愿他魏虎那个狗官

魏虎:我还不要你哩

王银钏:三妹妹

你说他不好我待见

我看他容貌赛潘安

又会杀来又会战

又是当朝的二品官

你爱那平贵哪一件

也不过当年讨饭男

爷爷奶奶叫千万

一块黑馍要半天

化儿在世还犹可

死后守他为哪般

旁人好心把你劝

你反而口出不逊言

在厅前不念姐妹面

我一脚踏你面迎天

老爷

转面我把老爷唤

她执意不从出恶言

魏虎:你退后

王银钏:你上前

魏虎:你退后

王银钏:你上前

魏虎:好恼

魏左参,怒冲冠

开言再叫王宝钏

我夫妻好言把你劝

你骂俺魏虎为哪般

王宝钏:贼——

魏虎贼莫把舌嚼烂

三姑娘早已不耐烦

异日平贵还朝转

斩儿的首级挂高杆

魏虎:是谁

王宝钏:是我

魏虎:我看你不能

王宝钏:你量不就

魏虎:量就了

王宝钏:你量不就

此间不与你分辨

请出爹娘把话言

王丞相:二堂转来王丞相

王夫人:吵吵闹闹为哪般

王丞相:吵闹为何

魏虎:相劝执意不听

王宝钏:爹娘就该与儿清算一十八年的粮饷

王夫人:有我儿粮饷?

魏虎:住住住了吧,人在粮在,人死粮完,哪有你这妇道人家领取军粮之理?

王宝钏:假若我那平郎丈夫在世?

魏虎:加利奉还!

王宝钏:该我一石

魏虎:还你石三

王宝钏:魏虎你可莫要改口

魏虎:改口岂为丈夫

王宝钏:爹娘与我做一干保硬证,魏虎,我把你贼——

魏虎莫要巧言辩

爹娘与儿做证见

厅前施礼莫久站

寒窑去把平郎搬

薛平贵:在寒窑扮就了小军模样

三姑娘,随上

平郎,你等着,你等着!平郎,你慌慌张张要向哪里去?

薛平贵:去相府算粮

王宝钏:相府见我娘价?

薛平贵:是啊

王宝钏:哎呀,见我娘就是你这般样儿?

薛平贵:我该怎样前去?

王宝钏:待为妻与你打扮打扮吧

薛平贵:你将我打扮打扮

王宝钏:平郎,把你的帽子呀,戴的是端端正正的

薛平贵:帽子端正着哩

王宝钏:把你这衣服穿的齐齐整整的

薛平贵:衣服么,齐整着哩

王宝钏:再把你那胡须么,理得顺顺当当的

薛平贵:胡须顺当着哩

王宝钏:哎呀,平郎,哎呀

薛平贵:我说你呀,少得眼气

王宝钏:呀呀呀,看你说的那话,自古常言讲的好,官凭印,虎靠山,我们妇道人家靠的就是你们这男子汉!你今走了一十八年,今天回得家来,为妻我呀,才眼气了这么一遭遭,你倒嫌我眼气哩?

薛平贵:哈哈哈哈,闲话少说,你我相府算粮走!

王宝钏:啊呀,着啊,平郎,你我相府算粮走——

王宝钏:啊呀,平郎啊,看你那身上的土,待为妻我与你打一打吧

薛平贵:看人家笑话!

王宝钏:哎,他们家家如此,你问他们笑话个甚哩!

薛平贵:为只为三姑娘离了西凉

王宝钏:平郎,你为我走了一十八年

薛平贵:此一去到相府莫要乱嚷

王宝钏:平郎,你回来,我就不与他们嚷了

薛平贵:算粮事为丈夫自有主张

王宝钏:平郎,与他们算粮可要算得清清楚楚的

薛平贵:我这里进相府用目观望

王丞相:死了好

王夫人:在着好

薛平贵:魏虎贼坐一旁得意洋洋

王宝钏:平郎,还有我娘哩

薛平贵:为岳母施一礼可恼丞相

且按下心头火站在一旁

王宝钏:哎,平郎,怎么你站着

薛平贵:不站着,我干何事啊?

王宝钏:坐了与他们叙话,

薛平贵:这相府哪有你我夫妻的座位?

王宝钏:呀呀呀,看你说的那话,这相府有他们的座位,就有你我夫妻的座位。你闪开,待为妻我与你打个座来。

薛平贵:好好好,你与我打个座来

王宝钏:这倒不用干了,这才是老子养儿,个个有份。他们是亲生的,咱们也不是那后娘养的。

薛平贵:哈哈哈哈

王宝钏:平郎,你就坐在这达达吧

薛平贵:这达达敢坐

王宝钏:敢坐

薛平贵:坐不下乱子?

王宝钏:坐不下乱子

薛平贵:坐下乱子呢?

王宝钏:说是你来看

薛平贵:看什么?

王宝钏:有三当家的与你做主

薛平贵:哈哈哈哈,有三当家的做主,我就大胆的坐了

王宝钏:啊呀,你就坐了吧

王丞相:宝钏,

王宝钏:嗯!

王丞相:嗯——

王宝钏:爹爹,爹爹

王丞相:厅前施了一礼,大模大样坐在一旁,他是何人?

王宝钏:爹爹,你问的是他?

王丞相:正是

王宝钏:那就是征西路上,那些那那奸贼害不死的那个人儿,天爷爷,人家他又回来了!

王丞相:贤婿还朝,等老夫出席去看

苏龙:慢着,小婿代劳

魏虎:你可看得清清楚楚的

王宝钏:平郎,大姐丈出帘来了

苏龙:那是薛亲,

薛平贵:苏亲

苏龙:薛大人,哈哈

薛平贵:苏大人,哈哈

苏龙:大人还朝,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薛平贵:好说,征西路上,多亏大人救命,当面谢过

苏龙:好说,大人还朝为何?

薛平贵:清算一十八年的粮饷,还得大人做一干保硬证

苏龙:那是自然,大人请来同席

薛平贵:慢着,仇人在此,不便同席,你我各讨方便,

苏龙:请,

薛平贵:请,

王宝钏:平郎,这好人呀多会儿也是好人

苏龙:大人,果然是平贵还朝

魏虎:苏亲,你是见了鬼了

苏龙:是你心中有鬼

魏虎:是我心中有鬼?我就不信,明明代战公主将他打下马来,腰剁三截,他鬼魂也回不来了。呔,厅前施了一礼,大模大样坐在一旁,你是什么人?

薛平贵:征西路上害不死的平贵还朝

魏虎:哎呀,打鬼,打鬼!打鬼!

薛平贵:哼,是你奸贼心中有鬼!

魏虎:哦,那是薛亲,薛连襟,先行官,哈哈哈哈。多年未见薛亲,你也长起须来了。

薛平贵:你老爷是须,看你奸贼满嘴的马尾

魏虎:荒乱年间逃走,太平年间还朝,吃俺老魏一拳,

王宝钏:哎呀,住了吧,征西路上没有害死,如今回得相府,与我一拳打死不成

王银钏:你过去了吧,这么一拳就能打死个人?

王宝钏:哎呀,不是你的,你就不害心疼

王银钏:呀呀呀,一十八年未见汉子,如今见了汉子,真乃眼气

王宝钏:谁眼气,

王银钏:你眼气

王宝钏:你眼气

王银钏:你眼气

魏虎:嗨嗨,转面我把大人唤

果然是先行转回还

王夫人:老相莫要气满怀

待老身出帘观明白

王宝钏:平郎,咱娘出帘来了

王宝钏:娘啊,你那三贤婿回来了

王夫人:哦,我那三贤婿回来了

薛平贵:岳母

王夫人:贤婿啊

薛平贵:岳母啊

王夫人:埋怨贤婿你无才

王宝钏:哎,平郎,休怪咱娘说你,你可真正的无才,一十八年未曾见咱娘,今天见了咱娘,与咱娘多叩上几个头吧

王夫人:叩过了

薛平贵:叩过了

王宝钏:哎,说是你叩叩叩

王夫人:起来。一去西凉不回来

三女儿为你眼哭坏

老身为你常挂怀

既回来莫出外

王宝钏:娘啊,不走了

薛平贵:不走了

王夫人:不走着好,老身供你米面柴

薛平贵:谢过母亲

王夫人:喜孜孜,笑颜开,

果然是平贵他转回来

王丞相:知道了,

王夫人:果然回来了

王丞相:晓得了,

王夫人:当然回来了

王丞相:真乃的眼气

王宝钏:十八年脾气还不改

坐在一旁陧不呆呆

哎也,平郎,你只和坐着不成

薛平贵:不坐着我干何事啊

王宝钏:与他们算粮

薛平贵:常言说,有理不在高言,山高遮不了太阳

王宝钏:啊呀,常常是你那有理不在高言,山高遮不了太阳,算粮与他们算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回家的时候,将那好麦子背上二斗

薛平贵:要麦子何用啊?

王宝钏:你我夫妻好来糊口啊

薛平贵:妇道人家,常在你那嘴上打搅

王宝钏:平郎啊,是你说的那话,是你一十八年不在家中,把为妻我呀,饿的是怕怕的了。

薛平贵:我今天回得家来,就饿不着你了

王宝钏:你今天回得家来,就饿不着我了,哎呀,就饿不着……哎呀呀,我的那平郎夫啊

算粮与他好些算

千万间莫走脱魏狗官

王银钏:三妹子,算粮有他男儿汉

与咱姐妹何相干

王宝钏:头上青丝被你剪

咱不是姐妹咱是冤咱是冤

王银钏:谁是冤?

王宝钏:你是冤

王银钏:你是冤

王宝钏:你是冤,哎呀,娘啊

王夫人:休要强嘴再多言

真正你是铁心肝

三女莫要与她辩

随娘上房把酒餐

王宝钏:来来来来来

王夫人:走走走走走

王银钏:赶赶赶赶赶

王夫人:嗯,你要向哪里去?

王银钏:母亲要向哪里?

王夫人:与你三妹妹上房饮酒

王银钏:儿我也要前去

王夫人:嗯,少调失教,什么样子

王银钏:你们看看,我家母亲,有了我家三妹子,就不待见我了,母亲慢走,儿我赶你去了

薛平贵:转面我把大人唤

欠我的粮饷要算完

魏虎:住住住了,荒乱年间逃走,太平年间还朝,哪有粮饷与你

薛平贵:好你奸贼,征西路上,冒功昧粮,千方百计加害与我,敢与我当面见君?

魏虎:见君何妨?

薛平贵:奸贼,十八年仇与恨未曾得报

谁的是谁的非面奏当朝

哈哈

魏虎:嘿嘿

薛平贵:嘿嘿

魏虎:哈哈

薛平贵:来

魏虎:走,大人随上

王丞相:二人贤婿扭袍上殿,你我朝房走走。

戏剧网微信公众号
加微信号:xijucn-com(扫描二维码)好礼送不停!免费送戏票,戏曲MP3播放器,戏曲卡通玩偶,戏曲T恤,戏曲鼠标垫,手机壳等!
热点文章
晋剧《杨家城传奇》在和谐广场演出
“戏舞龙城”首届戏曲操展演炫彩锦绣太原
晋剧《教子》中三娘提到的人物简介
最新资讯
古装晋剧《卷席筒》太原首演获好评  17-06-16
晋剧《富贵图》久演常新  17-06-13
新编历史晋剧《汾阳王》首演  17-06-11
乌兰察布市晋剧团举办文艺演出  17-06-06
晋剧《杨家城传奇》在和谐广场演出  17-06-04
“戏舞龙城”首届戏曲操展演炫彩锦绣太原  17-05-31
晋剧《教子》中三娘提到的人物简介  17-05-28
张家口戏曲艺术研究院八名优秀青年演员参加晋剧“丁、牛、郭、冀  17-05-26
专家京城热议晋剧《于成龙》  17-05-23
晋剧《于成龙》成功入选第十五届中国戏剧节  17-05-21
排行榜
晋剧全本  11-11-01
山西卫视《走进大戏台》历年总擂主  10-07-20
丁果仙之--七大弟子  11-07-06
晋剧《打金枝》  09-02-10
<空城计>全本唱词  07-12-04
关于谢涛和孙红丽引起的一些网友争论  08-04-23
晋剧《打金枝》唱词精选  12-01-21
山西《走进大戏台》年度总决赛  08-12-04
山西省长治市上党落子剧团团长郭明娥  08-10-18
山西省三晋晋剧团  11-01-07